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英(明代绘画大师)

仇英(约1497-1552)字实父,号十洲,原籍江苏太仓,后移居苏州。 中国明代绘画大师,吴门四家之一。尤其擅画人物,尤长仕女,既工设色,又善水墨、白描,能运用多种笔法表现不同对象,或圆转流美,或劲丽艳爽。偶作花鸟,亦明丽有致。与沈周、文徵明、唐寅并称为“明四家”。

仇英字实父,号十洲,江苏太仓人,后移居吴县(今苏州)。约生于明弘治十年左右(1497年),卒于明世宗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存世画迹有《汉宫春晓图》、《桃源仙境图》、《赤壁图》、《玉洞仙源图》、《桃村草堂图》、《剑阁图》、《松溪论画图》、《桃花源图》、《仙山楼阁图》、《莲溪渔隐图》、《桐阴清话轴》、《秋江待渡图》等。

仇英出身寒门,幼年失学,曾习漆工,通过自身努力成为中国美术史上少有的平民百姓出身的画家,并与诗书满腹的沈周、儒家风范的文徵明、风流倜傥的唐寅齐名,成为画史上“明四家”之一。 后来周臣赏识其才而教之,其画亦受陈暹(字季昭,周臣之师)影响,遂得以享大名。仇英之画技多得自宋人画迹之临摹,往往可以乱真。山水初学周臣,而工整过之,尤善仕女及界画,有院派之画技,复与吴中当时名流旦夕游处,尤富文人画之士气。仇英与周臣、唐寅有院派三大家之称。后人又益以文徵明而称明四家。仇英早期作品,以绢本为多,画面空白较大,用笔细腻,刚中带柔,圆中有方,设色浓重。中晚期作品,构图渐趋满纸,用笔愈见刚直,运笔则自然而流畅,用色渐淡,有时亦作白描。仇英画迹流传有限,题年款者更尠。现传仇英作品,多为后世之模本,皆市井职业画人伪托之作,而有仇英之款印。故欲求仇英真迹极为困难(摘自君友会王爱君美术文献《仇英》)。故宫博物院所藏仇氏桐荫清话、蕉荫结夏、秋江待渡、汉宫春晓、春游晚归、松亭试泉、水仙腊梅、林亭佳趣、园居图、东林图、雪溪仙馆、松 阴琴阮、仙山楼阁等,为其代表作。

仇英是明代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与沈周,文徵明和唐寅被后世并称为“明四家”、“吴门四家” ,亦称“天门四杰”。沈、文、唐三家,不仅以画取胜,且佐以诗句题跋,就画格而言,唐,仇相接近。仇英在他的画上,一般只题名款,尽量少写文字,为的是不破坏画面美感。因此画史评价他为追求艺术境界的仙人。

仇英早年尝为漆工、画磁匠,并为人彩绘栋宇,后为文徵明所称誉而知名于时。后来仇英以卖画为生,周臣赏识其才华,便教他画画,仇英临摹宋人的画作,几乎可以乱真,例如《清明上河图》。仇英作品题材广泛,擅写人物、山水、车船、楼阁等,尤长仕女图,擅长界画。

仇英擅长画人物、山水、花鸟、楼阁界画,画法苍秀,构思巧妙,笔墨俊雅,尤长于临摹。常临仿唐宋名家稿本,如《临宋人画册》和《临萧照高宗中兴瑞应图》,前册若与原作对照,几乎难辩真假。画法主要师承赵伯驹和南宋“院体”画,青绿山水和人物故事画,形象精确,工细雅秀,色彩鲜艳,含蓄蕴藉,色调淡雅清丽,融入了文人画所崇尚的主题和笔墨情趣 。

仇英擅人物画,尤工仕女,重视对历史题材的刻画和描绘,吸收南宋马和之及元人技法,笔力刚健,特擅临摹,粉图黄纸,落笔乱真。至于发翠豪金,综丹缕素,精丽绝逸,无愧古人,尤善于用粗细不同的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或圆转流畅,或顿挫劲利,既长设色,又善白描。人物造型准确,概括力强,形象秀美,线条流畅,有别于时流的板刻习气,直趋宋人室,对后来的尤求、禹之鼎以及清宫仕女画都有很大影响,成为时代仕女美的典范。后人评其工笔仕女,刻画细腻,神采飞动,精丽艳逸,为明代画坛之杰出者。传世作品有《竹林品古》、《汉宫春晓图》卷(配图为此画局部)、《供职图》等。

仇英的山水画师法赵伯驹、刘松年,发展南宋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的“院体画”传统,综合融会前代各家之长,即保持工整精艳的古典传统,又融入了文雅清新的趣味,形成工而不板、研而不甜的新典范,还有一种水墨画,从李唐风格变化而来,有时作界画楼阁,尤为细密。常作上林图,人物、鸟兽、山林、台观、旗辇、军容,皆忆写古贤名笔,斟酌而成,可渭绘事之绝境,艺林之胜事。

仇英是明代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

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苦学成功,是人物、山水画的一位能手,文徵明赞其为“异才”,连董其昌也称赞他“十洲为近代高手第一。”

仇英年轻时以善画结识了许多当代名家,为文徵明、唐寅所器重,仇英的好友彭年记载:“十洲少既见赏于横翁(文徵明)”,又拜周臣门下学画,并曾在著名鉴藏家项元汴、周六观家中见识了大量古代名作,临摹创作了大量精品。他的创作态度十分认真,一丝不苟,每幅画都是严谨周密、刻划入微。

仇英初为漆工, 为人彩绘栋宇,有志丹青,周臣发现有异才,收为弟子教之,得文徵明称誉,知名于时。临摹唐宋名笔十分刻苦,规仿之迹自能乱真,如《清明上河图》。 。擅画人物,尤长仕女,既工设色,又善水墨、白描,能运用多种笔法表现不同对象,或圆转流美,或劲丽艳爽,《明画录》谓其:“发翠豪金,丝丹缕素,精丽艳逸,无惭古人。”画山水以青绿为多,细润明丽而风骨劲峭,董其昌称其”赵伯驹后身,即文(徵明)、沈(周)亦未尽其法”。偶作花鸟,亦清丽有逸致。晚年客于收藏家项元汴家,为之摹仿历代名迹。与沈周、文徵明、唐寅并称为“明四家”,为明代工笔之杰。传世作品有《桐阴清话图》轴,图录于《故宫名画三百种》; 《右军书扇图》轴、《柳下眠琴图》轴现藏上海博物馆;《人物故事图册》《莲溪渔隐图》轴等藏故宫博物院;《捣衣图》轴、《松溪横笛图》轴藏南京博物院;《清明上河图》卷藏辽宁省博物馆;《桃源仙境图》轴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煮茶论画图》卷藏吉林省博物馆;《清溪横笛图》轴藏四川大学博物馆;《秋江待渡图》《仙山楼阁图》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仇英,画师周臣,工山水,人物,女,而格力不逮。特工临摹,粉图黄纸,落笔乱真。至于发翠豪金,丝丹缕素,精丽艳逸,无愧古人。尝作上林图,人物,鸟兽,山林,台观,旗辇,军容,皆臆写古贤名笔,斟酌而成,可谓绘事之绝境,艺林之盛事也。董其昌题其仙弈图谓:“仇实父是赵伯驹后身,即文,沈亦未尽其法。” 洵非过誉。尤工女,神采生动,为明代工笔之城。正德十五年(1520)与文徵明合仿李公麟《莲社图》,藏故宫博物院。

仇英作品题材广泛,擅写人物、山水、车船、楼阁等,尤长仕女图,擅长界画。

女名珠,号杜陵内史,亦擅画。据玉狮老人《读画辑略》谓,尝见其抚李公麟白描《群仙高会图》长卷,款题“仇珠”。

仇英画迹流传不多,现传仇英作品,都藏于中国和世界各大博物馆中,市场中的真迹寥寥无几。多为后世之模本,皆市井伪托之作。其作品有:《金谷园图》、《汉宫春晓图》、《右军洗砚》、《职贡图》、《文姬归汉图》、《柳塘渔艇》、《桃村草堂图》、《上林图》、《观瀑图》、《梅石抚琴图》、《秋江待渡图》、《九歌图》、《子虚上林二赋图》、《赤壁赋图》、《桃源仙境图》、《陆羽煎茶图》、《孤山高士图》、《王子献移竹图》、《修禊图》、《郭子仪拜寿图》、《蕉阴结夏图》、《桐阴清话图》、《赵孟頫写经换茶图》、《桃园意境图》等。

仇英曾作《郭子仪拜寿图》,该画为绢本,工笔重彩,绘郭子仪拜寿图,其场面宏大,人物众多,在明人绘画作品中极为罕见,画中山林台观,庭院房舍,人物鞍马,山石花草,繁复精湛,特别是人物线条流畅,神采生动逼真,该作品虽未见前款,但无论从丝绢材料,颜料,风格,人物场景布局都符合明代绘画特征,与仇英风格一致。

仇英流传作品较少,其中上海博物馆仅存有二十三幅,最具代表性的精品《剑阁图》,为仇英晚年时期客居于收藏 家项元汴处摹仿历代名迹所绘,落笔乱真。图中连山险绝,崖立如劈,气势奔放,人马沿山腰行走,或隐或现,生动地描绘了蜀道行旅之难。北京故宫博物院更是藏品丰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山水》册为工笔重色人物仕女画,共十页,每页描写古代历史人物和神话传说故事。 其中《竹院品古》,人物衣纹,略带战(颤)笔,仿周文矩法。《子路问津》、《琵琶行》、《明妃出塞图》几幅,衣纹线条兼作兰叶描,布局、结构、树石等画法,全仿马和之。《贵妃晓妆》,《吹箫引凤》二图,仕女唐妆,形象秀丽,衣纹铁线描,细劲流畅,画法从五代、宋人传统发展而来。惟花鸟画传世真迹绝少,故宫收有一片双钩兰花散页,几乎成为孤本。国内其他博物馆也有一些作品收藏,如天津博物馆藏《桃源仙境图》,优美恬静的山川景色,点缀以人物,增添了布景用意之妙。

仇英存世作品数量稀少。《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统计表明,内地现存仇英作品只有47件。苏博经过近一年的周密筹划,成功向上海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10家文博机构借展其中的28件,占总量的六成,其中大多为国家一级文物。此外,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等2家海外文博机构也借展3件作品,使展品规模达到31件。

明代仇英的《清明上河图》采用青绿重彩工笔,描绘了明代苏州热闹的市井生活和民俗风情,该画长达9.87米,高0.3米,画中人物超过2000个。天平山、运河、古城墙,当时苏州地区标志性建筑皆清晰可辨,整个画卷充满山清水绿之明媚。

仇本《清明上河图》流传有序,其艺术欣赏研究价值虽不能与张择端的宋本《清明上河图》相媲美,但在历代《清明上河图》摹本中属精品。据专家分析,仇英在创作该《清明上河图》时很可能参照了张择端的构图形式,但茶肆酒楼、装裱店、洗染坊细微处体现的则是江南水乡特有的生活情致,这当中包含艺术家的自身风格。

1945年伪满溥仪逃跑时共将包括《清明上河图》在内的多件文物弃置在沈阳机场。1950年,共有三幅《清明上河图》被送到辽宁省博物馆的前身东北博物馆,鉴定家杨仁恺除发现了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真迹外,还发现了仇本《清明上河图》。

以仇英名款出现的《清明上河图》有两本原藏于清内府,《石渠宝芨》初编著录一本原藏重华宫,落款“吴门仇英实父摹宋张择端笔”,本幅即为《石渠宝芨》所著录的。仇英与张择端一样,在他的《清明上河图》也表现了热闹纷扰的市井生活和民俗风情,场面宏大。画面真实地描述了城郊、城内、宫城在清明时节的不同景象。有荒凉的郊外、也有繁华的闹市;有乡间的草舍茅屋,清静的田间小路,也有布局典雅、华丽的宫城;有达官贵人在宫廷中尽情享乐的场面,也有农夫在田间辛勤劳作的场景。画面中共出现人物2012个,还有为数众多的车、船、动物等,其中人物高不盈寸,却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人物的身份、表情。此画虽曰摹本,但房屋结构,人物服饰,均已明显地呈现明朝的特点,它真实的向我们展示了明代江南一带经济、政治、文化、军事、民俗等社会状况。为我们研究明代历史提供了可靠的资料。此画本身也是一份极难得的风俗画杰作。

据专家分析,仇英在创作该《清明上河图》时很可能参照了张择端的构图形式,但茶肆酒楼、装裱店、洗染坊细微处体现的则是江南水乡特有的生活情致,这当中包含艺术家的自身风格。仇本《清明上河图》其艺术欣赏研究价值虽不能与张择端的宋本《清明上河图》相媲美,但在历代《清明上河图》摹本中属精品。

《汉宫春晓图》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中国重彩仕女第一长卷。明代仇英作,绢本重彩,纵30.6厘米,横574.1厘米,作为仕女画来说属于巨制。

作品以春日晨曦中的汉代宫廷为题,描绘宫中缤妃生活和佳丽百态;全画构景繁复,用笔清劲而赋色妍雅,林木、奇石与华丽的宫阙穿插掩映,铺陈出宛如仙境般的瑰丽景象。除却美女群像之外,复融入琴棋书画、鉴古、莳花等文人式的休闲活动,诚为仇英历史故事画中的精彩之作。

仇英在绘画上以“重彩仕女”著称于世,《汉宫春晓图》是仇英重彩仕女画的杰出代表。此图勾勒秀劲而设色妍雅,画家借皇家园林殿宇之盛,以极其华丽的笔墨表现出宫中嫔妃的日常生活,极勾描渲敷之能事。不仅是仇英平生得意之作,在中国重彩仕女画中也独树一帜,独领风骚。

仇英与“吴门四家”里的其他人不一样,是以文人所敬而远之的工笔画收获盛名的;另外他几乎没有书法作品留下,没有诗词歌赋留下。作为出身卑微、自学成才的漆工,最后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华成为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平民百姓出身的画家。

董其昌《画室随笔,画源》:盖五百年而有仇英父,在昔文太史亟相推服,太史于此一家画,不能不逊仇氏,故非以赏誉增价也。实父作画时,耳不闻鼓吹阗骈之声,如隔壁钗钏戒顾,其术亦近若矣。行年五十,方知此一派画,殊不可习。譬之禅定,积劫方成菩萨,非如董、巨、米三家,可一超直入如来也 。

张丑《清河书画舫》:仇英画“山石师王维,林木师李成,人物师吴元瑜,设色师赵伯驹,资诸家之长而浑合之,种种臻妙”。

女名珠,号杜陵内史,亦擅画。据玉狮老人《读画辑略》谓,尝见其抚李公麟白描《群仙高会图》长卷,款题“仇珠”。

2012年,纽约苏富比拍卖公司举行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专场,重磅推出了藏于民间的一幅仇英《西园雅集图》,以5亿美元起拍,经过310轮叫价,最终以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亿元)的天价成交,刷新了仇英画作拍卖的世界纪录。

业内人士称,仇英《赤壁图》卷如果再次上拍的话,估价将超10亿,最终成交价或将达到30亿人民币。

相关词汇

江苏太仓
吴门四家
仕女
沈周
文徵明
唐寅
明朝
道教
弘治
明世宗
嘉靖
汉宫春晓图
桃源仙境图
赤壁图
玉洞仙源图
桃村草堂图
仙山楼阁图
明四家
周臣
陈暹
界画
院派
君友会
王爱君
美术文献
沈周
文徵明
唐寅
明四家
吴门四家
题跋
彩绘
文徵明
周臣
宋人
清明上河图
人物
山水
楼阁
仕女图
界画
赵伯驹
文人画
人物画
仕女
马和之
尤求
禹之鼎
仕女画
工笔
竹林品古
汉宫春晓图
赵伯驹
刘松年
李唐
马远
夏圭
院体画
上林
彭年
临摹
丹青
文徵明
上海博物馆
故宫博物院
清明上河图
辽宁省博物馆
天津市艺术博物馆
吉林省博物馆
四川大学博物馆
台北故宫博物院
李公麟
《莲社图》
仕女图
杜陵内史
李公麟
仇珠
汉宫春晓图
文姬归汉图
《桃村草堂图》
郭子仪拜寿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
周文矩
明妃出塞图
兰叶描
马和之
唐妆
花鸟画
桃源仙境图
中国古代书画图目
清明上河图
天平山
运河
宋本
清明上河图
江南水乡
溥仪
杨仁恺
仕女
精彩
吴门四家
董其昌
画源
清河书画舫
吴元瑜
苏富比
西园雅集图
赤壁图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