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加·爱伦·坡

艾德加·爱伦·坡是一名美国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阿瑟·戈登·皮姆的故事》。

艾德加·爱伦·坡生平简介

一八零九年一月十九日出生于美国波士顿,父母为江湖艺人,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他在家排行老二。父亲是一个行为放纵的家伙,在坡出生不久后即离家出走,竟不知去向。其后由母亲带领着三个孩子,开始了极其艰辛的四处奔波的流浪生活,在坡两岁的时候,母亲积劳成疾,终于病故。三兄妹当即成了孤儿,分别被不同的家庭领养,而收养艾德加·爱伦·坡的是佛吉尼亚州里士满轿抹归的烟草商约翰·爱伦。

六岁时随爱伦夫妇去英国,一八一五年到一八二零年在腊煮慨凳英国读书。同年回到里士满,不久与爱伦反目,始终没有言归于好,致使爱伦在一八三四年逝世时,在遗嘱中对坡只字不提,可以看出他们关系的极其冷漠。——从一八二四年起,坡在心理上就承受了很大的打击,养父因为生意倒闭而变得脾气异常暴躁;而他暗恋的一位女士又不幸病故。后来坡为此写了一首诗《致海键辩伦》,流传至今。次年,养父因继承了一笔遗产又重新富裕起来,此时坡却与一名少女私定婚约,遭到双方家长严厉的反对,最后被废。

爱伦·坡十七岁时,他的养父将他送进弗吉尼亚大学,却只给了他极少的学费。而遭遇困窘的坡又不像他的有些同学一样去工作,反而选择了赌场,致使债台高筑。入学不到一年就辍学了,回到里士满后,于第二年三月离家出走。

一八二七年五月,坡以“艾德加·A·佩里”这个名字投身美国陆军,做过军士长。后来进入西点军校,在校中写讽刺诗歌,甚至还写信讽刺他的养父,同时榆符墓又不喜军校刻板的生活,因此他便经常故意违反校规,于一八三一年一月被军事法庭审判后开除。其后几年里,坡住在姑妈家,还教他表妹弗吉尼亚·克莱姆念书;一八三六年和年仅十三岁的表妹结婚。十年后妻子死于肺病,让坡的精神倍受折磨,昼夜以酒度日,终于神智昏迷,于一八四九年十月七日脑溢血而死;临死时呼叫:上帝保佑我。

艾德加·爱伦·坡的主要作品

长篇小说

《阿瑟·戈登·皮姆的故事》(The Narrative of Arthur Gordon Pym)

短篇小说

《威廉·威尔逊》(William Wilson)

《人群中的人》(The Man of the Crowd)

《瓶中手稿》(Ms. Found in a Bottle)

《陷坑与钟摆》(The Pit and the Pendulum)

《过早埋葬》(The Premature Burial)

《丽姬亚》(Ligeia)

《泄密的心》(The Tell-Tale Heart)

《黑猫》(The Black Cat)

《莫格街谋杀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

《金甲虫》(The Gold-Bug)

寓言/随笔

《死荫——寓言一则》(Shadow a Parable)

《埃洛斯与沙弥翁的对话》(The Conversation of Eiros and Charmion)

《莫诺斯与尤拉的对话》(The colloquy of Monos and Una)

《维萨西孔河之晨》(Morning on the Wissahiccon)

《帖木尔》(Tamerlane)

《致海伦》(To Helen)

《以色拉非》(Israfel)

《海中之城》(The City in the Sea)

《致乐园中的一位》(To One in Paradise)

《罗马大圆形竞技场》(The Coliseum)

《乌鸦》(The Raven)

《钟声》(The Bells)

《安娜贝李》(Annabel Lee)

文学评论

《创作哲学》(The Philosophy of Composition)

《诗歌原理》(The Poetic Principle)

评论:我很想知道,在中国,到底有多少读者真正喜欢过艾德加·爱伦·坡这个人。这个出生在美国的可怜的恐怖小说家、诗人、文艺评论家是那样的叫人不可思议。他的思想,在我看来充满了对生命极其变态的胶故辣抗争,是绝望,是不安,是一切苦闷最集中的体现;所以在他写的短篇小说里,才充满了如此荒诞、变态、狂妄与恐怖的色彩。

他曾经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疯子,一个恶魔,一个毫无理性的只知渎神的文坛小脚色。所以他写的小说在当时毫无销场;是那么不起眼,那么让人瞧不起。他的一生又是那棵弃酷故么坎坷,那么辛酸,充满了悲愁苦恨。无论在生前死后,在一段时间里爱伦·坡都让人不屑一顾。

坡的一生无论让我们如何简单的回顾起来,都是那样叫人心灰意冷。一八狼朽棕零九年出生于波士顿,不久后父亲出走,母亲病亡,与兄妹成了孤儿,他由一对无儿无女的烟草商夫妇收养。一八三零年进入美国西点军校,次年因故被校开除,开始了其颠沛流离的生活。曾经酗酒是他生活中的一大主题。一八四九年即在满目凄凉中与世长辞,临死时绝望的喊着:上帝保护我!

坡在其短暂的一生中写了六七十个短篇小说,大致可分为恐怖与推理小说。本人则最喜欢他的短篇《鄂榭府崩溃记》与《黑猫》,这两个小说描写了人性的荒诞与狂妄的罪恶,通篇充满了一种黑暗与变态的格调,读来委实让人毛骨悚然,惊骇不已。被列为世界文坛极为罕见的又极其别致的经典之作。小说《莫格街的血案》的发表,则标志着推理小说的出现;因此,坡还被认为是现代侦探小说的鼻祖。

一八四二年初,艾德加·爱伦·坡在纽约的一个图书馆里,面对着六十多名听众,作了一次惊世骇俗的演讲。演讲稿即是后来整理发表的被世人称为“美国天书”的《我发现了》。D·H·劳伦斯曾在他的《美国文学经典》里愤怒的说:在坡那里,所有人都是吸血鬼,尤其是坡本人。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坡,却在《我发现了》这个文章里严肃论证了上帝的存在。

这个一百多页的小册子被坡视为自己一生创作的高峰,然而由于内容涉及到天文学、逻辑学、神学、美学等诸方面,句式让人难懂,所以多年来一直受着冷落。甚至当时有人称它是“业余天文爱好者的拼凑之作”,是作家在“神经错乱状态下的一派胡言”。直到一百多年后,以瓦莱里、奥登、约翰·欧文、丹尼尔·霍夫曼为首的一批著名文学评论家,给予此作极高的评价,世人才开始重视这篇美国天书。

不管怎么说,艾德加·爱伦·坡都是一个天才的作家。他所留下的文化遗产比起任何一个重量级的文学家都同样保贵和重要。我之所以喜欢爱伦·坡,也许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极出色的恐怖小说家吧,但我无法否,他同时也是一个学识渊博的文艺评论家和诗人。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