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cid

当英国的Punk音乐在80年代纷纷转向post-Punk、Goth的时候,北大西洋西岸的Punk之火却愈烧愈烈。美国原本有Hardcore音乐的传统,其发源地是加州旧金山海湾区。所以当英国Punk遇到美国 hardcore时,海湾区便在80年代后期成为连英国也自叹不如的punk音乐的胜地。其繁荣吸引全美的Punk乐手聚集于此,甚至还有从英国转移而来的。Rancid便是其中非常出色的一支punk乐队。

Rancid(恶臭合唱团)

乐队成员吉他/主唱: TIM ARMSTRONG

吉他/和声: LARS FREDERIKSEN

贝司/和声: MATT FREEMAN

鼓 : BRETT REED

风格 Alternative Pop/Rock(另类流行/摇滚) Punk Revival(复兴朋克) Pop Punk(流行朋克)

Rancid成立于92年前后,由主唱、吉他手、贝司手和鼓手四人组成。《… And Out Come The Wolves》是乐队的第一张专辑,1995年发行。尽管Rancid玩的是传统的punk音乐,但该专辑与20年前的英国punk相比毫不逊色。一方面,Rancid的音乐很有旋律性,朗朗上口;另一方面,其节奏紧密,令人感到冲力十足。毫不夸张地说,该专辑集合了Sex Pistols、the Clash和Ramones三位punk大师的优点,19首歌曲皆为精彩之作。由于20年来音乐的发展,专辑的音乐在配器上思路更开阔,当然也更具现代色彩,这也是这张传统punk音乐专辑的新意之所在。

在思想上,Rancid与当年没有什么变化,仍坚持认为punk是反社会的音乐,并对海湾区punk音乐圈里越来越多的自我意识的东西颇为反感。。从Rancid身上,我们或许能感到这样的思想是punk音乐纯洁性的唯一保障。

1991年,Rancid在美国的旧金山湾区创建。和Green Day,Offspring等乐队一样,他们同样都是继承了老朋克的精神与精髓,这里的老朋克是指70年代中后期的那些朋克鼻祖们(Ramones,Sex Pistols,Clash。。。)。Rancid与这些老家伙们相比,既有继承也有发展,他们的音乐听起来更重,更噪一些。与同时代的Green Day,Offspring相比,他们也是最具朋克气质的一只乐队。特别要说下的是乐队的吉他手 Tim Armstrong(提姆·阿姆斯特朗),他还有只乐队叫The Transplants,

“朋克不是你最后的选择,朋克永远不会在加利福尼亚消失。只要孩子们依然困惑并喜爱吉他,他们还是会去玩朋克的”——拉斯·弗瑞德里克森(Lars Frederiksen,Rancid)

假如廉价的疯狂永无休止地延续,那么朋克乐将会万古流芳,所有和我一样的大好青年也会青春永驻,虽然我只是眯着眼睛随便一说,但这想法又似乎小康得要命。可惜现实经常不给我面子,朋克偏偏短命得厉害。上个世纪偶然的一天我喜欢上了“腐臭”(Rancid),于是我在英语书背面立下志愿,当个社会主义建设的有用人才,也许单位领导认为我至今还达不到那个条件,可那种精神上的相对满足着实让我舒服了好几年,关于朋克简直是一言难尽……

20世纪70年代的英国孕育了历史上最优秀的朋克,可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历史就被改写了,“性手枪”(Sex Pistols)、“冲撞”(Clash)那些朋克大牌变得不再流行,地位逐渐被“史密斯”(The Smith)和“石玫瑰”(The Stone Roses)所取代。到了20世纪90年代Brit—Pop风潮彻底横行的时候,朋克之声似乎已经消失殆尽了,几近唯美的曲风让人着迷而又上瘾,尽管有时候我依然会觉得有些腻味。不断地听着“收音机头”(Radiohead)、“山羊皮”(Suede),朦胧中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小资了,我想关于后青春期的一切都因此而结束——其实我错了,“冲撞”的接班人根本就不是英国公民,而是来自美国西海岸的“腐臭”。

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腐臭”、“后裔”(Offspring)、“绿日”(Greenday)为代表的一批新晋乐队大量涌现。他们沿袭了老朋克乐的暴躁与反叛,然而歌曲却流行化起来,而且大部分歌曲叙述得相对简单,例如校园生活。因此,人们称他们为“新派朋克”(New School Punk,从地域上划分也可以叫“西海岸”朋克)。而另一方面那些复古的朋克乐队也同样形成了另一股力量,他们大多依然继承了诸如“雷蒙斯”(Ramones)、“性手枪”、“冲撞”等乐队的风格,歌曲大多叙述一些生活在社会底层、被社会抛弃的人们的感受。因此他们被人们称为“老派朋克”(Old School Punk)。同时将牙买加的ska音乐元素融合进punk音乐中则形成了一种新的乐派:Ska Punk,这样的音乐大多让人有种跳动的感觉,“腐臭”就属于这一种。

作为20世纪90年代朋克运动的骨干之一,“腐臭”基本上属于那种相对传统的朋克。他们从“冲撞”的早期作品中得到启发,继承并发扬了“冲撞”的左倾激进主义,同时音乐中还加入了少量的Post-Hardcore元素。因为乐队的作品中流露出对“冲撞”风格的承袭,所以“腐臭”当时并没有被一些乐评人看好,他们似乎觉得“腐臭”只不过是在模仿前辈,仅仅是“冲撞”所派生的一支乐队而已;当然,也有些乐评人很欣赏“腐臭”强烈的政治倾向和猛烈的冲击力。

私人日记

“腐臭”在1991年创建于旧金山湾区(San Francisco Bay Area)。其实提姆·阿姆斯特朗(Tim Armstrong ,吉他/主唱)和马特·弗里曼(Matt Freeman,贝斯)从小就是朋友,俩人住在同一个小镇上,并在一支名为“艾维行动”(Operation Ivy)的地下Ska朋克乐队中合作。随着乐队知名度的不断提高,“艾维行动”推出了一系列的单曲并于1989年创作了专辑《活力》(Energy),但是由于专辑的失败,此乐队逼不得已宣布解散。他们俩曾经在Dance Hall Crashers熬过了几个星期,不久以后弗里曼加入了硬核乐队MDC,而阿姆斯强则在酒精中苦苦挣扎。弗里曼为了使朋友重新振作,毅然决定与阿姆斯特朗组建了另一支全新的乐队,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腐臭”。他们邀请了在“吉尔曼街”(Gilman Street)俱乐部时所结识的鼓手布雷特·里德(Brett Reed),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在湾区进行了一定规模的巡演,并于1992年发行了第一张由五首单曲组成的EP。这张EP引起了著名独立厂牌“墓志铭”(Epitaph)的关注,“墓志铭”的合同也保证了“腐臭”足够的创作自由和创作空间。

“腐臭”于1993年发行了首张同名专辑,风格偏向于硬核和早期的英国朋克。与此同时,“腐臭”加入了一位吉他手——曾经和阿姆斯特朗同台演出过的比利·乔(Billie Joe,“绿日”主唱),此外他们还邀请了另一位乐手拉斯·弗瑞德里克森的加盟。弗瑞德里克森当时正在与“滑动”(Slip)乐队一起演出,所以开始时并没有同意,但是在“滑动”宣布解散之后,他很快就改变了主意加入了“腐臭”,并参与了乐队的巡演。1994年年初,弗瑞德里克森在一张名为《电台电台》(Radio Radio Radio)的EP中首次亮相。

1994年6月发行的专辑《走吧》(Let\'s Go)让“腐臭”正式被定义为“朋克乐队”。该专辑勾起了人们对那些伦敦老朋克的怀念,尤其特指“冲撞”;公司还从专辑中选择了《拯救》(Salvation)拍摄成首支MV,种种迹象表明《走吧》的销量在上涨。同时倚靠“绿日”和“后裔”商业上的成功,“腐臭”也变得炙手可热起来,一时间很多家唱片公司向他们招手,其中甚至包括麦当娜的“异见者”(Maverick)。不过最后,他们还是选择留在了能够给他们更多自由创作空间的老东家——“墓志铭”。

“腐臭”最为成功的专辑还是1995年发行的《狼群来袭》(……And Out Come the Wolves),唱片标题中隐约体现了这支朋克乐队对暴戾的推崇。虽然音乐中“冲撞”的痕迹更加明显,但是歌曲的总体水准是毋庸置疑的,随后《鲁比来啊》(Ruby Soho)、《坚持激进》(Roots Radicals)等曲目在各种媒体中开始热播,逐渐地“腐臭”成为倍受瞩目的朋克乐队之一。1996年乐队应邀参加了著名的“俊杰”(Lollapalooza)摇滚音乐节,此后他们开始了短暂的休息。在这段时间里弗里曼随歌手艾克西恩·瑟文卡(Exene Cervenka)参与了“姑妈基督”(Auntie Christ)的演出;阿姆斯特朗创办了“悍妇”(Hellcat)唱片,并且和弗瑞德里克森开始为各自感兴趣的乐队做着相应的努力。

1998年“腐臭”带着更具ska风味的全新专辑《人生飞逝》(Life Won\'t Wait)杀回来了。这张专辑邀请了很多ska风格乐队的成员来客串,其中包括迪奇·巴雷特(Dicky Barrett),布珠·班顿(Buju Banton),罗杰·米瑞特(Roger Miret)等人。虽然这张专辑并没有超越上一张的水准,但是销量仍然不错,这说明“腐臭”已经拥有了相对稳定的乐迷群体了。

2000年他们发行了第二张同名专辑,把Ska、Visceral、Hardcore杂糅在总计时长40分钟的22首歌里。美国的一些媒体干脆把这张专辑当成“冲撞”的《桑迪尼斯塔!》(Sandinista!,是“冲撞”受雷鬼音乐影响较重的专辑)来看待。不过这些对这支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强硬派朋克乐队来说都不重要,他们坚信“冲撞”的那句名言:“关键只在于乐队。”如果不是《狼群来袭》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我也不会有如此好的耐性听完这张专辑。这是标准的朋克歌曲,急速、暴戾,提姆·阿姆斯特朗的演唱使我不自主地想起了约翰尼·若顿(Johnny Rotten)。他们用变化多端的节奏和不同的吉他音色告诉听众,专辑的每一首歌都是不一样的。

“腐臭”不同于其他的朋克乐队,仍然坚持在玩传统的朋克音乐,而这种风格在他们手中似乎越来越有味道了。2003年“腐臭”发行了新专辑《牢不可摧》(Indestructible),虽然发行公司已由老东家“墓志铭”转到了“悍妇”,但是音乐风格还是大家以往熟悉的ska-punk。专辑中灵活的曲风让“腐臭”以多变的形象展现在听众面前,其中的歌曲不乏激昂向上,刚劲有力。从两位主唱竭力的嘶喊声中不难听出“腐臭”无论静态还是动态都强调极端的反叛,呈现出挣扎、激烈的一面。 整张专辑听完后,我不禁对“腐臭”的创作才能感到赞叹。《在上海被捕》(Arrested In Shanghai)这首歌就不同于以往的歌曲。节奏柔和、欢快,加以主唱沧桑的唱腔让我感到心情舒畅,这无疑是“腐臭”的另一面。大体来说这是张很优秀而且典型的朋克专辑,无论是从歌曲的创作还是到专辑的制作都看得出乐队对这张专辑的重视,毕竟花三年的时间打造一张专辑一定不会令大家失望的。

2009年6月2日,乐队发行了第七张录音室专辑《Let the Dominoes Fall》(让多米诺骨牌倒下)。

长期以来朋克几乎无法从本质上影响或动摇唱片行业的商业模式,但它却给这个产业及时地注入了大量的兴奋剂。严格来说也许很多乐队不能直接归为朋克,但他们却在朋克巅峰时期激发的热情中受益匪浅。倘若朋克有什么值得纪念价值的话,那必定是指它粉碎了那个时代摇滚名人神明般的地位,并且告诫年轻人,每个人都能拿起乐器走上舞台,发出有自己价值的声音,做自己的神。

朋克发展到今天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现象,他的影响范围恐怕早已经超越了伦敦郊区,其中每个涉及者都可以感受到自我存在的意义。一位评论家曾经这样形容过朋克:“对任何一种确定的价值感到不屑一顾,在对抗和无秩序中感到欣喜若狂,在纯粹的业余性质的活动中培养低级个人主义精神和好奇的崇高信念。”我反复地推敲对这番话进行着思考,肯定然后再否定,否定然后重新庀定,矛盾中依然有太多荒谬的现实无法回避。

如果舞台上的汗水能将朋克推向另一个高峰,重新让这种潮流变得难以抗拒,那么就让和我一样的广大青年拭目以待吧!无论在大洋彼岸,还是在中国农村,我们都要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信心,时刻把自己想像成一名手握钢枪的战士,用满腔的热血去涂抹残留的青春吧!如果你依然困惑并喜爱吉他,那你去玩朋克吧,虽然这些统统和我无关。

RANCID (Really Awesome New Cisco confIg Differ) 可以监测你的修改,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处。Rancid功能十分简单:检索和组织网络路由器,交换机和防火墙的配置。如果你设置其运行的间隔为 1个小时,当你的监测的数据库有任何配置的修改它就会通过邮件窗口方式提示你,你就可以看到数据在何时做了什么修改。在一个路由器或交换机发生灾难性故障 时,你可以通过简单的回滚到最新的备份。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