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漫画公司

Image漫画公司是美国漫画公司,该公司出版过《行尸走肉》《再生侠》《魔女之刃》,旗下有很多由作者自行设立的工作室(每家工作室都有一个独立的共享宇宙漫画)。

每个人看事情的立场不同, 所说的经过也不尽相同. 从一开始Rob Liefeld组织大家成立Image,到后来大家又联合起来把他踢出Image. 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看到这一点. 正像前Image的CEO, Larry Marder说的:"这像是盲人摸象,每个人对发生的事都有自己的评判.尽管有时观点也有相似之处. 但总之,我们做事都很情绪化..."

故事里包含了各方面的观点,读者可以自己品评. Image既不是一个很好的公司典范也不是一个分崩离析将要垮台的公司(至少现在还不是). 它只是像千百万其它公司一样存在着管理层不团结的弊病. 第一部分主要是讲述Image是怎样成为今天的公司。

Image漫画公司的故事完全可以拍成电影: 一群对漫画充满激情的年青艺人,怀着对事业的理想联合在一起· 艰苦的努力使他们成为这个领域矫矫者·但成功也让他们变得骄傲自负,自私腐败和相互猜嫉· 完全和他们当初创业时的理想背道而驰。

要问Image现在是什么样的公司,它对漫画工业意味着什么.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是Terry Stewart.他是当时Marvel Comics的总裁. 1991年11月的一个晚上,Stewart还在办公室里加班. 办公桌上摆的是他平时最喜爱的Marvel人物的手动玩具—-绿巨人. 当他台起头的时候,发现几乎公司所有的Top艺术家都进到他的办公室里来了. 当时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预感到情况并不简单. 当时在场的艺术家有Rob Liefeld(X-Force), Jim Lee(X-Men), Todd McFarlane(Spider-Man), 还有 McFarlane的妻子Wanda. 据说她坐在一边,还抱着他们刚足月的baby,名叫Cyan. 现在看来这场办公室会议是对近代漫画工业最有影响的会议了. (McFarlane 回忆时说,当时还有后来加入Image 的合伙人Erik Larsen 和Marc Silvestri在场, 但Larsen说自己和Silvestri都没在.)

Marvel的主编Tom Defalco看到突然一下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觉得有问题.就找理由来到Stweart的办公室附近,当时办公室里正在对峙. 后来据Liefeld说:"Tom Defalco是个好人,我刚来时他对我帮助很多. 但是那天他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 我们开门时,他差点儿跌了进来. 这事儿我一点儿也不夸张."

Stewart于是就邀请DeFalco一起来讨论,可能当时他觉得自己有点人单力孤,需要点儿支持. 讨论中,艺术家们下了最后通牒: 除非Marvel让他们有权控制自己的工作,即拥有自己创作人物的版权.否则他们就集体辞职. 两位高层对员工平时的牢骚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但这此看来不一样了. 或许是因为他们提的要求十分明确而坚定, 或许是他们这次联合在了一起.

这次集会是McFarlane组织的,他预见到了大家在一起行动的重要性. 他事先已经花了几个星期劝说Liefeld, Lee和Larsen联合起来离开Marvel开创自己的事业. McFarlane回忆说:"我告诉他们,'我们需要组织起来. 如果有必要,我可以离开. 但我会继续介入直到我们的目标实现.' 我们一个一个走不如一起辞职, 这对他们的印象会更大."

McFarlane打算要对大的出版公司发出一个信号. 世界在变化,艺术家不愿意再被人摆布了. "不只是Marvel,"McFarlane说. "我们后来很快也和DC交涉过."

尽管McFarlane能把大家动员起来争取自己的利益, 但真到了Stewart的办公室门口时大家还是有些分歧. Liefeld尽管也准备另起炉灶,但他对这次讨论的态度不像McFarlane一样坚决.”我只是想听随大多数人的意见,” Liefeld说,”当那天讨论结束时,我还以为我可以边在Marvel创作X-Force,边在 Image创作Youngblood.”

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正是McFarlane力图避免的. “他们还以为可以白天在Marvel, 晚上在Image做.我就对他们说, '你们这样根本坚持不了一个月的时间. 你们需要破釜沉舟.', 出版自己的漫画.” 问题在于他们担心如果停止创作一段时间,哪怕是10秒钟,读者也会忘记他们的名字. 我知道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在我停止创作Amazing Spider-Man一段时间后,我又回来做Spider-Man. 结果销量反倒更好.”

这场对峙表面上是Marvel的艺术家们想更多的争取自己的权利. 在往深处说,是他们在对大漫画出版商们进行的公开挑战. Liefeld说他们和Marvel谈判要的条件太高, Stewart肯定不会接受.”我们提出 '我们可以通过你们来运行Image, 但我们要75%的利润. 否则我们就辞职.' 要知道,Marvel 从来就没给过艺术家这么优惠的条件.”我对他们根本没抱希望. 我的办公用品已经收拾好了,准备随时走人.

对于最后通牒, Stewart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 当时Marvel有一个创作人自己拥有选题的产品. 这就是Archie Goodwin 办的Epic Comics. 当时运转的不好没有多少销量. Stewart想让McFarlane, Liefeld 和Lee来主管它,告诉他们可以出自己的作品. 但艺术家们觉得他的方案几乎可笑. Liefeld说 "我记得当Terry说 '我们可以让你们负责Epic.'时, 我们的反应好像是说 '你是不是刚吸过毒? 我们根本不会碰Epic的. 那本杂志无药可救了!' ”

Stewart保持着Marvel官方的口气. 他说Marvel的牌子比任何一个艺术天才的作品都重要. 他试着用奴隶交易做比喻地说"总是要有人动手摘棉花的." McFarlane从那天起就称Marvel 和DC为南方种植园的奴隶主了.

据McFarlane讲,他们的会没开多久. 但Liefeld根本就对会仪没有信心. 以至于他中途就找借口离开了. "Rob先撤了," McFarlane说 "这也许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会议了,他却提前离开了."

Liefeld否认他提前离开了会场.但他承认对会谈的结果没有抱什么希望. 所以就没对谈判的条件过多的留心. 尽管McFarlane出了很多力. 但很多人认为,是Liefeld对这次艺术家们的反叛起了主要推动作用. 如果没有Liefeld他们也就不会进Stewart办公室里谈判. 据现在Image 的出版商Jim Valentino说, "Rob是Image中流砥柱. 这是无需质疑的. 他应该得到这种称号."

Larsen回忆说:"每个人可能都认为自己是Image的灵魂人物, 但对Image来说Rob比我们的贡献的更多.”

1991年时Liefeld只有21岁. 他留着短发, 看起来还像个大男孩. 平时对商务很少关心的他, 很难让人们联想到他会成为这群艺术家的领军人物. Liefeld说"总得有人出来挑头, 之所以能让我出面是因为我年轻, 天不怕,地不怕. 而且我没有后顾之忧."

Liefeld的目的并不一定是为创作人争取权利. 他后来解释,他想离开Marvel并不是对公司失望,主要是他害怕有一天他的画不流行了,也会被公司裁掉. “我当时真的感觉到我们在Marvel的好景不长了.”他说. “我们对整个公司来说,名气已经变得太大了. Marvel不希望个人名气超过公司的. 我和Todd, Jim的漫画都有上百万的销量. 我们正在逐步扩大自己的名气. Marvel试图摆脱我们, 在别人的漫画上重塑我们的成功. Cage#1的出版就是一个例子. 他们好像要告诉我们'是公司漫画的选题风格流行, 而不是艺术家的功劳.' 但实际上, Spider-Man的成功是Todd有Amazing Spider-Man的成功经验, X-Men能成功也是因为Jim Lee的名气太大. 我们还没说要走, 他们已经在找人替换我们了.”

Valentino记得在1991年和1992年时,Liefeld曾多次向他表达过类似的想法. Valentino是漫画Normalman的创作者, 他从黑白漫画复兴时代就一直从事独立出版了. Liefeld经常向他请教专业经验. “当时Liefeld正在做New Mutants,” Valentino说, “他总是能找到借口来我家. 记得有一天,他突然问我和我妻子怎么做独立出版人. 我们基本跟他讲了一下.”

Liefeld在决定离开Marvel后做的第一步就是做好下一步的铺垫. 他找到了Malibu Comics 的Dave Olbrich. 当时Malibu Comics还是独立出版公司. 他问Olbrich是否愿意出版一部他自己创作的黑白漫画. Olbrich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然后他问是否也可以出版Valentino和Larsen的作品, Olbrich也同意了. 这样基本上印制和出版的前期工作已经打好了. 他们还讲好在Image第一年里,由Malibu来出版发行他们的漫画.

在Liefeld创作完成, 按计划出版他的第一部独立作品X-Tremists时, 他在Comics Buyer's Guide上做了一个关于这本漫画的广告. 很快他就接到了Marvel编辑Bob Harras的电话. Harras 说他们不会坐视让他随意使用Marvel的X标题做漫画. 并提醒Liefeld说他的位子并不是没人替代的.

虽然和Malibu的合同告吹了,但Liefeld从事独立出版的决心丝毫未变. 他开始设计Image的标记‘i’.

McFarlane此时已经停止了漫画创作. Liefeld称之为一年的停薪留职, Valentino称之为提前退休. “Todd当时正有Baby出生. 他需要和孩子,妻子在一起,” Valentino说 “当时他还创作了一套曲棍球的概念设定.”

据McFarlane说他从未想过放弃漫画事业,他只是在等待时机的成熟. 如果Valentino说Image的成立是他们在家里商议的结果. McFarlane 说创建新公司的概念是1991年他和Liefeld的一系列电话中勾画的轮廓.

“成立Image的主意是Rob和我的通话中定下来的.” McFarlane说 “我们在电话上花了很多时间,当时他还在Marvel. 说要做一些大事. 最开始Image只有我和Rob. 后来我们叫上了Eric. 然后别人才陆续加入了进来.”

Spider-Man #16 是McFarlane在Marvel的最后一部作品, 其中有X-Force的内容. 于是他和Liefeld合作过. 但下班后他也合作讨论办公司的事情. “孩子出生第四天我就不工作了,” McFarlane说 “本来应该在孩子出生前完工的. 但孩子提前出生了.”

如果说Liefeld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McFarlane就是识途老马不惧险. 他说话有浓重的纽约音, 大家谈到他时, 都忍不住要模仿他说话的腔调. McFarlane说自己是Image的军方代表. 他说 "人们都说 'Tod有名气也有脾气.' 我进Marvel的第一天就有军队作风. 我也是从别人的访谈中了解到公司职员对Marvel的不满. 我想‘他们如果能搞掉 Jack Kirby, 他们就能搞掉任何一个人’ (注:他是指70年代Jack Kirby和Stan Lee意见分歧,后来他离开Marvel到DC去了.) 我总是说'我们要成立工会'. 我要向他们宣战. 我们7个人算什么. 象我们这样的7000个也有了. 当时我的待遇在全美国也是最好的了. 但给种植园的奴隶主干活, 给我十亿我也不愿意.”

Liefeld 对 McFarlane的“Rob和Todd创建公司”的说法不屑一顾. “纯粹瞎编,”他说. “Todd四年前就精通商业上的相互欺诈了. 从此他就没说过一句实话. 当时他要放弃漫画. 他已经厌倦透了, 他开始设计曲棍球的概念设定去了. Todd的真正有热情的是体育, 不是漫画.”但毫无疑问的是McFarlane曾经号召大家成立工会. 当Liefeld把Image想法和他一说,他很快就成了他们的一员.

即使在十几年后, 当Liefeld谈起McFarlane, Larsen和Valentino这样的成名艺术家愿意跟他反叛Marvel时,他都激动不已. “他们当时都结婚了. Jim还有好几个孩子. Todd有一个孩子. 换了是我,如果一个年青人上来对我说 '让我们发动一场革命吧,' 我也许会说, '歇菜吧!' 我当时才21岁,想要是真不行,还可以再回到Marvel干.”

在McFarlane, Liefeld和Larsen三人打定主意后, McFarlane决定叫上Jim Lee,他是Marvel剩下的唯一一个著名艺术家了. McFarlane和Liefeld一起来到纽约找到Lee. Larsen是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的”Todd 找到了Jim Lee,当时Marc Silvestri也在场. 结果就连他一起拉了过来. 如果当时 Mark Bagley也在的话,他肯定也是Image今天的合伙人之一了.”

Valentino回忆自己是最后加入他们的. “Rob后来终于说服了Todd. Erik也同意加入他们. 但我还是很犹豫. 我有5个孩子,而且我的漫画没有他们出名.” 他是指他为Marvel做的Guardians of Galaxy 出版后, 销量的确一般.

如果说Valentino不加入他们, 可能也有部分是因为McFarlane的反对意见. Liefeld说, McFarlane反对Valentino的加入. “为了让Valentino也加入Image, 我可费了不少劲儿,” Liefeld说 “Todd总是说 ‘我们都是当今最好的艺术家了, Valentino和我们在一起有些不相衬.’看这种觉悟, 他还说要建工会. 其实我认为, 别人看到Jim Valentino有老婆和5个孩子都毫不犹豫地加入我们了, 他们也会减少些顾虑.”

其实他们还有一个Partner 就是Whilce Portacio. 他本应该是建立Image的七长老之一. 但他很快就退出了, 就好像是当年甲壳虫乐队的第五各成员一样. 主要是因为个人问题. 当时他的一个家人去世了, 对他打击比较大. 在Image成立的第一年里, 他很少参加他们的工作, 后来在1993年,大家开始决定掏钱注册公司的时候, Portacio就被除名了.

有些合伙人到最后一分钟还遮遮掩掩的不敢路面. Image发行第一版时, 没有提到Lee 和Silvestri. 只是说“还有其他漫画名家”. 后来, 大家有了基本共识, 剩下事情就发展得很快了. 1992年2月, 大家(除了Portacio,他当时在菲律宾)聚在Silvestri的家, 这就是他们为宣布Image Comics成立而举行的发布会. Valentino记得那天忙得应接不暇. 在记者招待会之前,合伙人聚在了一起开了个小会. 在记者招待会之后, 他们又开了个私人会仪, 而且会议一直开到次日凌晨3点. 这也是Image的第一个会议了, 主要是讨论公司的今后发展的问题.

Valentino回忆这场会仪时说,我们的观点有很多分歧, 但所有人都同意两个基本点: Image不会拥有创作人的著作权, Image不会在内容和经济上干涉任何一位创作人的工作. 即使今天,所有的合伙人仍然认为Image的宗旨是自由, 而不是为了赚钱. Valentino说, 公司是一个相互合作的关系, 每个合伙人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也是他们离开Marvel的主要原因. “具体到每个该如何做, 我们的观点就各不相同了,”他说, “但我们有一点是一致认可的: Image不会拥有漫画人物形象权. 除了公司标记‘i’以外,不拥有其他知识产权.”

他们这些做法和Marvel的大相径庭. 艺术家被Marvel雇来创作, 对漫画人物的形象艺术家们却无权使用. McFarlane说, Marvel的管理层太小气了, 就连一件印蜘蛛侠的T-shirt也不屑于送给他. 当被问到为什么离开Marvel时, McFarlane首先抱怨的就是: “他们太cheap了, 连一件T-shirt都不给我. 只是我的东西好卖而已, 他们根本不会花钱来宣传我的作品. 还有Marvel和DC都是通过编辑会议来决定漫画故事的发展反向. 他们从来就不请我们做漫画的参加会议! 我的感受是没法用语言形容的.”

随着Marvel留住自己顶尖艺术家的努力失败,他们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发生了:自己的畅销漫画创作者和自己的畅销漫画人物之间展开了一场商业竞争. 漫画界里没有几个人不想知道谁将是最后的胜利者. 当Image的几个合伙人宣布他们成立了新公司,并且要出版新的漫画题材时,这个消息震动了整个漫画界乃至整个美国. 著名经济杂志Barron’s为此出了一篇特别报道. CNN也把摄像机对准了他们的新公司. “每个人都预期我们会有大动作,” Marder回忆道. “人们十分兴奋, 就像看到了即将上天的宇航员那样.”

公众对Image的反映远远超过了任何人的预期. 当时不管是艺术家还是公众对未来都充满了期望. 当然, 期望越高越难实现.

七个当今漫画界顶尖高手(Rob Liefeld, Todd McFarlane, Jim Lee, Marc Silvestri, Erik Larsen, Jim Valentino 和 Whilce Portacio) 吻别了Marvel的老板 Terry Stewart, 成立了自己的漫画帝国: Image Comics. 当时,包括Stewart和Liefeld在内,没有人能预料到他们之间关系的破裂是永恒地,无法修复地.

Liefeld开始时希望可以继续画他的Marvel系列X-Force, 同时再创作他的Image人物. Marvel的观点是不管艺术家是否受欢迎,他们需要Marvel的程度要远大于Marvel需要他们的程度. 这群背叛者很快会爬回Stewart的办公室来哀求一份工作.

其实这群‘背叛者’们也有同样想法. 就连McFarlane,曾经标榜自己是改革家,工会的领袖,也打算如果Image失败了,他会厚着脸皮到Marvel再找份工作. 他们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近年来很多独立出版商也在挑战这两大出版社.结果都输的很惨. Larry Marder是Image1993年到1999年的执行官, 他说, “漫画直销系统在只有75种漫画时,十分有效. 但是在90年代初,有太多漫画出现. 曾经出现过像Pacific和First那样模仿Marvel作品的很成功的出版商. 但现在再这样就不行了.”

实际正象Marder分析的,大出版商已经使市场处于饱和状态. Marvel的很多漫画已经超过了读者购买力,即便是他们的铁杆儿漫画迷也不可能买全他们的每本漫画.对于知名度低的小出版社,问题就更加明显了.

Marder在1991年时是Moondog漫画直销连锁店的市场部经理. 他记得顾客的购买规律开始变化. “象一些没脑子的漫画,如Captain America的销售出现剧烈波动. 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每个出版商的漫画都充斥市场. 对读者来说, 有太多的选择. 于是很多人开始像换电视频道一样购买不同的漫画. 这样一来, 忠实某一个出版商的漫画迷逐渐消失了.”

随着品牌概念的减弱, 有自己独立风格的艺术家作品开始受到重视. Marvel的那些生力军Liefeld, McFarlane 和 Lee 开始轮番的打破销售记录. Liefeld 说“New Mutants当时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Bob Harras(Marvel编辑)找到我, 让我 ‘想加什么内容就加什么,’我觉得是我把它救活了.”

如果从销售记录的最低到最高叫“救活了”的话, Liefeld还是有一点儿谦虚了. 那他到底是怎么做的呢? 别忘了, 他从17岁才开始进入漫画界. 到那时还不到4年,还应算是新手. 首先他做的是, 把New Mutants 变成了X-Force一样的人物. 把他从一个儿童人物转变为象赌命侠和Cable一样的‘坏人’. 然后,也许这是最主要的, 他加了很多武器和配件. 传统的超级英雄是穿着短裤跳来跳去的, 他们依*智慧取胜,有天生的能力. Liefeld笔下的英雄们很可能是在危机时刻,掏出激光枪来杀出重围的.当时流行的玩具只局限于漫画人物. 但这些配件的出现,让Marvel的X-Men系列玩具直接改版成X-Force的人物.

McFarlane把Spider-Man的形象做的太棒了. 尽管有编辑的强烈抗议, 他还是我行我素,完全改变了Marvel的传统版面设计. Liefeld说, “在Marvel时,我们利用版面的水平是史无前例的.” 据他说,艺术家们彼此之间争着拿出最高水平来超过对方. 虽然还在Marvel, 但他们的作品已经开始有了Image的风格.

Image Comics 的名字突出了他的作品重点在于画面. 这些作品是艺术家的灵感,天赋和辛苦劳动的结果. 公司的成功也源于它在人们头脑中勾络的 “画”, 对于读者它是高质量的图片和新颖的表现手法. 对于艺术家它是团结合作,共同奋斗. 这幅画是企业的精髓,有时要比金钱更重要. 但象很多美丽的东西一样, 这幅画的美丽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90年代末, 团结一致的Image艺术家们开始打起官司来了.

曾几何时, Rob Liefeld, Todd McFarlane, Jim Lee, Jim Valentino, Erik Larsen 和 Marc Silvestri把传统艺术家的自命不凡放在一边, 结成联盟. McFarlane竭力说服大家只有大家一起离开Marvel才是唯一能改变漫画界的现状. 当Liefeld, McFarlane和Lee一起走进Marvel 总裁Terry Stewart的办公室中倾诉他们对公司的不满时, 他们是多么的团结. 虽然他们当时并不单纯要拯救漫画工业, 但他们起码希望自己给别的艺术家树立了一个榜样. 并成立了一个顶尖艺术家的理想公司.

问题在于: 这群艺术家一直是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他们的相互竞争意识太强了. 尽管他们有共同的利益和私人友情, 这群超级艺术家相互之间不能信任, 而且也嫉妒对方. 就像同时出名的影星一样. Liefeld 和Todd McFarlane就像章子怡和巩俐, 就差把对方暴打一顿了.

“他们是同一时间出名的,都是在87到88年间.”Larry Marder说, “他们之间的敌对态度其实早在88年就有了. 他们都是朋友, 也是对手, 象篮球对一样. Marvel的编辑们有时故意把他们组织在一起相互竞争, 这也是Marvel激励员工的传统做法. 这些人在Marvel就整天打架.”

Liefeld说 “当时竞争很激烈. 都说 ‘我的Spider-Man比你画好.’或 ‘我要比你下功夫’之类的话.”

当McFarlane劝说Lee 加入Image 时, Silvestri 正在 Lee一起去拍卖会. 可见他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 据Larsen说, Silvestri的运气很好, 只是因为当时他和Lee在一起, 才把他也拉过来的. 他并不是个一流画家. 当时把他从X-Men的创作组中调走, 是为了能让另一个超级画家来接替他, 这个画家就是Jim Lee.

Liefeld不顾及McFarlane的反对把 Jim Valentino代到Image. McFarlane就说Valentino和他们不是一个档次的艺术家. Valentino描述Image合伙人之间的关系是 “很复杂”而且 “分歧很多”

在1993年Image从Malibu的名下出来,独立出版发行漫画. 公司的合伙人一年要聚在一起三四次来商讨公司的发展事宜,而且会一开便是一整天或一整夜. 据Valentino讲, 他们在会上就当面相互争论起来. 具体他没有透露是因为什么, 但他承认其中之一是关于同一漫画多个封面的促销计划.令人奇怪的是McFarlane既然是这个主意持反对意见. 他原先在Marvel做Spider-Man#1的时候, 正是这项计划应用最成功的例子之一. “Todd讨厌多个封面的想法, 他到现在还是这种观点,” Valentino说, “有些人喜欢, 有些人不喜欢.我们争论的很激烈.”

Valentino说, “合伙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的审美观点是一致的. 其他的太不一样了. Erik和我不喜欢Rob 和 Todd 做电视和电影的方式. 我坚决反对Marc Silvestri认为是好的漫画.这种事情没有对错, 只是意见不同而已. 有些人甚至反对把Image的标记 ‘i’放到所有漫画的封面上.”

《再生侠》

《野蛮龙》

《魔女之刃》

《无敌少侠》

《风掣雷行》

《机体战队》

《黑暗领域》

《守夜死神》

《四目暴龙》

《食灵妙探》

《深谷》

《时空旅人》

《枯竭》

《巫医》

《啮指人》

《不羁灵途》

《谍援别动队》

《蔓延》

《精灵鼠女王》

《爪与牙》

《虚境实心》

《天赐之权》

《复生者》

《碳灰》

《意乱情迷》

《贼中大盗》

《牵牛花》

《机偶情缘》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