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雅语

昆雅语(Quenya)是众多精灵语中的一种。昆雅语源于通用埃尔达语,在抵达阿门洲的非帖勒瑞精灵(高等精灵)间得到发展。

昆雅语通常以诺多族王子费艾诺(1169-1497)创造的腾格瓦文字写出,有时也以更古老的文字——卢米尔发明的沙拉堤文字写出。

昆雅语分为凡雅林语和诺多林语, 源自帖勒瑞林通用语的维林诺帖勒瑞林语在发展中也受到了昆雅语的影响。在诺多族流亡中土后,昆雅语被带至中土。因此,在提到昆雅语时通常都是指代诺多林昆雅语。

在《The Lord Of The Rings》中出现,由其作者约翰·罗纳德·瑞尔·托尔金(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创造的精灵语。

精灵语又分辛达林和昆雅。

昆雅语,亦可拼作:

肯雅语(Qenya)

肯德雅语(Qendya)

昆德雅语(Quendya)

亦可称作:

高等精灵语(High-elvish)

诺多精灵的高贵语言(the High Speech of the Noldor)

维林诺语(Valinorean)

亚福隆尼语(Avallonian)

伊瑞西亚语(Eressean)

帕玛兰博语(Parmalambe):“典籍用语”。

塔昆斯塔语(Tarquesta):“高等语”。

尼里耶(Nimriyê):安督纳克语对昆雅语的称呼。

戈多林语/戈多兰博语(Goldórin/Goldolambe):帖勒瑞林语对昆雅语的称呼。

曾奈格林语/曾希林语(Cweneglin/Cwedhrin):诺多族的前身——葛诺莫对昆雅语的称呼。

在精灵大分裂后,古精灵语分化为埃尔达通用语和大量阿瓦瑞精灵语。其中埃尔达通用语就是昆雅语的前身,它保持了古精灵语的主要特色,甚至可以与古精灵语间相互交流。

在双树纪元1133年,凡雅族和诺多族完成大远行后,昆雅语逐渐从埃尔达通用语分化出来。同时昆雅语出现了两种方言——凡雅林语和诺多林语。在维林诺,昆雅语被作为日常语言,甚至众维拉和迈雅都开始使用这种语言。
  1169年,提力安的学者儒米尔发明了沙拉堤文字,昆雅语便是使用此种文字写出,这使人们得以记录下历史。在1250年,诺多族的王子费诺依照沙拉提文字,创造了著名了腾格瓦文字。此后腾格瓦文字在很大程度上替代了沙拉提文字,但沙拉提文字仍被一些人们使用。

在诺多族的流亡中,诺多族将昆雅语(诺多林昆雅语)带到了中土。此时辛达族使用的辛达林语与昆雅语虽本出同源,但已相差甚远。诺多族很快掌握了辛达语,除了内部谈话时,诺多族便以辛达语为主,同时将昆雅语中的用语习惯带进了辛达语。

在第一纪元67年,辛达族的至高君王埃路·庭葛了解到第一次亲族残杀的事情后,宣布:

“从今以后,我的耳中绝不愿意听到那在澳阔隆迪残杀我亲族者的语言!同样地,只要我的王国存在一天,在我国终究不准公开说那种语言。所有辛达族都要听我的命令,既不准说诺多族的语言,听到也不准回答,任何胆敢使用那语言者,将等同于残杀亲族者与背叛者,永远不得饶恕。”

从此,昆雅语在较大程度上被辛达语替代。在诺多族的人名和城市名中,经常可以看到源于辛达语的名字。

图尔巩在建立自己的隐蔽城市时,曾以昆雅语将之命名为昂多林迪,但最终还是以源于辛达语的名字“刚多林”作为通用名称。刚多林建立后,城内恢复了昆雅语的日常使用。

根据记载,刚多林城主特刚的妹妹阿瑞蒂尔之夫埃欧尔是一名辛达族精灵,他禁止他们的儿子迈格林接触昆雅语,但阿瑞蒂尔仍是将昆雅语传授给迈格林。

在第二纪元的努门诺尔,尽管安督纳克语是他们的国语,但昆雅语流传在努门诺尔,尽管它不是用来作为会话语言。努门诺尔不仅与中土的诺多族有来往,还和埃瑞西亚和维林诺的艾尔达们保持着联系。因此,努门诺尔人学习到了更加古老的昆雅语。

努门诺尔的国王们除了自己的名字还有一个昆雅语名字,这作为他们的帝号载入史册。昆雅语还被用于撰写存放用的官方文件,比如律法,王族名册和编年史。

尽管愤怒之战已经结束,但此时的中土仍有一部分诺多族不愿返回西方。他们留在中土,以昆雅语为母语。甚至在索伦以善美形象出现在精灵面前时也为自己取了一个昆雅语名字——“赠礼之主”安纳塔。自2221年努门诺尔的忠王派与忠贞派成立后,昆雅语便受到了威胁。直至2899年,努门诺尔的国王阿尔-阿督那霍尔由于对维拉的不满而打破了使用昆雅语作为帝号的传统,首次以阿督纳克语自封帝号(尽管在王族名册中依然使用昆雅语帝号“塔尔-赫茹努门”记录)。他的帝号在阿督纳克语中意为“西方主宰”,这显然也触犯了维拉之首曼威。翌年,阿尔-阿督那霍尔宣布努曼诺尔禁止精灵语的传授。努曼诺尔对昆雅语的反对仍没有停止。3110年,忠王派的国王阿尔-基密佐尔宣布努曼诺尔全面禁绝精灵语。阿督纳克语成为了努曼诺尔的唯一语言,以昆雅语和辛达语写成的古籍被烧毁。

3177年(另有记录为3175年)基密佐尔之子印齐拉顿登基后,一反过去自塔尔-阿塔那米尔制定的反对维拉的政策,他后悔他前辈的行为,重新将昆雅语作为他的帝号,自称塔尔-帕兰提尔。直至78年后阿尔-法拉宗篡权时,昆雅语再次被禁绝。

第三纪元时,努门诺尔早已灭亡,阿尔诺和刚铎将昆雅语传承下来。阿尔诺和刚铎延续努门诺尔前期的传统,使用昆雅语作为国王的帝号(尽管此时通用语和辛达族的流传度比昆雅语更广)。刚铎的宰相也同样使用昆雅语作为名字,直到2080年摄政宰相“老忠臣”马迪尔后的埃拉丹掌权后,他和他的子孙认为与国王共同使用昆雅语作为名字太过忤逆(尽管此时刚铎的王室血统已经断绝),从此开始以辛达语为自己的子孙命名。

861年,亚尔诺分裂为阿塞丹、鲁道尔和卡多蓝,这些小国的国王们使用辛达语命名。1974年,三国纷纷灭亡后,杜内丹人民族的族长也同样使用辛达语命名。直至3019年,阿拉贡在刚铎加冕,重新使用昆雅语帝号埃莱萨‧泰尔康塔(精灵宝石·大步佬)自命。

昆雅有五个基本元音,每个各有长短之别(长元音兹以[◌ː]表示)

托尔金说长音é与ó等,正确地发音时,会变得比它们相对应的短音来得“较紧且较闭合”,因此其发音分别会变得较为接近[i]和[u]。已知艾尔达通用语缺乏[ɔ],虽然主神语和辛达林语的早期阶段有此音。

所有的双元音本皆降双元音,但在第三纪元时,[uɪ̯]变成了一个升双元音,[iʊ̯]就像英语yule(发音[juːɫ])一般发音[ju]。

[普通音]-[唇化音]

[f]在字尾或[n]前面写作<f>

[nʷ]写作<nw>

[tʲ]写作<ty>

[nʲ]写作<ny>

[lʲ]写作<ly>

[ç]写作<h>或<hy>

[ŋ]写作<ng>或<ñ>

[c],[k]写作<c>

[h]写作 <h>

[j]写作<y>

[kʷ]写作<qu>

[ŋgʷ]写作<ngw> or <ñw>

[ʍ]写作<hw>

在字尾或在[n]前面,[f]发作[v]的音。

[h]本来在所有的地方都读成[x],但后来首位的[x]弱化成了[h]。但若在元音间,以及在后元音/a, o, u/与[t]之间,此字母的发音依旧保持着[x],如aha(愤怒)的发音为[axa]、ohtar(战士)的发音为[oxtar]等。而在前元音/e, i/与[t]间,[h]颚化成[ç],如nehta(矛尖)的发音为[neçta]等。

本来/hy/的发音以一个字母书写,但在第三纪元时它弱化成了[h],因此h后接着y的组合被用来表示[ç]。

在标写昆雅语的软颚鼻音的时候,托尔金在ng和ñ两字母的使用上摇摆不定。但据称托尔金本人较偏好使用/ñ/。在小说里,第三纪元时,字首的[ŋ]已弱化成了[n]。

昆雅语具有相当丰富的格与数的变化,其中,昆雅语的名词有十个格,昆雅语名词的格变化如下:

四个主要的格:

1.主格

用以标明动词的主语,在口语上亦用作宾语,另外,主格亦用于某些前置词当中。

2.属格

主要用以标明事物的来源(如“米那斯提力斯的银树”里的“米那斯提力斯的”)、亲属关系(如“费艾诺的长子迈兹洛斯”里的“费艾诺的”)等,用法和汉语的“的”接近。在昆雅语,它的使用法有时和离格相互重叠,亦用以标明形容词性名词或所有格(物的拥有者的标明)。

3.宾格

用以标明动词的宾语,在口语中已和主格混合,因而不再使用,但“古典”或“书面”的昆雅语中,宾格和主格依旧有区别。

4.工具格

用以标明做为动作手段或工具的名词。

三个副词性的格:

1.向格

用以标明动作所趋向的名词。

2.与格(与格是向格的缩略形)

用以标明动词的间接受词。

3.方位格(也有一个缩略形式,用以表示不确定的重要性的事物)

用以标明表示所在的地方的那个名词。

4.离格

用以标明动作所远离的那个名词。

另外再外加一个形容词性格,形容词性格用以表明一个东西的性质,亦用以标明一个东西的所有者和所有权等,此格的用法有时和属格重叠

除此之外,昆雅语名词有四个数:单数、双数、一般众数、部份众数(用以标明一个整体数量的部份)。

晚期昆雅语的名词变化可在一封在1967年写给迪克·普罗兹(Dick Plotz)的信件中发见。在这封信里(仅只)以cirya(意即“船”)和lassë(意即“叶子”)这两个字对单数、第一众数、第二众数(第一众数即一般众数;第二众数即部份众数)和双数这四个数,以及主格、宾格、属格、工具格、离格、方位格、向格和形容词性格等八个被托尔金划入abc三个群体(其中托尔金只命名了a类,另外,c类仅见于单数和部份众数,a类相当于主要的格,b类相当于副词性格,c类相当于形容词性格)的格(方位格和向格各自有未命名的缩略形,缩略的向格和晚昆雅语的与格相对应,短方位格在该信件当中不见于双数),所做的变化,做为昆雅语名词变化的例子。

下表将说明口语昆雅语的变化(下表内容为根据与托尔金对古典昆雅语和口语昆雅语间差异的叙述,对写给迪克·普罗兹的信中古典昆雅语的变化,所进行的整理和修改,进行此目的以呈现口语昆雅语的变化),另外,除在该信件中所举的两个例子之外,以下亦加上meldo(意即“朋友”)、elen(意即“星星”)和nat(意即“事物”)这几个字,以做为各类型词干相对应于各数和格的变化的例子。

昆雅语有两种主要的动词,它们分别是基本(或主要)动词和派生动词,基本动词就是那些由基本动词词根建构起来的动词,如tirë(或tiri-,意即“注视地看”)这个字即来自tir-这个词根;而派生动词(或A-词干动词),它们的词干基本上以-a结尾。派生动词一般是由在词根尾端加上特定的动词词缀,或由非动词的词根转义,如tulta-(意即“召唤”)即是由*TUL(意即“来”)加后缀派生而来的一个例子,而kúna-(意即“弯曲”)这个字则是由形容词(这个字的形容词本义为(“弯曲的”)转义而来的一个例子。

这些变化并非由托尔金所撰写,而是用由许多不同时候资料的派生和推理出来的信息,所重构出来的可能形式。以下展现的这些形式对于研究者而言,应当是相对而言较无争议的形式:

代词被同时看作是独立的字(独立形)和接在动词上的附属成份(附属形)。虽然有证据显示,独立形是较为强调的形式,而附属形则是一般的形式,但对于代词的使用规则依旧未完全明了。

有着附属字的假合成动词和分析动词(其代词为独立形)同时存在于昆雅语的动词系统当中,此系统和爱尔兰盖尔语的动词系统非常相像。

对于已知的所谓的不及物动词,其代词可以是附属形或独立形,而其附属形有着两个不同的形式,分别是长附属形和短附属形。第三人称代词的短形式是被用作直接受词而非主词的。

就如其他昆雅语的语法规则一样,托尔金的一生当中都不断地在修订昆雅语的代词系统。下表中的系统主要是由两个1968-69年的资料而定,并且不代表着那之前的代名词系统。被证实的形式是省略不谈的,不过*-inca*-inqua似乎分别是-ince-inque的所有格形式。

1. Aiya.

你好。(Aiya不直接等于Hi或你好,而是Hail那样的“致敬”。)

2. Almare.

你好。(直译相当于:问候你。)

3. Essenya ná__。

(在纳熙尔圣剑上就有一段昆雅语这样写:Narsil essenya,意为:日月乃我之名。)

4. Alasse' aure.

你好。/日安。(本来应该是Alassea的,因为两个a元音相撞,为了发音流畅,就只发一个a音)

5. Alasse' arin.

早上好。

6. Alassea undóme. / Alassea lóme.

下午好。/ 晚安。

7. Anda lúme lá cene.

很久不见了。

8. Valin ná omentiemme.

很高兴见到你。

(Valin是‘快乐’的意思。ná相当于is,而复数nar则可以相当于are的用法。直译是:我们相见是快乐的。)

9. Ná mára cene tyen.

见到你真好。

(昆雅语在第三纪作为官方正式用语,如果用来作为打招呼,也是相当正式的场合下使用到。一般来说只有热爱优雅辞令的Noldor会相对更多使用昆雅,尤其是在第三纪。)

10. 好比说见到国王。这时要对人家说:Aiya,___(那个王/人的昆雅名)!

意为:礼敬___!

有需要你可以加上人家的名衔。比如:

Aiya Feanáro,aranion analta!

礼敬费雅纳罗,至高无上的王!

(但名字记得要应时使用,假如见到芬国昐 ,要说:Aiya Nolofinwe,aranion analta!)

不太正式的时候,可以考虑使用 Elen síla lúmenn' omentielvo!

但有点要注意的是,omentielvo只适用在两个人会面的时候说,如果三人或以上的情况应该说:Elen síla lúmenna yomenielmo!其意思不变,但语法需要改变。

上面提到的两句:Anar caluva tielyanna. 和 Isil caluva tielyanna.

回应时不必全句都说,这样显得累赘,如果对方先说了这句话,你回应说:

Ar tielyanna. (也(照耀)你的道路。)就可以了。

其他再见的用词,还有:Nai autuvalye séresse!(May you leave in peace. 走好!) 或者Mára mesta. (Good journey)

10. Elen síla lúmenn' omentielvo.

(一颗)星星闪耀在我们相见的时刻。

这一句相信大家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不过我想如果是白天跟人见面时,这句就不太适用了,可以改为:

Anar síla lúmenn' omentielvo.

阳光闪耀在我们相见的时刻。

11. Namárie./ Tenna enomentielva. / Namárie tenna enomentielva.

别了。/下次见。(原文直译是:直至我们重遇)/ 再会。(原文直译是:下次再会前暂别了)

如果您喜欢,离别时也可以用不同的祝福语来代替这个有点伤感的词句,例如:

12. Anar kaluva tielyanna.

(愿)日耀你的路。

(原文直译是:太阳将照耀你的道路。)

当然,晚上时分就请说:

13. Isil kaluva tielyanna.

(愿)月照你的道。

像这样的还有埃尔隆德那句相当有名,大家也很熟悉的话:

14. Nai tiruvantel ar varyuvantel i Valar tielyanna nu vilya.

愿众神护佑你世间的旅程。

15. Annali len.

祝你好运。

(直译:(愿)赐给你富足的礼物)

16. Hantale.

谢谢。

(而想说‘谢谢帮忙’时就说:Hantale an restalya.)

这时对方或许会说:

17. Máratulda. /Maratulde. /Nalye maratulde.不用谢。/不用谢。/你客气了。

一些其他的短句子:

18. Tancave. /Lau. 是 (当然)。/不。

19. Ava. 不要,别。(相当于英语里的Don’t这个词的重音发音是个例外,可以在第一个或第二个a上重音。)

20. Valin nosta!

生日快乐!

1. grey-company org

Grey Company 只是网上一个RPG Elvish的团体,不按照Tolkien的精灵语语法,因此这里不能帮助我们学昆雅语或辛达林语,但往往初学者很容易受它误导。

2. Hotelf Com

错误的精灵语!

3. LearnElvish Com

作者想分清昆雅语与辛达林语的异同,但他甚至对精灵语语法不甚了解,也同样错误很多。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