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梦

《雪之梦》(Snowdreams)(又译作《雪的梦幻》)是2000年班得瑞的一首曲子,存在于《春野》与《莱茵河波影》专辑中。它清新自然,富于变幻。这也是班得瑞的所有作品的共性。

班得瑞乐团是由一群年轻作曲家、演奏家及音源采样工程师所组成的一个乐团,团长是奥利佛·史瓦兹。他们是一群生活在瑞士山林的音乐精灵。被称为“世界花园”的瑞士,宛如是造物者从地球彼端分离出来,用以向世人揭示仙境的风光。那几乎像是童话中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围篱着人间难得纯粹的圣地。他们深居在阿尔卑斯山林中;这使他们拥有源源不绝的创作灵感,也拥有最自然脱俗的音乐风格。每一声虫鸣、流水,都是深入瑞士山林、湖泊,走访瑞士的阿尔卑斯山、罗春湖畔、玫瑰峰山麓等地记录下来的。“班得瑞”这个梦幻般的抒情演奏乐团,将属于瑞士的湖光山色,在音乐中予以唯美地具象,每一个音符,都代表层层压缩到内心里的感动。

网上流传着关于班得瑞乐团是否存在的议论。有人说,在国外大多数音乐网站、商品网站上都很难找到班得瑞的信息或专辑,然而在国内就可以,这就推出班得瑞是国人编造出来的这样一个结论。可是,班得瑞的音乐既然存在,而且又有难得的共性,那班得瑞就应该存在的了。总之,班得瑞的存在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认真专注的聆听他们的美妙的音乐。

《雪之梦》是美妙的。有节奏的钢琴的敲打声便是它动听的前奏,在用管乐器重复一次主题之后,进入钢琴演奏的插部。之后又回到主题,再进入另一个钢琴插部。然后提高两调再次回到主题。最后的结尾,与过门相似,回应开头。这是一首回旋式(ABACA)曲式结构的音乐。

闭上眼睛,听着这首音乐,很容易会回忆起一些往事。曲中背景大概是一个初春,树叶已抽出了嫩芽,花朵已长出了花蕾,可零星的雪花还在轻轻飘落。有个人独自在广阔的雪地中漫步,雪不是很深,这人微仰着头,眺望远方的树林,嘴上带着微笑。走到树林中时,看到了某棵树,记起童年时和朋友们爬树摘果的乐事,就站着了,回忆着那快乐的时光,之后,就又微笑着继续漫步。轻轻的走着,怀念着童年的美好,轻轻叹息,不知不觉间有些遗憾。他的心中感慨万千,像在抒情,像在沉思,对时光流逝感叹,对时过境迁感慨。走出树林、在薄雪上走过时,心情已没有那么轻松,而是变得有些伤感,有些惆怅。

《雪之梦》饱含情感,平和而不乏思考,愉悦而略带哀伤,这使它成为了班德瑞的经典名作之一。《雪之梦》已由一首音乐转变成为我们心灵的理想和追求的代名词。雪是纯洁无暇的,梦想是人生追求的动力。

我们因雪之梦而聚一起,抒写我们的心情,放飞我们的梦想。

我独自漫步在旷野间

山中千里冰封雪连天

遥望那天际阴云绵绵

是否在人间

雪花晶莹一片片

入梦田

我独自漫步在旷野间

山中千里冰封雪连天

遥望那天际阴云绵绵

是否在人间

雪花晶莹一片片

入梦田

夜悄然拉下帷幕

山披着淡淡薄雾不见影

雪依旧飘然而至不停息

风轻轻绕过我肩

伫立于古老的街道边

晚风中游人散夕阳斜

细数风中凋零秋叶片

心中万千叹

这究竟是哪一年

哪一月

伫立于古老的街道边

晚风中游人散夕阳斜

细数风中凋零秋叶片

心中万千叹

这究竟是哪一年

哪一月

云长久驻足于天际难分散

天终究会绽开笑颜

雪最终化成一个点看不见

窗前月光斜照难眠

心中总有不少难舍垂

雪也消融化为冰河面

冬天即将与人间告别

又是新春天

万物轮回再萌芽

暖人间

心中总有不少难舍垂

雪也消融化为冰河面

冬天即将与人间告别

又是新春天

万物轮回再萌芽

暖人间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