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者(TYPE-MOON世界观中的魔术现象)

从者是TYPE-MOON世界观中的魔术现象,从者是死后,升格为超越人的存在的英雄之魂被称为“英灵”。他们通过仪式被召唤到现世,成为可以被使役的存在,即为“从者(Servant)”。

通常情况下人类召唤出的英灵只是英灵本体的分身,不存在人格,完成任务后便会消失返回英灵之座。在冬木被召唤出的从者由于借助了圣杯的力量,能够将对应的英灵的人格和力量全部复制出来。

Servant系统是,“创始的御三家”为了圣杯战争而准备,用来把英灵作为Servant来召唤并使役的系统。由此,被召唤的英灵同Master合作,与其他Servant互相厮杀。利用最终已死的Servant们的灵魂回归到“英灵之座”的现象,由大圣杯来固定用以达至根源的“连着世界外侧的孔”。这就是Servant系统的全貌。不过,在至今为止的圣杯战争里,用以抵达根源的孔一次都未试过被打开。每次都发生了某些不测和失败。圣杯战争200年的历史,从魔术的尺度来看也不能说是特别悠久。总而言之圣杯战争是仍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比作电脑系统的话就像是beta版一样的仪式。这里将会就Servant系统,解说Servant的召唤方法和能力。

“英灵”和“从者”的不同

英灵即是其丰功伟绩在死后留为传说、已成信仰对象的英雄所变成的类似精灵的存在。一般意义上的降灵术只能借用英灵一小部分力量引发奇迹。冬木市出现的从者(servant) 直接和英灵本体连结,被圣杯从英灵之座召唤出来并赋予肉体,作为魔术师的使魔听凭使唤。英雄有其骄傲和尊严,很难服从普通人类的命令,所以圣杯赋予魔术师以三枚令咒以制约从者。每一枚令咒都对从者有绝对命令权。

英灵是从时间轴分离出来的存在,他们会被召唤到所有时代,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但是能够召唤英灵本体的只有“世界”而已,人类很可惜地无法召唤英灵本体,只能召唤作为分身的从者。顺带一提,构成从者的情报(灵魂),在从者死亡的同时会回到本体的手边,本体可以像阅读书籍一样以记录的方式知晓从者的行动。

首先由御主举行仪式干涉大圣杯,大圣杯从位于英灵之座的英灵本体处借取其情报。将这些情报(英灵最高纯度的灵魂)灌输入“职阶”这个框架里而制作出的英灵分身就是从者了。因为从者是本不该存在于世界上的不稳定存在,所以必须要以御主为依凭,固定住针对世界而言的座标。御主也会担任对从者供应魔力。

举行仪式之际,预备跟想要唤出的英灵有缘的触媒,能够藉此召唤出指定的英灵。在没有触媒的情况下,会召唤出与御主相性良好的英灵。若是与多位英灵相对应的触媒(例:作为特洛伊战争之标志的特洛伊城门),就会从候补中挑选出与御主相性良好的英灵。

通常情况能够被召唤的从者的外形统一为【人形】。似乎与召唤时master的精神构成有关,特定条件下,可以出现并非人形的从者。这类从者是基于概念跟现象而出现的。

召唤仪式

召唤Servant需要复杂的魔术仪式。作为原型的英灵和召唤者在精神、肉体上的相性自不言说,但最重要的是和英灵具有深切渊缘的触媒。召唤Servant是人力所不能及的仪式,但大圣杯的辅助让其化为可能。

由于召唤本身是大圣杯进行,所以御主无需举行那么大规模的仪式。不过倘若要把战斗推向有利的一方,就必须准备好触媒,慎重地选择召唤出来的英灵。

魔法阵

使用新鲜的血液、水银、溶解的宝石等在地面上刻画魔法阵。召唤之阵,都是由四个“退却”之阵环绕“降灵”之阵组成,是由三大御始家族中的爱因斯贝仑家族创立的召唤系统。

咏唱

发动魔术所必要的动作。咒文的发音自不用说,也包含动作和手势。

以下为基本咏唱咒文

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

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

从王冠中释放,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吧。

汝之身躯居吾麾下,吾之命运寄汝剑上。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理,且应吾之召唤。

于此立誓。

吾乃成就常世一切善行之人,

吾乃弘布常世一切邪恶之人。

汝为三大言灵缠身之七天,

自抑止之轮而来,天秤的守护者啊——!

【添加咒文】根据某些特殊的魔术师、特殊情况而额外增加的咒文。

例:远坂家族(远坂时臣/远坂凛)/相良家族(相良豹马)在【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这句咒文后面增加【我祖我师修拜因奥古

注【修拜因奥古】全名为【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擅长宝石魔术,远坂家族的祖辈远坂永人就是他的弟子。

例:狂化用咒文。增加咒文【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乃手握锁链之人———

例:魔术师们在开战前分阵营的情况下,在【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后面增加宣告阵营颜色的咒文。

黑方:【为之奉献之色为黑

红方:【为之奉献之色为红

冬木市的圣杯系统在召唤英灵前,会先准备好与英灵相合度高的容器,再从容器中召唤出英灵。这个容器就是职阶。圣杯战争的基本阵容为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Assassin、Berserker七个职阶,其中职介saber因为面板均衡被公认为最优秀的职阶。servant由于要隐藏真实身份,所以绝对不会说出本名,称呼从者时不会说真名而是用职介名代替。英灵是没有职阶的,这是Servant独有的特征。

职阶中Saber、Lancer和Archer亦被称呼为三骑士,他们多为存在大量魔法的神代的英灵。因此对魔力极高,现代的魔术师根本无法伤到他们分毫。

剑之骑士(剑士)。

符合的英灵自然要有与剑之骑士相称的传说,亦需要魔力以外的能力值为最高等级。职阶能力是对魔力和骑乘。另外,符合的英灵大多有着瞬间攻击力优秀的特长。

枪之骑士(枪兵)。

苛刻的符合条件仅次于Saber。全体能力值必需优秀,加之特别是敏捷要高。理所当然的,擅长于活用枪击范围和速度的一击脱离战法。包含了很多出身骑士的英灵。

弓之骑士。(弓兵)

以宝具的强大为特长的职阶,条件并非能力值的高低,而是具有强力射击武器,或者与射击武器有关的特殊能力。作为侦察兵的适应性也很高,除拥有作为骑士的对魔力之外,还具有单独行动的职阶能力。

骑乘兵。(骑兵)

具有与某些乘坐物(不只限于生物)有渊源的传说的英灵符合此职阶。虽然能力值倾向于比三骑士要低,但是这能以传说中描述的坐骑的性能补救。职阶能力除了对魔力外,还拥有非常高等级的骑乘。

魔术师。(术士)

符合条件也只有魔术的能力值达至最高等级。由于其特性,符合的英灵的战斗能力都较低。而且从者大部份都具备对魔力的职阶技能,所以被评价为最弱的职阶。

暗匿者。(杀手)

符合的英灵主要是历代的哈桑・萨巴赫,基本上会召唤出其中的某个。全体成员均没有作为英雄的辉煌传说,因此能力值低下。职阶能力是气息遮断,活用此能力的战斗方式将成为救生索。

其它能作为assassin被召唤的从者有,佐佐木小次郎,卫宫切嗣,谜之女主角x等。

狂战士。

曾在战斗中疯狂的英雄符合此职阶。通常从者能够发挥原始英灵的性能就是理想的状态。但是“狂化”会以剥夺理性为交换,对从者进行超越英灵之性能的强化。本来是强化弱小英灵的职阶。

圣杯战争具有按照从者系统进行自动管理的性质。但不时会有参加者为了取得胜利,采取规则外的行动的事情,结果,右面两位不符合基本职阶的从者,就像系统bug一样地出现了。

复仇者。

由黑泥污染后的英灵,能够用某种方法转变为Avenger。

成为复仇者之后,个人阵营会固定为【恶】,神性大幅下降或消失,性格也被改变。

第三次圣杯战争中爱因兹贝伦召唤出的,脱离基本七职阶的Servant。真名为安哥拉曼纽。当初不应该召唤出的,圣杯战争最初的反英雄。他使得圣杯战争和Servant系统发生歪曲,造成之后惨祸的原因。并不是身为神灵的安哥拉曼纽本身,原本是在小村里被负以绝对恶之职责的青年。

职阶的符合条件不明,目前登场的有安哥拉·曼纽,贞德(Alter),爱德蒙·邓蒂斯,戈耳工,阿尔喀德斯,黑森·罗伯,安东尼奥·萨列里,太空伊什塔尔,魔王信长。

《Fate/EXTRA》中爱尔奎特·布伦史塔德(Berserker)本来的职阶。据说被召唤成这个职阶的话,将会天真无邪地扮演出吸取对方血液的Blood Drinker、夺取对方体力的Life Eater、消费对方电子金钱的Finance Crysis等的,摧毁男人的毒妇(Vamp)。

救济者、救世主。

就像命名方式那样,“救世主”才能符合条件的职阶,职阶技能包括【领导力】与下降对手全能力参数的【对英雄】,在全世界范围内有着惊人的知名度,实力在七个正规职阶之上。

《Fate/EXTRA》的“月之圣杯战争”中登场的Servant。真名为觉者(Buddha),疑似为释迦牟尼。美国版中改名为Savior。

裁定者

Ruler被召唤的情况粗略分为两种:其一是该次圣杯战争的形式非常特殊,结果为未知数,也就是圣杯判断出需要Ruler的情况;其二是圣杯战争的影响有可能令世界出现歪曲的情况。在死前无愿望的英雄才具备成为ruler的条件。另外,ruler会保留参加圣杯战争的记忆。目前登场的分别有贞德、玛尔达、天草四郎时贞(言峰四郎)、夏洛克·福尔摩斯、始皇帝、魁札尔·科亚特尔(Samba/Santa)、阿斯特蕾亚。

此职阶拥有多项特权:能把Assassin的“气息屏蔽”无效化的搜敌能力,搜索极限为半径十公里;掌握Servant真名的技能“真名识破”,并且可以对各个Servant各自行使两次令咒。

《Fate/Apocrypha》的“圣杯大战”中登场的两名ruler有贞德、天草四郎时贞(言峰四郎)。

野兽。

原罪之兽,被称为“人类恶”,是被人类史所拒绝的大灾害,总计有七大人类之恶。包含怜悯、回归、爱欲、比较。

人类恶所指的是威胁到人类历史,毁灭人类的各种灾害。它们诞生自人类的文明,伴随人类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强大,却从社会的内侧将文明毁灭,是癌细胞般的存在。由于是因人类的兽性而产生出的灾害,所以被称为“兽”(Beast)。它们拥有单独显现的特性,能够单独显现于现世,也具备魅惑抗性,以及平行世界或时间逆行等攻击的抗性,也称为命运即死抗性。

当一只Beast出现时,其他的Beast均会接二连三地连锁出现。

《Fate/Prototype》中沙条爱歌召唤出的第八名Servant。据说本作中的圣杯是用来构成第八职阶“Beast”的魔法之锅。Beast即是启示录中记载的“666之兽”——头戴着作为“人类业罪与欲望之象征”的王冠的兽。

盾兵。

FSN最初没采用的持盾职阶”Shielder”在《Fate/Grand Order》中启用。有Shielder职阶适性的英灵必定持有用于守护的宝具。

怪物

藤村大河所叫出的少女。被大河称为“无差别级的奇怪东西”。并非两仪式本人,而是「无垢识」以两仪式的样貌出场,根据无铭的判断,她不是Servant和英灵,而是属于魔人的类别。无铭形容她为“圣杯战争里的都市传说”,玉藻前则形容为“月亮的荒御魂”。她似乎在别处被扭曲了,Servant相信她已经通过时间,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无铭推测她是以某种形式的精神连接到Moon CELL的圣杯战争而玉藻前说她被连接到月球的暗面。

降临者

《Fate/Grand Order》中首次出现。降临者跟美国小说家写的“克苏鲁” 体系有关,代表人物有阿比盖尔·威廉姆斯、葛饰北斋、谜之女主角XX。

月之蝶。

Moon Cancer是在电脑圣杯战争中诞生的一个特殊职阶,到目前为止只有“BB”一位英灵,“BB”原本是樱感情中分离出来的一个特殊智能AI,不过后续系统出现了错误,她为了自保只能像计算机病毒那样开始吞噬Mooncell中的NPC和AI,当然这种行为在Mooncell是不允许存在了,所以又被称为“月之癌”。

迥异欲身。

Alterego首次登场是在CCC作品的游戏世界中。在电脑世界的圣杯战争中诞生的出了智能AI“BB”,而从“BB”感情中分裂出来拥有自我意识的单独个体,这些特殊的个体就被称为Alterego。

英灵所持有的最强的武装,宝具是该英灵的传说里被提及的武装,具有如传说中一样的性能。比如身为亚瑟王的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的Saber,拥有着Excalibur作为宝具。宝具不光是武器,也有是盾牌、装饰品,还有是招式本身的时候。

从者能够将性能表示为Status。其中包含筋力和耐久等被称作能力值的,以及职阶能力、技能和宝具等。各个项目会被套上一个遵照参数规则而定的等级[Rank],让每个项目的比较变得可行了。藉由确认与其他从者的差距,可以把握从者的特征。

在Status界面。除御主和真名外,性别和身高等也包括在Status里面。向敌人隐藏自己的Status,再调查敌人的Status,是从者间战斗的常规。

属性

清楚表示出该从者精神性的Status。表现出他们着重的方针和性格的组合,着重方针有“秩序、中立、混沌”;而性格有“善、中庸、恶”三种类。和魔术师持有的火和风一类的属性是两回事。  虽然性格不一致不会产生大冲突,但是方针不同的话,将难以调整从者的意见。方针为秩序的阿尔托莉娅和混沌的吉尔伽美什,即使性格同样是善,意见也经常分歧。

能力值

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和宝具六种类的Status统称为能力值。各个能力值都带有等级,因而能够明白从者的擅长领域、不擅长领域。等级基本上分为A~E,A是能力最为高,E是最低。例如“敏捷:A”和“幸运:E”的美杜莎,能得知她活动敏捷而运气却极端的差。

筋力 肉体力量的强度。

耐久 能够承受多少伤害。

敏捷 敏捷性、反应的速度。

魔力 能够操纵多少魔力。

幸运 运气的好坏。

宝具 拥有的宝具的强度。

参数规则[Parameter Rule]

Status等级的表示规则。存在A~E。EX是别格,表示强到没有比较的意义。用数值来表示等级的话E=10,随着等级的提升而+10。 A+和B+等带有+的能够一瞬间倍化数值。例如C+(30)可以仅一瞬暴涨到60,超过等级A(50)。还有++是变成三倍。B-的话判定上来说是B,但能力而言则是不到B、不如说是C Rank,这样的意思。也可以想成是不安定的数值。

左右Status的要素

左右从者Status的要素有土地、知名度和御主的魔力三样。土地和知名度指的是,距离英灵在传说中的舞台的土地(文化圈)越近,知名度越高,则越强大。这里所说的“强大”是强度和装备更加接近传说所述的意思。受惠于此,还可能会“追加新的宝具”。如果库丘林是在故国阿尔斯特[Ulster]被召唤的话,还会被附加上城堡、战车(Chariot)、不眠的加护等等吧。还有,在御主魔力强大的情况下,从者也会接近传说所述的强度。

御主的魔力给予Status的影响,简单易懂的例子如曾经成为多位御主之从者的阿尔托莉娅。在魔力路径[Path]不通顺的士郎为御主的情况下,她的能力并不足以称为最优秀的从者。

英灵持有的能力。从神性和领导力等天生持有的能力,到魔术和心眼等学习回来的技巧,有各种各样的技能。其中还存在如小次郎的燕返一样具有宝具级效果的技能。

所谓职阶能力,是指附加于该职阶的从者的技能,根据职阶决定能获得何种能力。就像是职阶很适合所设定的能力一样,对起初就满足职阶符合条件的英灵,又再度授予职阶能力以作奖励。

由此,即使英灵完全没有该能力,譬如对魔力,在成为以对魔力作为职位能力的职阶后,也会得到对魔力的能力。不过,由于职阶技能也会受到英灵本体的影响,在原来的英灵擅于该项能力的情况下,等级就会提升;而不擅长该项能力的情况下,等级则会下降。Rider的从者所持有的骑乘职阶能力大体上都是最大等级,就是这个性质的缘故。

持有职阶:Saber、Lancer、Archer、Rider

得到魔术抗性的能力。粗略讲就是把同等级以下的魔术无效化。B等级以上的话,即使是大魔术、仪礼咒法等大规模的魔术也无法给予伤害。

持有职阶:Saber 、Rider

用来驾驭乘坐物的能力。持有此能力A+等级以上的从者,连幻兽、神兽都可驾驭。不过,乘骑龙种则需要骑乘以外的能力。

持有职阶:Archer

御主死亡或是跟御主解除契约后依然可以行动。等级C为一天,等级B则可以现界两天。等级A的话,即使失去御主也能持续现界。

持有职阶:Caster

以魔术师的身份,制造出有利于自己的阵地的能力。虽然魔术师拥有的一般的工房也包括在阵地内,但到达等级A的话,可以制作出超越工房的神殿等级的阵地。

持有职阶:Caster

制作出带有魔力的器具的能力。主要的使用方式是制作出魔术礼装。等级A的道具制作,连不死药也可以制作出,尽管是拟似的。

持有职阶:Assassin

断绝作为从者的气息的能力。可以躲过敌对从者的耳目。等级D只有提高隐秘行动适应性的程度,但等级A+的话几乎不会被发现。

持有职阶:Berserker

以理性作为交换使得各种Status等级提升的能力。随着狂化等级提高,上升Status的种类将会增加。等级B以上是全能力值上升。

本来“降灵仪式·英灵召唤”是用来拯救灵长世界的决战魔术,立于七个属性顶点的七名英灵——冠位(Grand)从者会现身将阻碍着灵长世界发展的大灾害给讨灭。而人类为了自己的方便,将这种魔术降格而成的召唤系统就是圣杯战争了。

立于七个属性顶点的七名英灵,会现身将阻碍着灵长世界发展的大灾害给讨灭。无论是能力还是传说都需要是有着高水准,立于职介顶点之人。候补从者不只是一个而是复数的,是根据对应时代所要处理的“超克对象”而最终决定当时的人选。不过,只有杀阶是限定了“山中老人”作为冠位,在7章巴比伦尼亚之后,那就成为了空席。

作为冠位从者被召唤时,其宝具相较于普通从者状态会追加新的效果。

.冠位作为底牌舍弃时作为对策使用时,必要时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可以作为特殊宝具使用。

结合以上两点看出,冠位是对应兽的特性派出,主要是针对性强,其它方面强度就看冠位加持后的自身水平了

冠位资格是一堆,不是某个,也不是啥现任,也就是存在同一职阶的复数冠位从者的可能

是机械降神的亚种,该机械可以根据条件不同降神失败(指打错对象)

目前符合Grand Caster的条件的从者有所罗门、梅林和吉尔伽美什(caster)。

EX等级的千里眼是作为Grand Caster这一职阶的资格,梅林拥有看破现在的千里眼,吉尔伽美什拥有看破未来的千里眼,所罗门拥有看破过去和未来的千里眼。

符合Grand Assassin的条件的从者有“山中老人”。

符合Grand Archer的条件的从者有超级俄里翁。

符合Grand Lancer的条件的从者有罗慕路斯·奎里努斯。

宛若生命中的竞争,历史也有成败。“现在”是正确的选择,源自正确的繁荣的胜者的历史。被称为泛人类史。错误的选择、错误的繁荣招致的是败者的历史。作为“不需要之物”被中断,连平行世界论都被舍弃的“走到尽头的人类史”——这被称为异闻带(Lostbelt)。因为存在的世界与生存的环境的不同,来自异闻带的英灵通常要比泛人类史的英灵强。

幻灵是一种极其特殊的Servant。通常Servant是不能仅凭虚构而成立的,他们都有着作为基础的神话、传说或是某个实际的存在。假如某个Servant仅凭虚构便得以成立的话,那就必定有相应的理由,例如像童谣那样由“守护孩子”的概念所结晶化而成。而灵基数值不满足的虚构事物,或是只有都市传说水平的概念,那些成不了英雄或反英雄只能等待着消失的存在,就被称为幻灵。幻灵甚至逊色于只懂得拿笔的作家系英灵,即使召唤出它们也没有肉体。幻灵同样也拥有宝具,只是作为幻灵被召唤出的话,宝具的威力多半都会减弱。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