说唱金属

说唱金属所追求的目标,是把硬核说唱和重金属里最激进的元素都融合到一起;作为另类金属的一种变形,它在90年代晚期的时候受到了极大的欢迎。

除了个别特例以外,说唱金属远远脱离了同是从这个综合体中金属那一面发展起来的白人音乐家的领地。

早在最初的说唱金属出现之前,就有了一些成功地将说唱与硬摇滚吉他结合到一起的例子 - 比如 Run-D.M.C. 与 Aerosmith 一起重新混制了后者的 Walk This Way,以及 the Beastie Boy 的 Licensed to Ill - 但是标志着说唱金属真正的诞生的却是 Anthrax 在1987年推出的一支幽默的单曲 I am the Man,这首歌将厚重的吉他反复(实际上用的是"Hava Nagila"的旋律)和令人惊讶的、成熟而够资格的说唱结合到了一起。

一些像Red Hot Chili Peppers 和 Faith No More 这样的疯克金属

乐队也涉及了这个领域,但是真正确立90年代的说唱金属中强劲

的硬核音调的却是另一张 Anthrax 的唱片,那是他在1991年对

Public Enemy 的Bring the Noise 做的重新混音,参与制作的还

包括 Public Enemy 自己的成员。一些金属乐队从前就尝试过将

硬核说唱与他们想反映的街头恶棍的城市观点结合起来,在

Bring the Noise 出现之后,他们突然发现这二者的融合是完全

有可能的。大部分这方面的尝试都没有把重点放在说唱语言与结构的复杂性上,而是通过把歌词喊叫着说出来而不是唱出来的方式达到一种流畅的紧张感。

虽然有着在1993年被大肆炒作的 Judgment Night 那样的专辑—它是由全明星团队录制的,包含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说唱与摇滚艺人—但随着90年代的过去,那种交叉的由许多艺人联合录制的专辑也渐渐退色。与此同时,说唱金属开始受到更多另类金属(特别是像 Helmet, White Zombie, 和 Tool这样的乐队)的影响,他们越来越多地依赖于压倒性的沉重的音速特性,而不是上口的歌词或一听就能记住的高潮反复。这种厚重的音色、以及对旋律不是太强调的特点,正完美的契合了说唱金属的兴趣。

除了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的愤怒而左翼的政治观点以外,大部分90年代中后期的说唱金属乐队都有着过分好斗、激素分泌过多的风格特征,并在此种风格中混合进了孩子气的幽默、或从另类金属那学来的内省的焦虑;而说唱金属的歌手们也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传统的说唱司仪(hip-hop MC)的影响。一些以 Korn (鼓物合唱团)为首的另类金属乐队,把说唱的拍子加到了他们的音乐中,但是真正成熟的说唱金属还应该包括一个领头的专门负责说唱的人。

90年代末期的时候,Limp Bizkit (林普·巴兹提特或软饼干)成为了说唱金属中最受欢迎的一支乐队。而进入21世纪,Linkin Park(林肯公园)的横空出世吸引了无数眼球,尽管有人认为他们介于新金属和说唱金属之间,但不得不说他们确实很流行。(注:Linkin Park只是前两张专辑属于新金属的风格,其实仔细一听,这两张专辑还是有所区别的,他们不完全承认自己是一支的金属乐队)

简而言之,Rap-metal在国内就是狭义的新金属,Rap-metal就是RAP和METAL的混合体,我们从字面上看就可以看出来。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暴力反抗机械)

Korn(科恩)

Limp Bizkit(软饼干)

Papa Roach(蟑螂老爹)

Linkin Park(林肯公园)

P.O.D.(花钱找死)

Crazy Town(狂城)

Kid Rock(摇滚小子)

(hed) p.e.

3rd Strike

Adema

Tommy Lee

Reveille

(排名不分先后!)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