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流行

独立摇滚曲调更加优美,更少噪音并且相对来说,能使人放开忧郁或类似的烦闷,独立流行通过更加着重于协调,排列和歌词创作上从而反映出地下更柔软,更甜美的一面。包含所有的事物,从chamber pop豪华的管弦乐到twee pop原始的直率,然而它在歌曲上的关注远远大于在声音上的,尽管独立流行和独立摇滚都是吸收了来自朋克自我的精神,但是前者丢弃了朋克的虚无主义观点,研磨了音速的手法。

Indie一词取自“Independent”,是指独立,Pop就是Popular,指流行音乐。

Indie Pop就是独立流行乐,它是怎么来的,倒不是一个一下子说得清楚的问题。

大概在80年代金属乐统治主流,然后90年代Grunge风行一时的同时,在五大唱片公司之外,一些被人忽视的小公司也在始终按着自己的理念推出音乐作品。可以说,他们的影响力微弱,属于主流之外的地下状态。说到地下,很多人就会觉得地下意味着极端、前卫,音乐非常人能接受。其实并非全部如此,有些小厂牌,尽管信奉朋克的DIY精神,反对丧失个性的商业性,但并不追随朋克的虚无主义激进立场和对粗野声音的追求。他们的音乐更有旋律、更少嘈杂、更少焦虑,更加注重于旋律的优美,氛围的和谐和歌词的创作,从而反映出了地下音乐柔软,甜美的一面炒海备。简言之,他们做的是很好听、很pop的地下音乐,于是被称作 Indie Pop。

事实上,这些独立的音乐厂牌资金薄弱,他们的制作、推广预算远远无法与那些大公司相比较。但是这样的小厂牌对音乐人又是最自由的,他们不被大公司控制,发行自谋出路,签约什么音乐人有时就是取决于老板自己的音乐趣向,因而能提供给音乐人最宽松的创作环境。另一方面,这样的厂牌又是最贴近乐迷的,尽肯嘱订葛管是很少量的乐迷,但他们能准确地把握这些乐迷的需求,因而往往都拥有自己的铁杆。这对乐迷而言也有好处,就是你喜欢某一支Indie乐队,那么你就很可能会喜欢这支乐队所属厂牌下的其他乐队。

从这样一些情况可以看出,独立流行最可贵的是体辨匪现出了对音乐的尊重。在工业化的流行音乐领域里充斥了太多雷同的声音和情感,而Indie Pop难得地坚持了自己独立的音乐品味。这些音乐人就像一批埋头的拓荒者和挖掘者,他们秉持的Indie是一种温和的态度,并非去破坏什么或走极端来表现自己的独立,而是一种不受外界干扰的清醒和对自我趣味的执迷。他们只是做出自己喜欢的音乐,这就已经构成了对现存体制的挑战。

事实上,这些音乐人并不在意这种音乐是不是很前卫,或者是不是很Pop就没意思了。也正因为此,他们的音乐在形式上和主流的流行音乐区别不大,但是在听觉上又给人截然不同的感受,同样是追求优美和谐的旋律却不会给人腻味感。这是因为音乐是反映人心性的艺术,来不得虚假和敷衍,在他们的音乐里自然而然地流露着音乐人对音乐独特的理解和真实的生活感受。

这样的一群Indie Pop乐队,日常生活都很低调,似乎远离尘世,与世无争。然而一些偶然的机会,一些这样的独立乐队乌立档还是取得了局部商业上的成功,也就被一些人惊奇地发现,原来还有这样好听又很新鲜不滥俗的音乐。渐渐地,一个半主动半被动的推广过程,Indie Pop开始被大众越来越多地了解和喜欢,在近些年开始形成了气候。

到现在,这一推广过程还处在积累阶段,不能指望它像Grunge一样可以被一个Nirvana一样的乐队一朝间就打进主流,因为Indie Pop和Grunge从形式上和危照谅堡根本内容上都截然不同。Grunge是破坏的极端的,条件合适它就很容易暴力革命成功,但是也无法长久;Indie Pop是温和的,它本身是在建设和维护音乐传统的美感,而不是以破化来革命。朽承嚷但是可以预计,随着更多厂牌和音乐人被大众所了解,Indie Pop总有一个时候能形成浪潮。事实上,Indie Pop已颈阀端经开始在掀起浪花。

仅就国内这些年来看,Indie Pop的拥趸是日渐庞大。2000年的时候,中文论坛里开始有人谈论Mazzy Star和Mojave 3,同时早先出现的对独立厂牌4AD的推崇此时达到了一个高峰,尽管4AD并非Indie Pop厂牌,但这意味着国内部分乐迷的注意力开始瞄向了西方流行音乐的纵深地带;2002年的时候,随着Belle & Sebastian被《NME》曝光在英国走红,国内也有了一批苏格兰低调民谣的追随者;这两年,对一些Indie Pop音乐人和专辑的介绍更是不断出现在一些国内门户网站的流行音乐频道内;甚而在不久前看到报纸上的一个推荐夏日音乐的专题里,居然也单独介绍了 Sarah和Labrador这两个重要的Indie Pop厂牌。

可以说,就在不知不觉间,Indie Pop借助发达的网络资讯,以它自然而迷人的身姿来到了我们身边,并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在今天,这个时代最in的爱乐青年,如果还没接触过 Indie Pop,似乎立刻就会被嗤之以鼻,视为落伍。这也没关系,喜欢什么音乐那是纯属个人的事情。不过经过上面的大致介绍,你感兴趣的话,可以继续往下去了解 Indie Pop。

关于Indie Pop,尽管它是独立音乐里的一个分支——独立流行乐,但在它里面又存在一些分支。也就是说,Indie Pop尽管加了“独立”做定义,但它和流行乐一样,也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它可以囊括一系列具有差异特证的有着独立流行气质的音乐,因此也就有一些更细分的名语相对应地来描述它们。我们将选择最为主要的几个分支来做介绍,要交待的是,音乐都是具有多变性和融合性的,所以关于音乐分类什么的,不必太死板地去认识,但是大致了解一下,对理解音乐还是有点帮助的。

Chamber Pop是指典雅、高贵、精致的一种流行乐,强调优美的旋律、精致的配乐、干净的录音。事实上,“Chamber Music”一词就是古典音乐中的“室内乐”,因而纯正的Chamber Pop经常用管弦乐来制造巴洛克音乐的感觉。

Chamber Pop是对90年代Grunge风潮的回应,在粗糙、暴戾的声响登上主流造反的同时,Chamber Pop在地下维护着音乐传统的审美情趣,它给出了Indie Pop关于精致和纯净的定义。

Dream Pop顾名思义,就是梦幻一般的流行乐,这是一种更讲求氛围的音乐类型,声响和旋律并重,经常会有如呼吸般的主音并配以飘忽的吉他或合成器所营造的氛围。

有趣的是,最为著名的Dream Pop乐队当属4AD公司的Cocteau Twins,但是Cocteau Twins却很少被定义为Indie Pop。大概是因为Cocteau Twins的音乐尽管缤纷迷离,但同时也纷繁嘈杂,不具备Indie Pop通常的简洁和清爽。

Twee Pop又被称为“Anorak Pop”和“Shambling”,可能是最不会被人误解的Indie Pop,它配器简单,受到了Punk三和弦的影响;旋律优美,情感表达直接;生活琐碎小事、甜蜜的青少年恋曲是他们最爱的话题,害羞纯真则是他们的一致的可爱相貌。Twee Pop的直率和天真是流行乐本质的体现。

在英国,Twee Pop的中心是Sarah厂牌和后来的Shinkansen厂牌;华盛顿的K厂牌则是Twee Pop在美国的重要基地。

C86应该是和Twee Pop放在一起来说的,因为Twee Pop的出现就是C86的原因。

1986年的《NME》杂志还没有现在这么浓厚的商业气息,也经常在杂志里推荐一些地下音乐人。当年《NME》在杂志里随刊赠送了一盘编号C-86的录音带,包括McCarthy、The Wedding Present、Primal Scream、The Pastels和the Bodines这些乐队简单直率的作品,在当时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

尽管这些乐队后来并没有取得很好的商业成绩,但是C-86所传达的音乐风格(被命名为Twee Pop)却影响了后来的一大批Indie Pop厂牌和乐队,为90年代以后Indie Pop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Indie Pop离不开那些在一开始默默无闻推动其发展的音乐厂牌。这些厂牌的分布也体现了Indie Pop的独立特征,除开英美,像瑞典、西班牙、法国等也是Indie Pop的重镇。时至今日,独立厂牌遍布世界,数量难以统计,就连我们亚洲,日本、韩国、台湾等地都出现了一些让人刮目相看的Indie Pop厂牌。

最早的英国传奇

在英国的布里斯托港出现过著名的Trip-hop三巨头,但这座海港对当代流行音乐的贡献远远不仅于此。

1987年,Clare Wadd和Matt Haynes选择了布里斯托港Clifton吊桥沿途的一个小地下室,成立了Sarah唱片公司。关于Sarah公司的运作理念,也许是某些社会学家感兴趣的话题,Sarah希望它的唱片发行到一百张时,会有一场全球性的社会主义革命。从这层意味上看,Sarah像是跛着腿奋力向前倾斜奔跑的堂吉科德,但这并不代表它所推广的音乐是激进咆哮的。Sarah构建了明确的Indie Pop风格:清新爽朗的吉他,简洁悦耳的旋律,矜持雅致的男女声唱腔,流畅干净的英式吉他编曲,部分小型管弦乐的应用以及梦幻般的和声。旗下著名乐队有: Heavenly、Blue Boy、Trembling Blue Stars、Harvey Williams、Fosca、The Field Mice等。

Sarah从1987年到1995年发行了100张低成本高水准的唱片,包括专辑,单曲,EP和合辑。它很好地给传统的大唱片公司上了一课:即使不烧钱也能做出优秀的流行乐。而且Sarah在唱片平面设计上追求的宁静唯美风格也堪于著名的4AD美学比肩。

1995年8月,Sarah公司发行了它最后一张专辑《Sarah 100》后宣布关闭。这张专辑集合了几乎所有Sarah旗下的知名乐队,既是Sarah音乐品味的精粹,亦是对90年代Indie Pop唯美传奇的见证。

下面这段话摘取自Sarah公司宣布解散时发表的声明:

本来就没什么海枯石烂的事情,乐队做完一首歌就解散,你听到一首完美曲子然后满意离开,你的恋人转身走进凌晨5点的雨中,今生今世永不相逢……习惯和拒绝改变,才永远是你做任何事情的最大障碍。

所以要在100张精美的唱片完成后终结这个唱片厂牌,它们刻画了流行音乐最绚烂的痕迹,不止在于那些彩色的vinyl 7吋唱片,低保真的十轨EP,或者任何的营销噱头。

Sarah只属于我们自己,它是我们想要创造出和毁灭掉的东西。我们永不旧话重提。

我们想在绚烂的色彩里燃烧,冲动,眩晕,痴狂;我们在崭新的地方亲吻人群,精致,敏感;我们敢于结束一切。

地中海的阳光

地中海的阳光与海风不光会带来Ibiza小岛上浪漫闲适的Chill Out,还有清新隽永的Siesta音乐。

1992年的6月,西班牙的马德里,两位青年Manuel Torresano和Mateo Guiscafré创办了Siesta唱片公司。仿佛承继着Sarah的音乐使命,这两位西班牙青年同样非常乐意为乐迷缔造完美和悦耳的流行曲。

在西班牙的Indie厂牌里,Siesta是最具有包融性的一个。以Sarah的独立风格为基础,Siesta注入了更多轻柔怀旧的风格来丰富自己的品牌内涵。在Siesta的出版目录当中,除了Sarah式的清新浪漫民谣之外,还有梦幻般Dream Pop、流畅的电子流行曲、发人深思的低调原声作品、如甜品般可爱的法语流行曲、旋律动听的Pop Jazz、乃至优美的电影配乐、带着浓郁南欧风情的Bossa Nova。也正因此,Siesta旗下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如英国、美国、西班牙、瑞典、法国和希腊等地的一大批独立乐队,包括夫妻组合Mus、马德里女子乐队Nosotrash、来自巴塞罗那的Zola、两个可爱女孩Niza、苏格兰格拉斯格六人乐队Camera Obscura等。

Siesta2004年推出的旅行系列三部曲唱片,由Bossanova大师Ramon Leal操刀制作,汇集Siesta旗下众多音乐人的共同参与,是领略Siesta包容、多样的Indie Pop全景的首选。

瑞典的清新声源

提起瑞典流行音乐,你会想到Ace Of Base,M2M,还有Lene Marlin。还有别的独特又好听的吗?对了,你或许还想到了Club 8,没错Club 8这支现在很著名的Indie Pop乐队就是属于Labrador厂牌旗下。

Labrador是在1998年,由一位行政工作人员Bengt Rahm组创建立的。最初这所微型唱片公司只发行过两张七吋合辑,当中包括了日后著名的Acid House King乐队的一首单曲。与此同时,Club 8也脱离了Siesta公司正在寻觅新东家,他们当然首选就在斯德哥尔摩的Labrador。很快,Club 8的第二张专辑在此发行。这个合作可算是Labrador的真正起步,因为Club 8的创作人Johan Angergard独具慧眼地为Labrador找来了不少新鲜血液,如Waltz For Debbie、Leslies、Lasse Lindh等。

而Labrador的最大特点在于,它不是一所自己去打造乐队的厂牌,它只是为乐队出版唱片,音乐的自主权完全交给音乐人自己。这也是它在几年间就崛起成为瑞典最重要的独立厂牌的重要原因。

现在的Labrador大概正处在一个鼎盛时期,旗下人才济济,既有早已成名的Club 8、Acid House King和Startlet,还有迅速上升的Edson、Douglas Heart和Aerospace。除了这些清新的瑞典之声,近年来的Labrador还在Twee-Pop风格以外,极力发掘新声音,如Acid Jazz加Funky节奏的跳舞组合Mondial,充满瑞典摇滚味的Tribeca,还有融合了流行朋克和后朋克的The Legends。种种迹象表明,Labrador的未来不可限量。

加州的三人行

Shelife的雏形早在1995年就出现了,当时Shelife的创始人都住在加利福尼亚南部的一个郊区。用他们的话说是在“某一个美好的春天”, Ed, Yuri和Laura三位年轻人聚在一起,他们开始讨论从他们自己喜欢的Indie Pop乐队中征集一部分作品合集出版。Ed希望能够每年都在名字叫做Shelife的厂牌下发行一张7寸唱片,而当时是他们只有Ed自己的一只乐队,所以他们必须需要向其他乐队征集作品,但是前提是无偿的。随后,他们在当时的一本叫做《Soft White Underbelly》的科幻杂志上公开征集作品,尽管广告打出去以后的响应还不错,但是专辑的准备工作却耗时漫长。这是因为Shelife当时没有E- MAIL,与世界各地乐队的联系只能靠邮局的信件,因而耽误了不少时间。

1996年6月末,他们收到了邮寄来的最后一首作品的母带,在7月完成了《Whirl-Wheels》的封面,到了8月份,整整过去了一年有半,首期 2000张编号为Shelife001的唱片终于制作完成。至此Shelife也开始了引领美国本土Indie-Pop的传奇故事。

1997年,Shelife从加利福尼亚南部搬到了纽约,开始着力于挖掘更多出色的乐队,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这还仅仅是晚间和周末的业余爱好。直到 1999年正式注册公司之后,Shelife才正式成为一家的唱片公司。在这之后,Shelife开始不断地扩张和完善自身,包括建立了一个平面工作室和一个声音工作室,并且也不断地被来自全世界的乐迷所知道。旗下音乐人的队伍也不断壮大起来,除了成员包括老板Ed和Laura的The Autocollant外,优美高雅的The Crooner,简单风趣的Sky Park还有Chamber Pop 风格的Majestic和C-86风格的The Frenchman都非常优秀。而现在大名鼎鼎的加州乐队Call And Response的首张EP也是在Shelife旗下得以推出。更为称道的是,Shelife还非常注重与其它国家的Indie Pop音乐的交流,它最早拿到了Labrador厂牌重要乐队Acid House King在美国的代理,这也证明了Shelife得到的承认和重视。

2001年底,Shelife的3位首脑又搬回加利福尼亚的旧金山。他们在官方网站上说“Shelife不希望能够在世界上到达到多么高的地位,我们只是试图给全世界的Indie Pop乐迷们创造更多的欢乐。

日本涩古系

1980年代末,受到英式吉他摇滚影响的一群日本年轻人,经常组队在涩谷一带的Live House表演,这种非主流音乐势力一直持续到今日,被称作日本涩谷系音乐。在这其中,诞生了一个著名的Indie Pop厂牌——Trattoria,而这就得说到小山田圭吾了。

80年代末的小山田圭吾组建了一支叫Flipper's Guitar的乐队,建立了第一代涩谷系之音,他将喜爱的英伦吉他融入日式风格,那种轻快中带着淡淡哀愁的乐风,使他们成为日本清新音乐的头号乐队。然后,小山田圭吾就组建了Trattoria音乐公司。

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独立厂牌一样,Trattoria出版的音乐直接体现了创办人的喜好,都是轻快的Indie Pop曲风,并且带有明显的复古色彩。而小山田本人则对波谱艺术很感兴趣,有一段时期,Trattoria所有唱片的封面几乎都是旧美式海报的风格,这也成了Trattoria唱片的一大特色。

Trattoria旗下重要的音乐人包括:小山田歌声甜美的前女友KahimiKarie,现在已经解散的吉他乐队Brige,有冲浪摇滚风格的Venuspeter等

Trattoria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依靠了海外市场的支持,它在日本本土的商业并不成功。其官方网站从去年9月起便一直没有更新,作品编号还只列到130号,而实际上唱片已经发行到了160多号,这不由得让人猜测Trattoria是否遇到了一些麻烦。

宝岛也有地下

台湾发达的电视娱乐业并没有完全扼制独立音乐的发展,小白兔橘子就是宝岛知名的Indie Pop厂牌。它的前身是一个经营海外独立流行音乐唱片代理和二手CD交易的门市,至2002年4月开始自己制作发行唱片,包括薄荷叶、坏女儿和 Nipples、MurMur、Emily的专辑。

在代理发行这一块,小白兔橘子不以市场的接受度为唯一考量,进口多种类型的音乐唱片,以Indie Pop为主,也包括电子、民谣和各类摇滚。在音乐制作方面,小白兔橘子不管是唱片风格、唱片封面、录音方式还是挑选制作人,都是百分之百尊重乐队本身,也不会像主流唱片公司那样对艺人进行形象塑造。

作为独立厂牌,小白兔橘子根本没有太大的资金可以投入,所以在宣传方面比主流唱片公司要薄弱许多。小白兔的宣传理念是只要不用钱的宣传方式都做,当旗下音乐人发行唱片时,会寄新闻稿给媒体、会利用网络传播,包括自己的官方网站,以及一份自创的平面刊物《小白兔音乐通讯》。同时,小白兔橘子每年还会举办免费的“小白兔夏夏叫”活动来进行推广。

也许在港台这种商业音乐异常发达而本土空间狭小的地方推广独立音乐会更加艰难,这从小白兔的创办人叶宛青接受采访时的一段话就可感受到——“小白兔是乐队时代的先驱,它会一步步把这种音乐带到整个市场,努力撑住,希望大家保持健康的心态接触,让乐队成为台湾音乐很重要的一部分。”

限于篇幅,Indie Pop厂牌的介绍只好胡乱择其一二,对其它很多重要的厂牌,比如原Sarah创办者创立的Shinkansen,西班牙三大独立厂牌的另两位: Elefant和Acuarela,法国的Tricatel和Chick,德国的More,香港黄耀明的人山人海,甚至包括北京的摩登天空等,就只好抱以遗珠之撼了。而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优秀音乐厂牌还有待于有心的耳朵和清醒的大脑去慢慢发现。

面对海量的Indie Pop乐队群体,选择哪一些出来做介绍是件颇费思量的事情。结合国内的资讯现状,我们还是介绍一些比较有知名度的国外乐队,还有一些离我们比较近的华语音乐人吧。

Belle & Sebasitian

Belle & Sebastian的组建是一个简单又不简单的故事。90年代初,Stuart Murdoch这位苏格兰青年栖居在伦敦的一所教堂里做零工。有近三年的时间,他一直独自在街头唱自己昨夜刚谱就的歌曲。直到1996年的某一天,偶然路过的David和他搭讪,他才随着去了这个落魄的贝斯手那破旧的四轨录音棚里录制Demo,又是过期报纸里的一条分类广告无意中透露了有个便宜的二流唱片监制可灌录黑胶唱片,于是又花了5天时间,从Stuart大堆的旧歌里临时挑出了7首,首张专辑《Tiger Milk》就这样面世了。而70年代风行法国的一部关于男孩Sebastian和小狗Belle的儿童系列剧《Belle & Sebastian》也被用来做了乐队名。但谁也不会想到这张仅制作了1000张的首张专辑后来曾在二手市场里飙到700英磅一张,直到几年前由 Matador公司重作CD发行。

但是这样不起眼的小乐队,很快也获得了A&R这样的大公司的关注,可是Stuart对与A&R的唱片合约不屑一顾,因为他明白大公司里的诸多限制只能让他停滞不前。后来,乐队成员逐渐发展到了有7个之多,乐队的音乐构架丰满起来,民谣的风格也日臻完美。但是在Belle & Sebastian清爽的民谣音乐之下,歌唱的内容有时却会是暴力凶杀,这样的反差倒形成了乐队的一种特色。

2001年,Belle & Sebastian得到了《NME》杂志的推荐,同年又被电台选为了全英最佳新人,他们特立独行得风格和出色的音乐引来了大批媒体的采访邀请。然而 Stuart丝毫不为之所动,他的态度是看淡这一切与音乐无关的东西,“我不想过多的谈论我自己,我的唱片已经说明了一切。”近些年,Belle & Sebastian成为了Indie Pop乐队中名声最大的那一类,就在前不久,他们还被乐迷票选为苏格兰的最佳乐队。

专辑:《Tigermilk》 1996

《The Boy With Arab Strap》 1998

《If You’re Feeling Sinister》 1999

《Fold Your Hands Child, You Walk Like a Peasant》 2000

《Storytelling》 2002

《Dear Catastrophe Waitress》 2003

《Push Barman To Open Old Wounds》 2005

Acid House Kings

Acid House Kings也许是瑞典的第一支Indie Pop乐队,它的成长轨迹又浓缩了瑞典Indie Pop的发展版图。

1991年,三个年轻人:Joakim Qdlund(同时也是Poprace和Starlet乐队的成员)Nikas Angergard(来自Red Sleeping Beauty乐队)以及Johan Angergard(曾经是Club8和Poprace的成员)组成了Acid House Kings。从这个成员背景复杂的阵容就可以看出,Acid House Kings自成立起就与瑞典庞大的Indie Pop系统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可是他们的首支单曲《Play Pop》是跑到德国著名独立厂牌Marsh-marigold旗下发行的。从1992年开始,Acid House Kings开始了他们第一个10年发展计划,其间他们发行了三张专辑,确立了简单易上口的吉他风格,并逐渐获得了国际声誉。

2001年,Acid House Kings为了创作出更好的音乐作品,建立了他们自己的工作室Summer Sound Studios——夏日之声,不正代表着乐队诉说年轻心事,不掩羞涩的清新创作吗?可惜的是,Joakim无法在工作室进行工作,理由居然是他住的地方离工作室太远了。2002年,原本做客串女歌手的Julia,正式成为了乐队的女主唱。但是Julia却成为了乐队的一员,这位女孩淡如呼吸的歌声也成为了 Acid House Kings青春永驻的要素。这一年,也是乐队的创作高峰,他们在Labrador厂牌下发行的《Mondays Are Like Tuesdays And Tuesdays Are Like Wednesdays》是乐队制作最精良,销售也最好的一张专辑。

专辑:《Pop, Look & Listen》 1992

《Monaco G.P.》 1996

《Advantage Acid House Kings》 1998

《Mondays Are Like Tuesdays And Tuesdays Are Like Wednesdays》 2002

《Sing Along With Acid House Kings s》 2005

Club 8

Club 8也许是除Belle & Sebastian之外,在国内知名度最高的一支Indie Pop乐队了。这支瑞典乐队的一曲《Love In December》为他们招徕了不少国内乐迷。

《Love In December》其实适合在夏天听,道理就如天热饮冰这么简单。它有最简单的好听公式:清新的女声加飘忽的合成旋律,但音乐又不是这么简单,有点 Trip-Hop的阴冷,又有更多法式电子的温情。2001年的Club 8正受Portishead和Air的影响很深,不过对于天性快乐的瑞典人来说,温情也许是下意识的喜好。

故事还是回到1995年的夏天,Johan和Karolina刚刚20岁出头,他们偶遇于酒吧,聊到的音乐彼此都喜欢。便交了朋友,然后整天一起关在房间里惯录歌曲。有点儿像杨过小龙女古墓习武,顺理成章男女热恋了,那么组个乐队吧,刚好Karolina当时穿的T恤上印了个“Club 8”字样。于是他们以Club 8做乐队名,与西班牙的Siesta厂牌签约开始发行唱片。事实上,Club 8这对组合有过一段封闭的经历。他们是成立三年多,专辑都出了两张后才开始公开演出的。要知道,开始的两张专辑可都带着点轻快的电子舞曲风格,一点也不自闭。

再后来,Johan和Karolina不是恋人了,他们也早已回到了瑞典签约Labrador,依旧继续着Club 8的音乐。经过2002年整个秋天,他们把自己关进著名的Summer Sound Studios多日,在2003年初推出了第四张专辑《Strangely beautiful》之后,Club 8减缓了创作速度,开始了世界巡演,还在2004年底到过了北京。

专辑:《Nouvelle》 1996

《The Friend I Once Had》 1998

《Club 8》 2001

《Spring Came, Rain Fell》 2002

《Strangely Beautiful》 2003

冰岛的流行音乐除了古灵精怪的Björk,现在还应该记住舒适安逸的Múm。这支来自那个冰冷异岛国家最北部的乐队由两个男孩和一对受过专业古典音乐训练的孪生姐妹组成。如果你手头上有一张Belle & Sebastian的《Fold Your Hands Child, You Walk Like a Peasant》,那你对这对姐妹就不应该陌生,因为她们就是唱片封面上的那两个女孩。

最开始,是学校里的两个男孩在一起玩电子乐。学校里上演一处戏剧,男孩找到孪生姐妹请她们加入——Múm便这样组成了。Múm起初只是做了些配乐配诗的小品剧,后来开始做一些更加实验性的音乐。从2000年开始,他们陆续推出张专辑,其中以2002年在独立厂牌FatCat旗下出版的《Finally We Are No One》最为人所称道。而这一系列作品充满天真自得的可爱气息,音乐也随心所欲,孪生姐妹带点神经质感的脆生生的唱腔也颇为吸引人。

可是在2003年底的冬天,Múm跑进一个四面环海的灯塔中进行创作,孤寂的环境令他们的第4张专辑《Summer Make Good》多出了分黑暗色彩。这似乎预示着Múm也有从Indie Pop路线转到实验音乐的可能。不过国内歌迷最熟悉Múm的应该就是《Finally We Are No One》这首歌——手风琴、口风琴、钟琴、电子合成器、吉他、贝司、大提琴,还有大量的程序编排的哔哔声、拍打声、敲击声,令这首简单的歌曲显得那么丰富迷人,而这首歌的歌词也很出彩,一个意味莫名的故事,启示着生命中的种种莫测际遇:

他牵着我?

Fun.是一支来自美国纽约的独立流行乐队,现任乐队成员有键盘手Andrew Dost,吉他手Jack Antonoff和乐队主唱Nate Ruess三人。其首张专辑《Aim and Ignite》于2009年8月25日发行,第二张录音室专辑《Some Nights》发行于2012年2月21日。

听Fun.的音乐,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个影子,就是英国的经典摇滚乐队Queen。主唱Nate Ruess的声线,虽然不如Freddie Mercury那么更具张力、爆发力和戏剧感染力,但在音色上,确实也有许多相似之处。而实际上,Fun.的大热之作《We Are Young》,在创作和制作上,也有着和Queen经典作品《Bohemian Rhapsode》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后者运用了与歌剧的结合,而《We Are Young》则同样融合了舞台剧、嘻哈音乐和电子音乐等元素,从而显得结构丰富、层次立体。尤其是副歌部分的韵腔和传唱程度,更是和《We Will Rock You》或者《We Are the Champions》有些神似之处。

事实上,在这个讲究大杂烩乱炖的时代,Fun.远不是这种戏剧化曲风的首创人。提到这个时代摇滚音乐的戏剧化,实际上更要提一下2001年组建的Scissor Sisters。这支乐队不仅彻底复兴了60年代的摇滚精神,以迷幻摇滚、放克摇滚、迪斯可元素作为创作的核心,甚至还常常配上中性化的唱腔,以及女性的打扮,从而营造出一种舞台剧般的效果。Fun.虽然在造型上玩得不像Scissor Sisters那么疯,但对于音乐元素的融合,以及作品戏剧化的张力营造,却同样都有。当然,就像All Music网站所说的,Fun.的作品“不仅取材与现实生活,而且在戏谑的表现方式之下,依然有着正能量的积极意义”。这对于这个独立音乐时代来讲,更有着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

专辑:

《Aim and Ignite》2009

《Some Nights》2012

《iTunes Session》2012

Tamas Wells

Belle & Sebastian

Ben Kweller

Blur

The Cardigans

Catatonia

Club 8

the Decemberists

Geneva

Heidi Berry

Jale

JJ72

Ladytron

Looper

Mojave 3

Super Furry Animals

Fun.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