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弘晳

爱新觉罗·弘晳(1694—1742年),清康熙圣祖爱新觉罗·玄烨的嫡孙,理密亲王爱新觉罗·胤礽的第二子 。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七月初五日辰时生,母为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子凭父贵,弘晳自幼深受祖父喜爱,养育宫中。

康熙皇帝的嫡孙,皇太子允礽的第二子弘晳,自幼开始和皇太子允礽一起被康熙帝栽培和养育宫中。

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朝鲜国王所派使臣回国后,表明大清康熙皇帝当时的意旨:“(嫡孙)弘皙颇贤,难于废立(太子)允礽”;或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亦表明康熙皇帝当时意旨:“(胤禛的二哥)允礽的第二子弘皙甚贤,故不忍立他子,而尚尔贬处允礽矣”。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皇宫传言,康熙帝临命终时只为一人预备特封亲王,就只有允礽的第二子弘晳。据国外使臣回国后,回报朝鲜国王:康熙皇帝在畅春园病剧,知其不能起,召阁老马齐言曰:『第四子雍亲王胤禛最贤,我死后立为嗣皇』…又曰:『废太子允礽、皇长子允禔性行不顺,依前拘囚,丰其衣食,以终其身。废太子允礽的第二子朕所钟爱,其特封(一人)为亲王』,在康熙帝说完遗命后不久才病逝。

十一月十四日,雍正帝(胤禛)谕内阁,弘皙预备册封为多罗郡王。

十二月十一日,雍正帝登基期间唯一预备册封王爵的侄辈,当时的确只有弘晳一人,正式封为多罗理郡王。

那时候,朝鲜使臣都有特别禀报给朝鲜国王言及允礽的第二子弘晳是康熙帝特别为了他留下的遗命:“弘皙朕特别钟爱,因此之后一人预备封为亲王”,并且是在康熙帝说完毕最后的遗命后不久后才病逝的。(朝鲜国王外藩的实录裏并没有载录康熙帝预备为皇子封王,只独独载录康熙帝只为弘皙一人预备特封亲王,别无他人)

雍正元年(1723年)二月,雍正以恭上康熙圣祖尊谥,諡号: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皇帝 。

据朝鲜使臣回国后向朝鲜国王禀报,曰:「康熙皇帝封废太子之子弘皙为王,雍正皇帝以在邸时宫室、服御、金银、臧获及王府官属,一并移给(弘皙)」。

(康熙的未成年皇子女一律不封爵,雍正遵从前朝康熙帝的旨意皇子皇女未满18岁均不册封爵位)

雍正元年(1723年)八月,雍正于乾清宫召诸王、满汉大臣入见,面喻曰:“康熙建储一事,理宜夙定,去年十一月十三日之事,(最后)仓猝之间一言而定大计(为储君人选谋定的大计),薄海内外莫不倾心悦服,共享安全之福。…(康熙圣祖神圣非朕所及)”。命诸大臣皆退,仍留总理王大臣(允禩、允祥、隆科多、马齐),以康熙旨意 密封遗诏,特别破例不立皇太子,收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

※弘皙的第十一子(未有名)于雍正元年正月十一日卯时生,本月二十四日早夭。康熙朝末年至雍正元年,弘皙的子女突然病逝,很可能取决于雍正元年分家搬迁至郑各家庄有互相干系的。

雍正元年(1723年)五月,雍正元年(1723年)五月,雍正帝谕旨:“于郑各家庄修盖房屋派出兵丁,想康熙帝圣意,或欲令允礽前往居住,然康熙帝无明降谕旨,朕不可揣度料理;今弘皙既已封王,(康熙帝)令弘皙率领(妻妾)子(女)及弟弟,于郑各家庄居住甚合”。 (※关于弘皙搬迁郑家庄的原因,据雍正朝的档案和官书,雍正帝并没有详加以说明)

康熙帝生前命建造郑各家庄,雍正帝以康熙遗命,命恒亲王允祺、裕亲王保泰、淳亲王允祐、贝勒爱新觉罗·满都护,安排弘晳及其眷属藏身至距京城外二十里的郑各家庄,分四百余间房 。当时,雍正帝亦命人以礼相待弘皙,并以隆重礼数,令弘晳携自己的众多妻妾子女及亲弟,妥善分家安排藏身至皇城宫外,并且亦命上千位兵丁家臣奴仆保护弘皙的郑各家庄。并安排弘皙的一子仍旧由十五阿哥允禑养育之。而弘晳之父允礽因有罪因此仍然被禁锢於皇城之内咸安宫 。雍正帝十分关心弘晳,弘晳亦在奏折中常称呼本是叔父的雍正帝为“皇父”,与弘晳关系融洽。

并且,弘皙每月可特别例行一次赴京参与朝会、射箭及坛庙祭祀等活动。

雍正元年(1723年)九月十一日,雍正帝谕庄亲王允禄、内务府赖保:“理郡王弘晳搬家时,除一切预备之处照例预备外,伊同辈弟兄如何往送之处,尔等会同原议弘晳事之恒王等人,务隆重会议具奏。若有施恩处,朕另降旨”。

恒亲王允祺、裕亲王保泰、庄亲王允禄、内务府赖保、李廷禧、萨哈廉臣等议覆:“理郡王弘晳本月二十日搬家,搬家前一日,弘晳、福晋请圣安,次日二十日卯时起行,起程前往时,设多罗郡王仪仗,弘晳同辈弟兄内有级之阿哥尽皆往送。遣闲散大臣一员、侍卫十名、内务府总管一员、家臣十员送之。福晋前,由管领妻四人、果子正女人六、果子女人十人跟送。引路、随行时,派护军参领一员、算护军校府护军二十人。此送行之阿哥、大臣、侍卫、官员俱穿锦袍、补缎褂。再派内委饭上头目一员、饭上人四名、委茶上头目一员、茶上人四名、总管二员、于前一日前往,备饭桌三十、饽饽桌十。照例派出府属之年高且从小结发之夫妻一对,于弘晳之前,先往新家候之,弘晳到,出迎以善言祝祷。所备饭桌、饽饽桌上之克食,供弘晳、福晋食用之。食毕谢恩后,往送之阿哥、大臣、侍卫、官员返回可也”。

雍正元年(1723年)十月三十日,雍正帝谕万寿节,命令停止朝贺与筵宴,遣官祭神祇与清朝祖宗陵寝(顺治时期和康熙时期,万寿节元旦免朝贺免行庆贺礼,其中一原因起因是京城的痘疹瘟疫盛行)

雍正元年(1723年)十一月十三日,适逢康熙的忌辰,雍正帝命熹妃所生皇四子弘历祭景陵。

雍正继位后在对其八弟允禩、隆科多等政治死敌进行毁灭性打击的同时,竟然对废太子允礽一家采取怀柔政策,如: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即康熙驾崩第一天后开始,雍正就预备册封他的侄儿弘晳王爵了,这是雍正的所有皇子和其他兄弟的儿子所没有的特殊待遇。

雍正二年(1724年)八月,雍正帝召诸王宗室等俱入,谕曰:“自前岁恭请康熙帝于自宅的圆明园,弟兄毕集,自后曾具膳招庄亲王允禄、允祹看花...。允礽为皇太子时,乃国之储君也,允礽未得罪之先,朕但尽弟道臣道凡事敬谨。因康熙帝隆恩笃爱朕(指:雍正帝)…康熙帝灼知朕之为人行事,爰付大位,盖因朕…毫无朋党偏私能明大义,可以保全尔等之故也”。

雍正二年(1724年)十二月,允礽病危,雍正帝开始安排允礽后事,并且令弘晳克尽子道。十二月十四日,允礽病故后,追封和硕理亲王,谥号曰:密,以亲王例下葬。十二月十五日,雍正发一道谕旨:“二哥允礽曾获罪于康熙,其身若在,仍属负罪之人,今允礽病逝,则罪已毕矣,罪既毕,依然是朕之兄也,所以到昨日,无罪后才可以追封王爵。并且在允礽病逝之前曾经奏曰:臣蒙皇上种种施恩甚厚,臣心实深感激,又训弘皙,你若能一心竭诚效力以事君父(雍正皇帝),方为令子,此皆允礽至诚由衷之言”。

当时,雍正皇帝仅有特别赐弘晳的母亲李佳氏为允礽的侧福晋。而命允礽的其余妾室则曾有子女者,伊子如欲迎养,亦听其迎养;有欲随侧福晋李佳氏居住者,亦听其随住;不愿者另给廨舍与居。令他们各皆能“丰其衣食,以终余年”。

据《雍正朝起居注》:雍正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总理事务王大臣、满汉大臣等,谨奏:“皇上因允礽事所降谕㫖恩恤稠叠至优至渥,臣等伏思允礽获罪废禁多年,我皇上仁厚如天御极之初,即封允礽子弘晳为多罗理郡王...”。

雍正四年(1726年),诸王文武大臣以十月三十日,恭届雍正帝的万寿节,合词奏请庆贺。奉雍正谕旨:“朕即位以来事事效法皇考康熙圣祖。当日康熙圣诞万寿节,未曾每岁行庆贺礼,是以今年朕万寿节,礼部奏请庆贺,朕降旨停止。盖『康熙帝六十年来所行之事,朕力能效法者,无不遵奉施行』。”

雍正五年(1727年),雍正帝亲口谕曰:

“康熙六十余年富有四海而躬行俭德以为保惠万民之本,宫中服御之具质朴无华,而古玩器皆寻常之物,竟无一件为人所罕见。二哥允礽在东宫时广蓄奇巧珍贵之物,数倍于康熙宫中之所有。朕仰思康熙恭俭至德,实可垂法万世钦服之诚,益觉二哥允礽之所为实属无益,当为鉴戒也。朕既深知二哥允礽之非,若朕此时复留心玩好广收进献,则将来子孙而有识者岂不以此为朕躬之累乎。朕意欲俟暇时,将宫中所有之物或系康熙传留或朕藩邸旧蓄,分晰标记,以明皇考康熙帝之俭德,俾世世子孙共知之”。

雍正八年(1730年)五月,雍正帝下令理郡王弘晳晋升继承其生父(康熙朝之皇太子)允礽和硕理亲王之位子,成为同辈中王爵最高等级者 。(当时,雍正皇帝的所有亲生皇子均无法能册封王爵)

雍正帝给鄂尔泰的朱批奏折曾经提起这句话:「朕之关心(你),胜朕顽劣之(皇)子」、「皇子皆中庸(普通)之资,朕弟侄辈也缺乏卓越之才,朕此血诚,上天列祖皇考康熙帝早鉴之矣」 。

雍正九年(1731年)九月,雍正的嫡妻孝敬宪皇后病逝,理亲王弘晳出任使节赞册宝尊上大行皇后的谥号,并祭奠大行皇后的仪式。

雍正十一年(1733年)一月,准备册封只剩两位皇子王爵的时候,雍正帝谕宗人府曰:「朕幼弟(18岁)胤秘,秉心忠厚赋性和平素为皇考康熙圣祖之所钟爱,数年以来在宫中读书学识亦渐增长,朕心嘉悦著封亲王。皇四子弘历(21岁)、皇五子弘昼(21岁),年岁俱已二十外,亦著封为亲王,所有一切典礼著照例举行」。 (弘历最受康熙钟爱,但连郡王、贝勒王爵皆无法册封)。

雍正十一年(1733年)二月,雍正帝册封胤秘为諴亲王、皇四子弘历为宝亲王、皇五子弘昼为和亲王。

雍正十一年(1733年)七月,弘晳的女儿,被雍正帝获册封为县君。

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八月,雍正帝于圆明园病重,宝亲王弘历与和亲王弘昼朝夕侍侧。晚上戌时,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至雍正寝室,恭捧上御笔亲书曰:「命皇四子宝亲王弘历为皇太子即皇帝位」。雍正帝半夜于病榻上立皇四子弘历为太子后,驾崩。皇太子弘历回乾清宫揭开遗诏 :「宝亲王皇四子弘历,(康熙)圣祖于诸孙之中最为钟爱...其後仍封亲王者,盖令备位藩封谙习政事。…俾皇太子弘历成一代之令主…与和亲王弘昼同气至亲实为一体...大学士张廷玉器量纯全,抒诚供职,其纂修《圣祖仁皇帝实录》宣力独多;大学士鄂尔泰志秉忠贞,才优经济,...此二人者,朕可保其始终不渝」。揭开密封遗诏后,弘历登基,为乾隆皇帝。

雍正十三年(1735年)九月,奉乾隆帝谕旨:「允礽之子弘㬙、弘晥、孙永璥 ,(不满6岁)因年尚幼穉,蒙雍正垂慈恩养仍住宫中,年已长成。雍正原欲赐宅另居尚未降旨,兹朕仰体圣慈为筹画久远之计,其应加封王爵,著总理王大臣:(鄂尔泰、张廷玉、允禄、允礼),会同内务府定议具奏」。

九月二十四日,乾隆帝下令理亲王弘皙跟随允祎进入雍和宫祭奠皇考雍正帝,并供膳。

乾隆四年(1739年)十月,乾隆帝谕曰:“弘皙乃允礽之子,皇祖康熙时,父子获罪,将伊圈禁在家。我皇考雍正御极,敕封郡王,晋封亲王,朕复加帮助恩厚待之(弘皙的王爵)”。乾隆帝并直指弘晳“行止不端,浮躁乖张,于朕前毫无敬谨之意,惟以谄媚庄亲王为事,且胸中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

*(查证下:康熙朝和雍正朝命人编撰的史籍皆没有任何提起过乾隆帝曾帮助弘皙或者其他同辈弟兄的王爵)

对此,弘皙在宗人府听审时,极力反抗这些不实指控和供述。而宗人府又发现查出弘晳的罪其实是他与允禄、弘昇、弘昌、弘晈等私相交结往来,因此乾隆帝革除弘皙的亲王爵位。

二十九日,宗人府奏曰:‘‘理亲王弘晳因罪革退,其王爵请令何人承袭’’。乾隆帝命令由弘晳的十弟弘㬙递降继承允礽之位,封为理郡王。

乾隆四年(1739年)十二月,乾隆帝以心怀异志等罪名,囚禁弘晳于景山东菓园,对弘晳的住处更是进一步加重。乾隆帝谕曰:“从前的阿其那允禩、塞思黑允禟干犯国法,然现在的弘皙竟敢擅自仿国制设立会计掌仪等司,此三人皆是居心大逆且干犯国法的”。因此,乾隆帝命令弘晳、和子孙依照阿其那允禩、塞思黑允禟的子孙,皆被革除皇室。而弘晳也被改名为:四十六(更正为46岁)。

乾隆帝审理弘皙的案件,从发现审理到定罪只花3个多月时间。至此,该案以弘晳(弘晰)作为犯事主角,审理完结。

乾隆七年(1742年)九月,弘晳卒死,年四十九岁,无谥。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正月,乾隆帝令在玉牒内恢复允禩、允禟、弘晳三人的原名,和三人的子孙一并收入皇室玉牒,复其宗室和原名,但三人原本的王爵永远皆复原。

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乾隆皇帝命人编撰诸多历史史籍,例如:《钦定皇朝文献通考》《钦定古今储贰金鉴》《钦定皇朝通典》,奉乾隆皇帝谕旨,皆收录以下:「允礽的长子(或第二子)弘皙纵欲败度不克…使相继嗣立,不数年间,连遭变故,岂我大清宗社臣民之福乎?是以康熙帝有鉴於兹,自允礽既废,不复建储,迨我皇祖康熙龙驭上宾,传位皇考雍正绍登大宝十三年…雍正元年即亲书朕名,缄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内,又另书密封匣常以随身,至雍正十三年八月,皇考雍正升遐,朕同尔时大臣等敬谨启视传位于朕之御笔,复取出内府缄盒密记,核对吻合…」。

奉天承运 雍正皇帝制曰:宝玉攸颁式衍银潢之庆介圭申钖宜昭金册之荣扩茂典以推恩崇班,特晋笃宗支而展爱显秩,加隆誔贲新纶聿彰成宪,咨尔弘晳乃皇考圣祖仁皇帝之孙朕之侄也,赋性朴实,持躬谨恪,礿膺爵命,循矩度而无愆,早列藩封,训言而自励,克副优隆之德意宜敷涣汗之恩施爰沛宠光,用昭嘉奖授以册宝,封尔为和硕理亲王,世袭罔替,於戏敬修,乃德务乐善,以希贤淑慎尔仪尚持盈而知戒,朂成今器祇荷嶶章期渥泽之钦承迓鸿庥于有永钦哉。

和硕恒亲王允祺等奏弘晳迁居郑各庄事宜折

和硕恒亲王臣允祺、和硕裕亲王臣保泰、和硕淳亲王臣允祐、多罗贝勒臣爱新觉罗·满都护,谨奏:为钦奉上谕事。

雍正元年五月初七日,奉奏事员外郎双全等发(雍正皇帝)朱批谕旨:「於郑各庄修盖房屋派出兵丁,想皇考(康熙帝)圣意,或欲令二阿哥(允礽)前往居住,然(康熙)无明降谕旨,朕不可揣度料理。今弘皙既已封王,(康熙)令理郡王弘皙率领子弟於彼居住甚合。至分家之处,昨俱已交内务府总管办理,其旗下兵丁现拟择日迁移,俟府佐领人数定后,弘晳择吉日移居可也,一切器用及属下人等如何迁移、如何安置、何日迁移、兵丁如何当差、府佐领人等如何养赡、及如何设立长久产业之外,着恒亲王、裕亲王、淳亲王、贝勒满都护,会同详议具奏,一切供用务令充裕,勿使弘皙艰难并贻累属下之人,彼处距京城既然有二十余里,不便照在城居住诸王一体行走,除弘晳自行来京请朕安外,其如何朝会及会射诸事,着亦议奏」。钦此。钦遵。

臣等议覆:为安置理郡王弘皙,主子(雍正帝)详思降旨甚是,谨遵施行,因给弘晳分家事,钦命俱交付内务府总管..,弘皙之弟在大内养育者二人,与弘晳居住一处者三人,弘晳之子在大内养育者三人,与弘晳居一处者五人,将此俱与弘晳一起迁移郑各庄居住。弘晳子弟住房不敷之处,臣等亲往查看,若应添加,再行添建。弘皙有一子由十五阿哥养育,仍由十五阿哥养育之。弘皙之弟弘晋之子,於宁寿官其母处养育者一人,履郡王养育者一人,既系其弟之子,仍留之。弘皙自京师迁移(京郊)郑各庄时,由内务府兵部领官车..。今将诚王之人185人、简王之人80人、弘昉之人80人,共345人给理郡王弘晳。既然弘晳初次分家,故现有之护军、领催、甲兵及近身随侍之柏康阿等..。嗣后整饬王等佐领,定议具奏奉旨时,其佐领、管领、护军校、骁骑校、护军、甲兵整饬拣放之处,俱由弘皙遵定例补放..驻郑各庄之六百甲兵惟守城门,并无多馀官差除城门官差外,再添堆子四处,守护王(弘皙)之家。每个堆子不论章京、骁骑校,各一员各率甲兵十人进班。既然弘晳已并入镶蓝旗领取王之俸禄米石及属下人之钱粮米石时..。现今郑各庄城内,有房400间,臣等亲自前往将此阅看..,若不敷使用再行添建。弘皙所属太监共百馀人(朱批:虽无给发王等府太监钱粮之例),因初次分家,随迁之子弟有十一人(朱批:入多)..。 郑各庄距京二十馀里,除弘皙自行来京外,不便照在城居住诸王一体行走,故除上升殿之日听传来京外,每月朝会一次、射箭一次。若圣主(雍正)前往野外,停止每日朝会。(朱批:来京)再,正月初一日拜堂子,向主子(雍正)进表,凡坛庙祭祀,弘晳俱前来,故交付内务府总管,拨给住房及一办事房为弘皙下榻之所。视郑各庄房屋修缮完竣,交付钦天监,择吉日迁移之。 为此谨奏,请旨。

雍正元年九月十一日

(雍正皇帝)谕办理内务府总管事务和硕庄亲王允禄、内务府总管赖保:「弘晳搬家时,除一切预备之处照例预备外,弘皙同辈弟兄如何往送之处,尔等会同原议弘晳事之恒亲王(允祺)等人,务隆重会议具奏,若有施恩处,另降旨」。钦此。钦遵。

臣等议覆:弘晳本月二十日搬家,搬家前一日,弘皙和福晋请圣安,次日二十日卯时起行,起程前往时设多罗郡王仪仗,弘皙同辈弟兄内有级之阿哥尽皆往送。遣闲散大臣一员侍卫十名内务府总管一员家臣十员送之。福晋前,由管领妻四人、果子正女人六、果子女人十人跟送。引路、随行时派护军参领一员、算护军校府护军二十人。此送行之阿哥大臣侍卫官员俱穿锦袍,补缎褂。再派内委饭上头目一员、饭上人四名、委茶上头目一员、茶上人四名、总管二员,於前一日前往,备饭桌三十、饽饽桌十。照例派出府属之年高且从小结发之夫妻一对,於弘皙之前先往新家候之,弘晳到出迎,以善言祝祷。所备饭桌饽饽桌上之克食,供弘皙和福晋食用之。食毕谢恩後,往送之阿哥大臣侍卫官员返回可也。为此谨奏,请旨。

雍正二年八有二十三日

总理事务和硕廉亲王臣允禩、总理事务太保大学士伯臣马齐、署总理事务和硕裕亲王臣保泰、协办总理事务多罗贝勒臣爱新觉罗·满都护,等谨奏:为请旨事。

据理郡王弘晳旗分佐领均未奏称:仰蒙皇父之恩授封为王,因臣子弟众多,皇父又思虑周详,赏赐一年给养。臣弘皙全仰赖皇父养育之恩而生存。时至今年九月,可满一年养育之恩,恳乞皇父格外施恩,再赏赐一、二年养育之恩。等因,具折前来。

雍正二年七年二十一日,奏事双全传谕旨:著交总理事务王大臣等议奏:

钦此钦遵,伏思,皇上施以殊恩,封弘皙为理郡王,分别赏赐俸禄、米石、蓝披甲、村庄、商人,并一应诸物,又赏赐供养一年之诸样物品。今一年期满,理应裁减,皇上又敕令臣等议奏,此实为皇上之殊恩矣。为理郡王弘皙,现已供给俸禄、米石、蓝披甲钱粮、材庄,且再给一年供养之物,似为过多,故将供给理郡王弘皙一年之物,臣等根据需用酌减,以供给一年。俟一年期满,拟停供给。其应供给,应裁减之物件,开列於後,谨具奏覧。请旨。一年所用物件,如:肉,蔬菜,水果,茶叶,酒,绸缎,毛皮,笔墨纸砚,桌子凳子,...(原档残缺) 。

雍正硃批:「知道了,按议再赏给三年」。

《雍正朝满文硃批奏摺全译》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1998)(第一册180、186、193、347页)

1。《朝鲜王朝实录》李朝记载:清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冬至使赵泰采等自淸国还。上引见,,问胡皇太子事,泰曰:「皇帝当初防禁甚严,而近来少宽之,且以放太甲於桐宫, 出试题,故彼人亦谓终当复位,而但太子不良, 虽十年废囚, 断无改过之望,缔结不逞之徒,专事牟利,财产可埒一国,德琳之狱, 亦由於此。然皇长孙(弘皙)颇贤,难于废立(允礽)」。

《朝鲜王朝实录》李朝记载: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上曰:「..太子允礽尙被拘囚耶?」枋曰: 或云: 「太子(允礽)之子(弘皙)甚贤,故不忍立他子,而尙尔贬处(允礽)矣」。

《朝鲜王朝实录》李朝记载: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远接使金演迎敕而归,以闻于译舌者言于户曹判书李台佐曰:「康熙皇帝在畅春苑病剧,知其不能起,召阁老马齐言曰:‘‘第四子雍亲王胤禛最贤,我死后立为嗣皇。胤禛第二子(或养子)有英雄气象,必封为太子’’──(进一步解释)仍以为君不易之道,平治天下之要,训诫胤禛,解脱其头项所挂念珠与胤禛曰:‘‘此乃顺治皇帝临终时赠朕之物,今我赠尔,有意存焉,尔其知之’’。又曰:‘‘废太子(允礽)、皇长子(允禔)性行不顺,依前拘囚,丰其衣食,以终其身。废太子(允礽)第二子(弘皙)朕所钟爱,其特封为亲王’’」,言讫而逝。

《朝鲜王朝实录》李朝记载:雍正元年(1723年)。陈慰正使砺山君 枋、副使金始焕行到沈阳, 以道路所闻驰启,...又曰: 「康熙皇帝既封废太子之子(弘皙)为王,新皇(雍正帝)以在邸时宫室、服御、金银、臧获及王府官属,,一倂移给,又放废人(允礽),使之诣哭殡次,旋即就锢」。

2。《清世宗宪皇帝实录》上载:

雍正元年五月乙酉。雍正谕宗人府:郑家庄修盖房屋驻劄兵丁。想皇考康熙圣意、或欲令二阿哥允礽前往居住。但未明降谕上□日,朕未敢揣度举行。今弘皙既已封王,令伊率领子弟于彼居住,甚为妥协。其分家之处,现今交与内务府大臣办理。

雍正二年十二月甲申。诸王大臣等恭闻皇上有上□日:往奠二阿哥允礽,合词恳请停止亲往。得(雍正)旨:王大臣劝朕虽是,但朕心不能自己之处,尔等尚未尽知。二阿哥(允礽)获重罪于皇考,其身若在,仍系负罪之人,今既薨逝则罪案已毕,依然朕之兄也。...前日闻伊病笃,朕遣大臣往视,二阿哥允礽奏曰:臣蒙皇上种种施恩甚厚,臣心实深感激。又训伊子理郡王弘皙曰:尔若能一心竭诚效力,以事君父,方为令子等语,此皆二阿哥允礽至诚由衷之言。朕今往奠,乃兄弟至情不能自已,并非邀誉也。明日朕必往奠允礽,王大臣不必再奏。

又(雍正)谕:弘晳之母奉侍二阿哥(允礽)有年,人甚淳谨,着封理亲王侧福晋,令居弘皙府第(郑家庄),弘皙尽心孝养。理亲王(允礽)侍妾曾有子女者,伊子如欲迎养,听其迎养。有欲随侧福晋居住者,亦听其随住。不愿者另给廨舍与居。丰其衣食、以终余年,着遍谕理亲王府下人等知之。

3。《上谕内阁(四库全书本)》:

雍正上谕前奉皇考康熙谕旨,二阿哥(允礽)断不可放出。

朕惟皇考(康熙)之旨,是遵彼时,若有旨完结,朕亦遵行耳。朕惟仰体皇考康熙圣意,弘皙亦得尽其子道(孝道),出殡时,每翼派侍衞大臣各一员散秩大臣各二员侍衞各五十员送至郑家庄….。皇考康熙曾有谕旨二阿哥允礽、大阿哥允褆断不可放出,是以朕遵奉而行,自登大宝以来扵二阿哥允礽处,未降一旨、未遣一人。

4。据《雍正朝起居注》《大义觉迷录》: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总理事务王大臣、满汉大臣等,谨奏:“皇上因允礽事所降谕㫖恩恤稠叠至优至渥,臣等伏思允礽获罪废禁多年,我皇上仁厚如天御极之初,即封允礽子弘晳为多罗理郡王...”。

雍正六年十一月十一日,雍正帝谕曰:“雍正二年冬间,二阿哥允礽抱病。朕命护守咸安宫之大臣等,于太医院拣择良医数人,听二阿哥自行选用。二阿哥素知医理自与医家商订方药,迨至病势渐重。朕遣大臣往视二阿哥,二阿哥允礽感朕深恩涕泣称谢云:‘我本有罪之人,得终其天年皆皇上(雍正帝)保全之恩也,又谓其子弘晳云:我受皇上(雍正帝)深恩今生不能仰报,汝当竭心尽力,以继我未尽之志’。及二阿哥病益危笃,朕令备仪卫移于五龙亭,二阿哥见黄舆感激朕恩以手加额口诵佛号。以上情事咸安宫宫人内监百余人,皆所目睹者。及二阿哥允礽病故之后追封亲王,一切礼仪有加。且(朕)亲往哭奠以展悲恸,其丧葬之费动支库帑悉从丰厚,命大臣等尽心办理。封其二子(弘晳)以王公之爵优加赐赉…”。

5。《钦定古今储贰金鉴》《钦定皇朝文献通考 卷134》《钦定皇朝通典 卷五十三》 (四库全书本;或名:《清朝通典》《清朝文献通考》:

乾隆四十八年九月三十日奉  乾隆帝上谕:「……皇祖康熙时理密亲王允礽亦尝立为皇太子,且特选公正大臣如汤斌者为之辅导。乃既立之後,情性乖张,即汤斌亦不能有所匡救群小复从而蛊惑,遂致屡生事端,上烦皇祖圣虑,终至废黜。且即理密亲王允礽幸而无过,竟承大统,亦不过享国二年。其长子(或第二子)弘皙纵欲败度,不克干蛊,年亦不永。使相继嗣立,不数年间,连遭变故,岂我大清宗社臣民之福乎?是以皇祖康熙有鉴於兹,自理密亲王允礽既废,不复建储,迨我皇祖康熙龙驭上宾,传位皇考雍正绍登大宝十三年,励精图治中外肃清...。雍正元年,即亲书朕名,缄藏於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内,又另书密封匣,常以随身。至雍正十三年八月,皇考雍正升遐,朕同尔时大臣等敬谨启视,传位於朕之御笔,复取出内府缄盒密记核对脗(吻)合,人心翕然,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朕登极之初、恪遵家法,...依皇考雍正之例,曾书其名藏於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後,乃禀命不融,未几梦逝,遂命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等将其名彻出,追諡为端慧皇太子,是未尝不立嫡也…」。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十二月,康熙帝谕:“距京城二十余里”的郑家庄,建造行宫、王府、城、城楼及兵丁营房等设施,由上驷院郎中尚之顺、营造司郎中五十一、都虞司员外郎偏图、刑部郎中和顺等主管监造。该项工程包括行宫大小房屋299间,游廊96问,王府大小房屋189间,南济庙大小房屋30间,城楼十间,城门二座,城墙590丈9尺9寸,流水大沟4条,大小石桥l0座,滚水坝一个,井l5眼。补修土城524丈,环城挖河667丈6尺。饭房、茶房、兵丁住房、铺房共1973间,夯筑土墙5350丈7尺1寸。除取用部、司现有杉木、铜、锡、纸等项外,采买松木、柏木、椴木、樟木、榆木、青沙石、豆渣石……竹子、鳔胶等项,加之工匠银两,共计用银268762两5钱6分3厘。

○康熙时期不公布弘皙住哪间房间;与雍正时期并无明确记载弘皙王府的郑各家庄详细地址与弘皙住房位置

雍正时期的历史,顶多只有描述形容郑家庄“距京城二十余里”,没有明显论及郑家庄所在县市镇位置。

当时全国同名的郑家庄有无限个,历数不尽。乾隆朝以后编撰的历史才记录郑家庄的地址。

例如清末《清史稿》记载:“雍正元年,诏于(山西)祁县郑家庄修盖房屋,驻扎兵丁,将移允礽(康熙.雍正并无下谕旨令)往居之。”《清史稿》所言,在时间(诏建于康熙五十七年而非雍正元年)、地点(此处所言郑家庄在昌平而非山西祁县)等方面,清史稿均与事实相左,因此清朝末年后人事后纪录的错误点较多。

康熙六十年十月,郑家庄工程竣工。翌年三月,康熙帝与大学士、都统谈话中,首次提及此事:“前因兵丁蕃庶,住房不敷,朕特降谕旨,多发库帑,于八旗教场盖设房屋,令伊等居住。近看八旗兵丁愈多,住房更觉难容。朕思郑家庄已盖设王府及兵丁住房,欲令阿哥(皇子)一人往住。今著八旗每佐领下,派出一人,令往驻防。此所派满洲兵,编为八佐领,汉军编为二佐领,朕往来此处,即著伊等看守当差。”康熙帝并未指明将让哪位皇子移住彼处,而雍正帝继位数月后透露:“前奉康熙谕旨,允礽断不可放出(咸安宫),朕惟康熙之旨,是遵彼时,若有旨完结,朕亦遵行耳。…康熙曾有谕旨二阿哥允礽、大阿哥允褆断不可放出,是以朕遵奉而行。自登大宝以来扵允礽处,未降一旨、未遣一人”。

康熙帝原本欲让允礽一人有罪而前往郑家庄之意,但康熙后来更改决意,允礽依旧要被禁锢于家中(皇城内咸安宫) ,而除了允礽之外的弘皙和他的眷属才是移往郑家庄作为好的藏身居处。所以雍正现在说了:“郑家庄修盖房屋驻劄兵丁,想康熙圣意,或欲令二阿哥允礽前往居住,但未明降谕旨,朕未敢揣度举行,弘皙既已封王,(是时候了,可以开始)令弘皙率领儿子亲弟于彼(迁往郑家庄)居住,甚为妥协。”

成年皇子中,除去被软禁家中皇城内的:皇长子允禔与咸安宫内的废太子允礽。皇长子允禔既已软禁家中,并无迁移必要,而且罪犯依然幽禁于紫禁皇城内(譬如:雍正帝将允禩囚禁于宗人府。隆科多四十一条大罪于皇家园林的附近幽禁),既非长久之计,对再立储君亦有所碍。因此,尽管正在进行西征之役,军费浩繁,康熙仍毅然启动郑家庄工程。

康熙朝末年至雍正元年,弘皙的子女突然病卒,很可能取决于雍正元年分家搬迁至郑各家庄有互相干系的。康熙帝本人亦承认年幼时因未经出痘,被保母带到皇城外面避痘。根据记载,在顺治年间,至少有九次天花在北京爆发和全国各地大小瘟疫 。每次爆发,都迫使福临搬到保护区。保护区兴建在京城南部二十里的狩猎场南海子(南苑) ,此前多尔衮已兴建最早的避痘所(避暑山庄)喀喇河屯行宫,尽管有这样的预防措施康熙帝之父还是无法正确完全避免掉。

最终选定京郊城外鲜少人知的"郑各家庄",作为弘皙和其众妻妾子女及弘皙的弟弟的移住之地,想必是经过康熙帝深思熟虑有考量的。这里临近汤泉,康熙帝晚年多病缠身,足疾甚重,需要经常去汤泉疗养。该处离京师相对较远,又有重兵驻守,弘皙移居于此,离于京师之外,这里又是康熙帝出巡塞外,往返京师时频经驻跸之地,在此建造行宫,既便于休憩,也有利于他亲自了解、掌握弘皙动向,及时采取对策。

弘皙的王府郑各家庄,除去例行赴京参与朝会、射箭及祭祀等活动外。雍正让弘晳的生活过得从容不迫的,时常支付每人生活用品和银子,用以养瞻他们全家人,并且雍正令他们保持能够遵循康熙帝所坚持的节俭生活不过於奢侈的。

弘皙一生共有妻妾7人(嫡福晋,喀喇沁乌梁海济尔默氏,康熙帝之三额驸噶尔臧之女;媵妾6人),共计生育18个儿子,17个女儿,子女共35人够。弘皙居住郑家庄的17年(雍正元年至乾隆四年),即29岁至46岁期间,相继生育11个子女(7子、4女),约占其子女总数31%。与乃父允礽相似。弘皙年过不惑,依然具有较强生育能力,身体、精力俱佳。康熙帝为了让弘皙的众子女能够保留下来,可能因此让弘皙和其众多妻妾子女暂时居住在京城外头躲避天花或是瘟疫了。

父:理密亲王爱新觉罗·胤礽

嫡母:嫡福晋瓜尔佳氏,都统、伯石文炳之女

生母: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

康熙时期,弘皙的妻妾共生育24人;雍正时期,搬迁至郑家庄后,相继生育11个子女。

嫡妻科尔沁乌郎罕济尔默氏,噶尔藏之女;

妾兆氏,兆庆之女;

妾强氏,强世卓之女;

妾章氏,道员章万钟之女;

妾袁氏,袁西保之女;

妾张氏,张洪之女;

妾王氏,王廷成之女。

弘皙的子女总共35人,居住在郑家庄十七年间(雍正元年至乾隆四年),即29岁至46岁期间,相继生育11个子女(7子、4女),约占其子女总数31%。

长子二等侍卫永琛(1712年-1766年),嫡母乌朗罕济尔默氏出,官至二等侍卫。嫡妻纳喇氏,护军参领察达哈之女。

次子永琳(1714年-1739年),嫡母乌朗罕济尔默氏出,闲散。嫡妻扎鲁特氏,骁骑校六十一之女。

三子永玫(1714年-1788年),庶母兆氏出,闲散。嫡妻扎库塔氏,尚书关紫之女。

四子三等侍卫永旬永珣(1714年-1756年),庶母强氏出,官三等侍卫。嫡妻玛喇氏,新藻之女;继妻那察氏,主事玛兴阿之女。

五子永瑾(1717年-1777年),庶母张氏出,闲散。嫡妻栋鄂氏,护军参领巴克三之女。

六子未有名(1718年-1719年),庶母强氏出,早卒。

七子永珽(1719年-1751年),庶母张氏出,闲散。嫡妻钱佳氏,佐领特克山之女。

八子永玿(1720年-1762年),庶母兆氏出,闲散。嫡妻颜扎氏,留保柱之女。

九子永琚(1720年-1765年),庶母强氏出,闲散。嫡妻栋鄂氏,笔帖式富瑶之女。

十子永琠(1721年-1772年),庶母强氏出,闲散。嫡妻章佳氏,一等侍卫西兰泰之女。

十一子未有名(1723年-1723年),庶母张氏出,早卒。

十二子永瓘(1724年-1800年),庶母张氏出,闲散。嫡妻郭络罗氏,典簿岱经之女。

十三子永珮(1726年-1763年),庶母张氏出,闲散。嫡妻刘佳氏,员外郎苍格之女。

十四子护军参领永淮(1728年-1793年),庶母兆氏出,官至护军参领。

十五子未有名(1730年-1732年),庶母张氏出,早卒。

十六子未有名(1730年-1732年),庶母袁氏出,早卒。

十七子永积(1734年-1754年),庶母强氏出,闲散。嫡妻叩德氏,三等侍卫福良之女。

十八子未有名(1739年-1754年),庶母张氏出,早卒。

长女县君,母为妾强氏,强世卓之女。雍正6年12月嫁郭罗络斯公策旺扎卜。

次女,母妾张氏道员张万钟之女。雍正10年12月嫁奈曼台吉敦多布。

三女,母为妾张氏道员张万钟之女。乾隆2年12月嫁喀喇沁贝勒僧衮扎布。

四女,母为妾兆佳氏吉庆之女。乾隆2年10月嫁喀喇沁诺穆。

十二女郡君,母为妾强氏,强世卓之女。乾隆20年12月嫁额鲁特绰罗斯亲王道齐。

十六女,母为妾张氏道员张万钟之女。乾隆12年一月嫁敖汉固山额驸垂济喀(扎)尔。

2016年电视剧《乾隆秘史》李成儒饰演爱新觉罗·弘皙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