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号飞船

联盟号飞船(俄语:Союз,英语:Soyuz)是前苏联设计的一款载人飞船,由第一特殊设计局(即科罗廖夫设计局,现隶属于科罗廖夫能源火箭航天集团)研制,采用一次性设计,可通过联盟号或质子号运载火箭发射,其主发射场是位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境内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亦有少部分在俄罗斯普列谢茨克航天发射场和法属圭亚那太空中心发射。

该系列飞船自1960年代首飞,目前仍在使用。联盟号飞船是前苏联继东方号飞船与上升号飞船之后自行研制的第三款载人飞船,是目前世界上服役时间最长、发射频率最高,同时也是可靠性最好的载人飞船,其原设计目的是作为前苏联载人登月计划中的地月往返工具,然而,由于苏联后来取消了登月计划,联盟号的活动范围就此被限制于地球轨道。 1991年苏联解体后,联盟号的制造与发射转由俄罗斯联邦航天局掌握,主要负责对和平号空间站与国际空间站的人员运输、物资补给。2011年隶属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航天飞机全线退役后,联盟号飞船成为了宇航员往返国际空间站的唯一运输工具。

联盟号飞船的改进型号众多,其衍生出的其它航天器包括:探测器号、联盟号T、联盟号TM、联盟号TMA、联盟号MS及进步号货运飞船等。

2018年12月3日,载有3名宇航员的“联盟号”成功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升空,并将前往国际空间站。 2021年4月17日,俄罗斯“联盟MS-17”载人飞船返回地球,在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州杰兹卡兹甘市东南147公里处成功着陆

联盟号飞船在1967~1981年共发射40艘。联盟1~10号,载1~3人,射入地球轨道。其余30次飞行大部分是“联盟号”太空舱与在轨道上的“礼炮号”太空站相连;交换1名“联盟号”乘员进入太空实验室,进行较长时间的科学实验。

“联盟号”飞船首次发射是在1967年,这个阶段约4年的时间。自1965年3月“上升2号”飞船飞行之后,足有2年多,苏联没有进行任何载人宇宙航行,是因为苏联正在研制一个推力更大的运载工具——“联盟号”飞船。

“联盟号”宇宙飞船是一种多座位飞船,内有1个指挥舱和1个供科学实验和宇航员休息的舱房。“联盟号”第一次发射是在1967年4月23日,飞行目的是演练这种新的宇宙飞船各个系统的工作情况。不幸的是它酿成了一场悲剧。

20世纪50年代末,苏联在弹道导弹技术基本成熟的基础上开始了载人航天飞行计划,主要负责人是航天专家谢尔盖·科罗廖夫。1959年初,苏联第一艘载人飞船开始具体设计,取名为东方号,1961年4月12日,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乘坐东方1号飞船,绕地球飞行108分钟后,安全返回地面,拉开了载人航天的大幕。

东方号绕地球飞行成功标志着人类向宇宙踏出了第一步、证明了载人航天的可行性,人类的宇宙航行时代即将到来。然而,东方号的设计还十分原始和简陋,许多执行深空任务所必需的功能都尚不具备,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航天器的交会对接技术,后者是实现长时间滞留任务与登月任务所必备的功能。为此,苏联专家开始设计新一代载人飞船,这也就是联盟号系列的由来。

东方号飞船采用的是近地点只有180千米的低轨道,在这样低的高度上,地球大气还相对比较密集,对飞船轨道具有明显的衰减作用。即使制动火箭失灵,飞船也可以在10天内逐渐衰减降低轨道,最终以不太大的再入速度返回地面。由于速度较低,东方号的防热设计也较为容易。相比之下,要向更远的太空迈进的新型飞船的再入难度则要大得多,优化在入轨道和再入飞行器的外形也就成为了设计的重中之重。设计人员提出了两种设计方案,一种被设计为具有空气动力学外形,能在跑道上着陆,另一种则采用弹道式再入方式。

60年代初苏联的设计人员大多认为飞船设计成带机翼的飞机样式将导致重量太大、并需要较厚的隔热层,研制所需的费用也高得惊人,由于结构复杂,研制周期也会较长。故而苏联人采用了弹道再入方式。季洪拉沃夫领导的第一特别设计局(即ОКБ-1,现为科罗廖夫能源火箭航天集团)第9部门的一个小组提出了“双浸入”再入轨迹,降低了再入速度,过载为宇航员可以承受的3-4G。

起初,科学家们设想了三种外形方案:分段球形、带梭状物的球形和切开的球形。第一特别设计局第11部门的罗辛小组提出了类似大钟的钝头形设计并且获得采纳,这种形状会增加飞船再入时的阻力,并能避免产生过高的温度和过载。后来联盟号飞船均采用了这种形状的返回舱。

下一步需要确定的是飞船返回舱的着陆方式。由于苏联有辽阔的国土面积,因此在苏联本土着陆最为理想。设计人员设想过采用直升机旋翼、火箭、弹射座椅和可吸收冲击的气囊等多种手段,最后还是决定使用固体火箭与降落伞相配合的着陆方法。

当时,要完成苏联更远大的登月梦想,用火箭直接发射大载荷到月球还不现实。因此,科学家提出了用当时苏联最成熟的R-7火箭多次发射,将不同的飞行器送入地球轨道并完成对接,形成组合飞行器,再飞往月球的方案,这一计划被认为具有可行性。

在这一设想中,飞船的在轨对接顺序为:一名宇航员先乘坐东方7号发射升空,然后再将无人火箭顶舱发射入地球轨道,载人的东方号与该火箭顶舱交会对接。然后抛弃火箭下部的环状保护结构,露出对接系统准备与下枚火箭对接。重复进行,直到在轨组装完成一个四舱段的组合飞行器——东方7号和三枚火箭。随后发射携带1-3名登月宇航员的飞船,与组合飞行器对接。东方7号在探月飞船到达后分离。火箭接着一级一级点火,将飞船推入月球轨道。

1962年,科罗廖夫签署了名为“地球卫星轨道上的空间飞行器对接成组合体”的科技计划说明书,这一计划代号“联盟”(俄语:Союз,英语:Soyuz)。计划中,除了需要创造一个载人空间站和研制出一艘能绕月飞行的飞船,还需要建立一个全球通信卫星系统。

设计人员吸收了东方号和同期其他方案中取得的经验,提出了称为联盟7K的设计方案。之前设计方案中的钟形返回舱和圆柱形推进舱被沿用,还从探月飞船方案中借鉴了轨道舱设计,形成了三舱结构。初期的联盟号飞船设想由此基本完成。

1962年12月24日,科罗廖夫提出了包括搭载两名宇航员的联盟7K、月球外入射级9K和推进级11K的新联盟号飞船方案。虽然设计局内部和政府方面都有反对的声音,但科罗廖夫还是对他的新技术充满信心,期望能借助这一“联盟号组合体”方案在美国人之前将宇航员送上月球。

联盟7K全长7.7米,总重5500-5800千克,主体为三舱结构:圆柱形非密封仪器舱、钟形密封返回舱和圆柱形居住舱,联盟7K并未安装气闸舱门,因此宇航员无法进行出舱活动。无人单级火箭9K全长7.8米,重5700千克。推进级11K长4.2米,满载燃料时重6100千克。

在绕月飞行任务中,首先发射9K,9K到达制定轨道后立刻发射11K为之补充燃料,总共要发射4枚11K。燃料补充满后,联盟7К飞船升空并与9K对接,9K执行轨道机动将7K送入地月转移轨道并脱离。联盟号飞船完成绕月飞行后返回地球,三舱分离,返回舱再入,其他舱段在大气层中焚毁。

组合体的技术难点在于交会对接。如果计划过程中使用的火箭推力足够大,就不必进行多次交会和对接。因此苏联还开发了大推力的N1运载火箭,不过,同时进行两个登月项目似乎得不偿失,资源不集中使单个项目的研制实力都有所削弱,造成了预算吃紧,直接导致联盟计划资金短缺。在当时,美苏两国的登月计划已成为一场关系国家荣誉的竞赛。不过科罗廖夫的登月计划并未得到官方的足够支持。科罗廖夫在1963年提出了与登月计划相联系的五个重要方案设想:

L1:联盟联合体绕月计划,需要进行6次发射;

L2:13K月球车,需使用联盟号组合体9К和11K进行6次发射;

L3:载人登月,需修改联盟7K的设计并额外携带单独的登月舱,该计划将会用到N1运载火箭;

L4:使用改进后的联盟7K进行绕月飞行,需发射1枚N1火箭;

L5:月球车,需发射1枚N1火箭。

1964年春,联盟7К经过重新设计后的首个样机被制造出来,位于诺金斯克的中央研究院也安装了一台相对应的全尺寸宇航员训练器,9К和11К的1:30缩比模型也同时完成,用于交会对接模拟训练。1964年9月26日,一个用来确定空气动力学特性的联盟号飞船模型被发射上天,由于结构表面启动负载过大,发射后30多秒钟模型就凌空解体了。

1964年7月,第一特别设计局的竞争对手第五十二设计局(ОКБ-52,即切洛梅设计局)被授权实施绕月飞行计划(使用UR-500质子号运载火箭发射LK-1载人飞船),L1联盟联合体绕月计划未受青睐。第一特殊设计局主要将精力集中到了L3载人登月项目上,不过设计局仍未放弃L1计划,最后L1衍生成为了著名的探测器计划(俄语:Зонд;英语:Zond)。

使用N1火箭的N1/L3登月计划的实施过程与美国的阿波罗计划类似,具体为:N1火箭先将搭载两名宇航员的联盟7K飞船送入地球轨道,然后再点火进入月球轨道。任务指令长从轨道舱出舱,通过太空行走转移至登月舱,然后登月舱分离,发动机点火登陆月球。降落后,指令长将外出收集样品。24小时候,登月舱从月球表面发射,与轨道舱交会对接,指令长再次进行舱外转移,最后发动机点火飞回地球。

这样,对接和舱外转移就成为了登月必须解决的技术问题。而且,具备这种能力的联盟7K飞船不仅可以用来登月,而且在地球轨道同样非常有价值。1965年,井改进获得了这种能力的联盟7K被命名为联盟7K-OK(轨道飞船),即通常所说的联盟原型。

轨道飞船的军事用途不言而喻,第一特别设计局提出过联盟号拦截器计划,可以用来在高轨道上拦截敌方卫星,设想中飞船上安装有火箭模块,具有很好的轨道机动能力。利用联盟7K-OK充当载人侦查空间站和轨道科研站也都是相当现实的设想,都进行了有关的研制工作。

1965年10月25日,由于第五十二设计局迟迟未能取得进展,第一特别设计局的联盟号L1飞船被用来取代LK-1飞船。计划仍保留了质子号运载火箭。12月31日,两家设计局达成一致意见,决定为绕月飞行建造14艘L1飞船。由于质子号运载火箭发射能力有限(比R-7系列略高,但却比后者重得多),加之时间紧迫(与美国竞争),未完成绕月任务,设计师只好在降低飞船重量上做文章,为此,联盟号组合体取掉了轨道舱和其他一些绕月飞行不需要使用的装置,并进行了相应的改动以最大限度地降低重量,人员也从3人减少到2人。

按照计划,L1飞船将在1966年第3、4季度各造一艘,其他飞船在1967年前三个季度开工建造,首次发射原定于1966年底进行,联盟号即将向宇宙迈进,不过这些科罗廖夫已无法看见,他于1966年1月14日病逝,未能亲眼目睹联盟号飞船升空时的壮观场景。

而探测器计划——此时还只是绕月计划,并未向更远的太空延伸——在1967-1970年间共进行了13次飞行试验,尽管其中有几次失败,但苏联成功举行了绕月飞行,拍摄了月球背部的照片并携带了生物上太空,进行了载人登月的前期准备。不过期间美国人抢先登上了月球,使得苏联绕月飞行的成就显得相对逊色了很多,苏联政府也就未在载人飞船登月这一项目上继续冒险,虽然此时苏联人已具备了载人登月的实力。美国阿波罗登月1年多后的1970年9月,月球16号无人探测器成功将月球土壤带回地球,为在月球竞赛中落后的苏联挽回一些颜面,从另一角度讲,此时苏联再进行载人登月的意义至少在短期内已经不那么大了。

虽然苏联在与美国的载人登月竞赛中落败,但是期间联盟号飞船具备了交会对接的能力——联盟7K-OK研制成功并不断完善。

1966年11月25日,苏联国家委员会批准了首次两艘无人联盟号飞船进行交会和对接实验飞行。1966年11月28日11:02:00 UTC,第一艘联盟7K-OK飞船宇宙133号(俄语:Космос 133;英语:Kosmos 133。下同)——也就是联盟7K-OK 2号(俄语:Союз7К-ОК №1英语:Soyuz7K-OK No. 2)拜科努尔航天中心发射升空,按计划它将充当主动航天器,在近地轨道上与24小时后发射的联盟7K-OK 1号自动交会对接。然而,宇宙133号在入轨后却出现了问题:由于高度控制系统故障,无法实现姿态控制。在燃料耗尽后,宇宙133号逐渐脱离了轨道,朝地球坠落。地面控制人员粗略估算后认为宇宙133号将坠毁于中国大陆地区。为避免对地面造成伤害,控制中心忍痛下达了自毁命令,引爆飞船上携带的23千克TNT炸药。宇宙133号在远东上空爆炸,残骸坠落在马里亚纳群岛东部。第二艘联盟7K-OK的发射也因此被取消了。

事故调查团队分析了失败的原因,并对结构提出了一些改动意见。1966年12月14日16:00 UTC+6,联盟7K-OK 1号进行了发射试验,以验证改进措施是否取得了成效。不过这次问题出现在了别的方面,由于计算机点火出现混乱,当控制人员下达发射指令后数秒,火箭的一台捆绑助推器意外停车,指令系统自动中止了发射。火焰很快被数千加仑的水扑灭。确认安全后,包括接替科罗廖夫任登月计划总设计师的米申在内的专家组一起前往发射台观察情况,就在大约30分钟后,又一个意外发生了:安全系统发生异动,逃逸塔自动点火并携带轨道舱与返回舱从火箭顶部起飞,短短数分钟之内便上升至安全高度实现逃逸,最终降落于600米外的安全地带。而火箭和发射塔可就没那么幸运了,逃逸塔喷出的尾焰引燃了第三级,现场的工作人员匆忙逃向控制掩体,2分钟不到,火箭便产生大爆炸,彻底摧毁了火箭和其所处LC-31号发射塔,造成一人丧生、多人重伤。

载人联盟号飞船只有在无人联盟飞船发射后才能升空,因此,科研人员必须在不充裕的时间内解决种种问题,急于与美国争先导致此时联盟号飞船各系统可靠性未能达到应有水平。

1967年2月,在时速80千米的疾风和-22℃的严寒下,宇宙140号(俄语:Космос 140;英语:Kosmos 140)无人飞船腾空而起,它重演了联盟7K-OK 1号曾遭遇过的问题——高度控制系统故障,导致燃料消耗过度。不过这一次,在地面人员的努力下情况没有进一步恶化。在再入时,宇宙140号的下降轨迹出现偏差,溅落在了距着陆场数百公里远的咸海,当时正值冰封时节,飞船的返回舱击穿了咸海冰面,沉入水下十数米处。救援过程中苏联水面力量不足的问题也暴露了出来,回收人员不得不冒着严寒潜水打捞,事后检查发现,因为再入时的切入角过深,使飞船偏离了预定轨道,还对船体造成了一定的损坏——隔热大底被烧出一个大约30厘米的洞。但是,当时苏联高层太过于急功近利,认为这对于无人飞船而言还算是一次成功的发射,因此未采纳科研人员在发射一艘无人飞船确保安全的建议未予采纳,对发射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也没能给予足够的重视。

很快,作为载人项目的联盟1号和联盟2号获得了通过。

1967年4月23日06:32 UTC+6,联盟1号载人飞船(俄语:Союз-1;英语:Soyuz 1)自拜科努尔航天中心发射升空,上面只搭载着宇航员弗拉基米尔·米哈伊洛维奇·科马洛夫(俄语:Влади́мир Миха́йлович Комаро́в;英语:Vladimir Mikhaylovich Komarov)一人。科马洛夫是苏联第一位两次进入太空的宇航员,曾执行上升1号(俄语:Восход-1;英语:Voskhod 1)任务,而他的后备宇航员则是加加林。按照原定计划,联盟1号发射后,联盟2号将在随后搭载两名宇航员升空,与联盟1号交会对接。

但是联盟1号在进入太空后便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问题:左侧太阳能帆板未能自动展开,造成电力供应不足。紧接着,导航系统也开始出现故障。当飞船进入到第13圈时,飞船的自动平衡系统彻底陷入了瘫痪,手动操纵系统也不能完全发挥作用。

鉴于联盟1号上出现的危机情况,联盟2号的宇航员们制定了一个应急方案,准备在升空后对联盟1号进行抢修。孰料在发射时分拜科努尔上空风雨大作,起飞程序不得不被叫停。在地面上的宇航员们只能望天兴叹,对受困宇宙的科马洛夫爱莫能助。

危难关头,地面控制中心飞控主任作出了决定——让飞船在不利的情况下返回地球。当联盟1号飞到第18圈时,科马洛夫点燃了制动火箭,返回大气层。就在接下来的一瞬间,悲剧发生了:飞船下降到7000米时,由于姿态不正,主降落伞伞索缠绕在一起,无法张开。科马洛夫手动释放备用伞,结果又和主伞缠绕到了一起。一系列的故障使得飞船以40米/秒的速度坠毁在哈萨克斯坦卡拉布拉克以西3公里处(坐标:51.3615°N59.5622°E)。在场的救援直升机观查到联盟1号坠毁后现场发生爆炸,并很快升起浓烟。被砸扁的返回舱内燃起大火,连金属都被熔化了,最先赶到现场的救援人员甚至无法分辨出科马洛夫的遗体。

事故调查结果显示是飞船的降落伞舱设计有问题,之前几艘无人飞船因各自不同的原因都没暴露出伞舱的问题。实际上,如果联盟2号也接着升空,也会遭遇同样的事故。

联盟1号的挫折为苏联人上了宝贵的一课,苏联人意识到了忽视可能存在的缺陷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从科马洛夫牺牲到1969年10月联盟3号的发射,这中间出现了长达18个月的空窗期,在此期间,前苏联没有发射一艘载人飞船。宇航员的牺牲让人们狂热的头脑开始冷静下来,工程师们开始改进伞舱设计,并着手完善联盟号的设计,提升可靠性。事后有人曾将联盟1号的事故与美国阿波罗1号事故作比较,认为这两起事故虽然相互迥异,却同样惨烈,而且都对两国航天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宇航员们所作出牺牲的让人们狂热的头脑冷静下来,并意识到航天事业中存在的巨大风险,需要谨慎而细致地处理好每一个问题,否则就有可能酿成巨大的灾难。

1967年10月,两艘无人联盟飞船——宇宙186号和宇宙188号先后发射升空,并成功的进行了对接实验。其中一艘的返回舱成功着陆,另一艘再入过程中有所偏差,因可能的着陆区不在苏联境内而被迫自毁,爆炸碎片散落在苏蒙边境。尽管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但总的来说这次试验取得了成功。苏联人这次表现出了足够的严谨态度,决定再进行一次对接试验。1968年4月,又有两艘无人飞船——宇宙212号和宇宙213号进行了对接试验,两个返回舱均再入成功,降落在离预定的着陆点不远的区域。

之后苏联决定再次进行载人飞行,为增加安全系数,他们先安排了被动无人飞船与主动载人飞船的对接,而且无人飞船先发射上天,以观察其在轨道上是否运转顺利。

1968年10月25日,经过改进的联盟2号飞船从拜科努尔升空,飞船系统运转完全正常,准确无误地进入了轨道。翌日,宇航员格奥尔基·季莫费耶维奇·别列戈沃依(俄语:Гео́ргий Тимофе́евич Берегово́й;乌克兰语:Гео́ргій Тимофі́йович Берегови́й;英语:Georgy Timofeyevich Beregovoy)搭乘联盟3号紧跟着进入了太空,在发射后大约90分钟时,联盟2号和联盟3号进入了200米的范围内,别列戈沃依通过手动操作,成功将两艘飞船之间的距离缩短到数米以内,然而由于他没有留意到联盟2号目标飞行器和联盟3号之间正处于相互颠倒的状态,造成了不必要的燃料消耗,导致对接失败,第二天,别列戈沃依再度尝试对接,却依然没有成功。地面控制中心只好终止交会对接任务,指示联盟2号返回地球。而联盟3号则留在太空开展气象和地理观测,期间别列戈沃依还为地面的电视观众们开展了一次电视直播。1968年10月30日,在飞行将近4天后,联盟3号返回了地球,准确地降落在卡拉布拉克着陆场。整体上来看,这次试验取得了成功,重要的是联盟号飞船的安全性得到了确认。

详见词条:联盟5号

1969年1月14日,宇航员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洛维奇·沙塔洛夫(俄语:Владими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Шаталов;英语:Vladimir Aleksandrovich Shatalov)搭乘联盟4号发射升空,次日,宇航员鲍里斯·瓦连京诺维奇·沃雷诺夫(俄语:Владими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Шаталов;英语:Boris Valentinovich Volynov)、阿列克谢·斯坦尼斯拉沃维奇·叶利谢耶夫(俄语:Алексей Станиславович Елисеев;英语:Aleksei Stanislavovich Yeliseyev)、叶夫根尼·瓦西里耶维奇·赫鲁诺夫(俄语:Евге́н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Хруно́в;英语:Yevgeni Vassilyevich Khrunov)搭乘联盟5号升空。1月16日,在经过漫长的轨道修正后,两艘飞船成功交会对接,实现了科马洛夫和别列戈沃依一直都没能实现的那个目标——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空间交会对接,苏联塔斯社高度评价这一成就,称飞船组合体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座空间站。宇航员和地面控制人员都很欣喜,不过他们还有一项同样重要的任务要完成——走出联盟号飞船。

按照计划叶利谢耶夫和赫鲁诺夫要从联盟5号上转移至联盟4号上,联盟5号的指令长沃雷诺夫则留在舱内。由于飞船对接机构没有设计密封的连接通道,因此,因此两名宇航员必须进行太空行走。此次太空行走中宇航员使用的是“鹰”(俄语:Ястреб;英语:Yastreb)舱外航天服,该航天服是阿列克谢·阿尔希波维奇·列昂诺夫(俄语:Алексе́й Архи́пович Лео́нов;英语:Alexey Arkhipovich Leonov)走出上升2号飞船时所穿的“鹫”(俄语:Беркут;英语:Berkut)舱内航天服的改进型,赫鲁诺夫和叶利谢耶夫从联盟5号轨道舱的侧舱门步入太空,沿着舱壁爬进联盟4号轨道舱。莫斯科电视台对此次太空行走进行了直播。对接4小时35分钟后,飞船组合体分离。1月17日,联盟4号开始返回地面,并顺利着陆。

相比之下,联盟5号的着陆则要惊险得多,1月18日,联盟5号开始返回大气层,在制动结束后,沃雷诺夫突然发现返回舱和推进舱之间的分离机构卡住了!此刻飞船已经接近大气上界,要“刹车”是不可能的。在之前东方号和上升号飞船的飞行中,也曾出现类似的情形,但是相比之下,沃雷诺夫遇到的问题要致命得多:联盟号推进舱远比返回舱大得多,受气动外形的影响,飞船再入时姿态不正,隔热大底并未处于向下的位置,大气层摩擦带来的高温腐蚀着飞船,自动控制装置为修正姿态,而不停地做着徒劳的努力,很快便耗尽了制动火箭的推进剂。随着飞船高度不断下降,返回舱外的温度也变得越来越高,舱门处的密封圈开始燃烧起来,一时间,舱内充满了呛人的烟雾,不过,仍留在飞船内的沃雷诺夫依然保持着镇定,他先将有关对接的文字记录塞进自己的座位里——万一发生不幸,这些资料还是可能幸存下来——然后,他打开了录音机,通过口述的方式记录正在发生的情况。

就此生死瞬间,奇迹出现了,飞船再入时产生的震动和高热分解了连接机构,让那个倒霉的服务舱从飞船上分离。气动外形的突然变化令返回舱姿态及时回正,将隔热大底对准了地面。气动阻力即时地将返回舱降至安全开伞速度,这一回,伞舱没有让沃雷诺夫失望,即便遭遇了高温炙烤,降落伞依然打开,最终,联盟5号平安地着陆,但是,由于制动火箭已经失效,返回舱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大难不死的沃雷诺夫挨了次“硬着陆”,磕碎了几颗牙齿,血开始从嘴角流出。虽然落了地,但沃雷诺夫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活下去,原来联盟5号下降的轨道不正,结果降落在了靠近俄罗斯的奥伦堡州的乌拉尔山中,距哈萨克斯坦的着陆场差了600千米。当时舱外温度低至−38℃,若继续留在舱内,沃雷诺夫很有可能会冻死。意识到救援队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的他,索性离开了返回舱自谋生路,幸运的是他发现了一缕青烟,穿着单薄的舱内衣物在彻骨寒风中步行几公里后,他发现了一家农舍,并获得了屋主的救助。救援人员赶到时,发现返回舱内空无一人而大吃一惊,最后循着留在雪地上的血迹找到了沃雷诺夫,坚强的他并未因为此次事故而放弃自己热爱的事业,1967年他再次乘飞船飞上了太空。

1969年10月11日、12日、13日,苏联接连3天发射了“联盟6号”、“联盟7号”和“联盟8号”3艘飞船,在轨道上进行了广泛的科学考察,其中包括在真空和失重情况下进行金属焊接的操作试验。此外,这3艘飞船还实行了协调动作的编队飞行。这3艘飞船的发射倾角是一样的,表明它们是从同一个地点接连3天发射的,这在当时是空间技术方面的一个重大突破。

1970年6月1日,联盟9号搭载着宇航员安德里亚·格里戈里耶维奇·尼古拉耶夫(俄语:Андриян Григорьевич Николаев;英语:Andriyan Grigoryevich Nikolayev)和维塔利·伊万诺维奇·谢瓦斯季亚诺夫(俄语:Вита́лий Ива́нович Севастья́нов;英语:Vitaly Ivanovich Sevastyanov)发射升空,这次飞行中,两名宇航员在轨17天16小时58分55秒,打破了美国双子星7号(Gemini 7)13天18小时35分1秒的记录。

详见词条:礼炮1号

1971年4月19日,苏联发射了世界上的第一座空间站——礼炮1号(俄语:Салют-1;英语:Salyut 1)。4月22日,联盟10号搭载着沙塔洛夫、叶利谢耶夫和尼古拉·尼古拉维奇·鲁卡维什尼科夫(俄语:Никола́й Никола́евич Рукави́шников;英语:Nikolay Nikolayevich Rukavishnikov)升空,这是第一艘经过改进的联盟7K-0KS型飞船(俄语:Союз 7К-ОКС;英语:Soyuz 7K-OKS)。三位宇航员计划同礼炮1号交会对接并短期驻留,但是在尝试对接时,测距系统始终显示二者之间有9厘米的间隙,未能实现硬对接。最后宇航员不得不放弃任务,返回地球。调查组随后分析了对接失败的原因,并作出了相应调整。

详见词条:联盟11号

1971年6月30日,这是苏联航天史最黑暗的日子,在24天前,也就是6月6日,宇航员格奥尔基·季莫费耶维奇·多布罗沃尔斯基(俄语:Гео́ргий Тимофе́евич Доброво́льский;英语:Georgiy Timofeyevich Dobrovolsky)、弗拉季斯拉夫·尼古拉耶维奇·沃尔科夫(俄语:Владисла́в Никола́евич Во́лков;英语:Vladislav Nikolayevich Volkov)、维克托·伊万诺维奇·帕察耶夫(俄语:Ви́ктор Ива́нович Паца́ев;英语:Viktor Ivanovich Patsayev)搭乘联盟11号飞船升空,飞船于1971年6月7日成功对接礼炮1号。6月7日10:45 UTC,3名宇航员成功进入空间站。他们在空间站共停留了23天18小时22分,进行了一系列天文观测、植物在失重条件下生长的实验和一些医学实验,获得不少宝贵资料,干得相当出色。对接期间,还两次将空间站的轨道抬高。6月29日21时许,3名航天员离开空间站,返回了联盟11号并解除对接。

飞船离开空间站后继续在轨飞行了4个多小时,并保持着同地面上的联系。12分03秒后,飞船距地面168千米,返回舱和轨道舱、服务舱开始分离,然而一个毫不起眼的错误发生了:本应先后引爆的爆炸螺栓被同时引爆了,将连接轨道舱和返回舱的换气阀门震开,由于这个气阀位于座椅的下方,宇航员根本无法及时定位和封堵。在短短几秒后舱内气压就下降到了致命的程度。根据生物传感器的数据记录显示,在失压后的第40秒宇航员就已经死亡了,事后的医学和病理解剖学检查也证明了这一点。到第212秒,舱内气压完全降到0 MPa。

尽管返回程序都是正常的,返回舱也在降落伞减速下,安然着陆于哈萨克斯坦卡拉扎尔(坐标:47.35663°N,70.12142°E)。但当救援队打开舱门时,看到的却是已经遇难的3名航天员的尸体。据当时《苏联劳动报》的报道:“在哈萨克斯坦的上空,飞机和直升飞机迎接了宇宙飞船……飞船实行了软着陆。一架直升飞机降落在它旁边,接着另一架直升飞机也降落在它旁边。还没等旋翼停稳,医生就跳到了陆地上,向飞船跑去。“打开了舱口盖,舱内有3名宇航员,他们坐在自己的工作位置上,这里整齐地放着收集到的许多实验资料、电影胶卷、磁带、航行日志、装有生物标本的容器,很难想象多布罗沃尔斯基、沃尔科夫和帕察耶夫已经死去了。”

据当时在场工作人员的回忆,三名宇航员的遗体脸色发青,耳朵和鼻子里留有已经升华了的血液,多布罗沃尔斯基的遗体甚至尚有余温。现场的医生进行了紧急施救,然而遗憾的是他们已无力回天。

这次事故的原因是飞船设计不合理,座舱拥挤,只有脱掉臃肿的“鹰”航天服才能坐下。当时联盟号返回程序就明确规定,航天员在返回前必须脱掉航天服。对此设计和程序,不少科学家当时就反对,但航天部门的领导人不接受正确意见。为此,苏联航天负责人卡马宁将军被撤职。

这一事故是原苏联载人航天活动中最为悲惨的一次。事故发生后,又一次推迟了苏联空间站的使用计划,礼炮1号此后再无人进入。飞控中心不得已,于发射后175天,忍痛发出降轨指令,将其退回到太平洋上空烧毁。联盟号飞行又一次中断飞行达2年3个月,以改进联盟号安全性能,将乘员从3人减为2人,并增加了1套生命保障设备,规定在上升、返回段必须穿上“鹰”航天服,同时,苏联高层下令有关单位开始研制“隼”(俄语:Сокол;英语:Sokol)-K舱内航天服。直到联盟T入役并配置轻量化的舱内航天服后,联盟号的成员组才恢复至3人。

1971年6月30日早上8:13,莫斯科电台中断了它预定的国内新闻节目,宣读了这3位宇航员罹难的公告。苏联当局对3位宇航员牺牲一事极为重视,宣传规模很大,葬礼规格也较高。1971年7月1日12点至20点,在莫斯科的苏军中央之家举行了全市性的与遗体告别仪式。苏联党、政、军、工、团等都送了花圈,上自总书记勃列日涅夫起的16名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中央书记,到场和死者遗体告别,并与死者家属一起参加守灵。1971年7月1日晚上,3位宇航员的遗体火化。2日下午2点至3点,在红场举行了追悼大会,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基里连科主持了会议,并致了悼词。勃列日涅夫等15名政治局和书记处成员出席了追悼会。会后,勃列日涅夫、波德戈尔内和柯西金亲自抬灵,将骨灰盒放进克里姆林宫墙内。这3位宇航员成为继加加林之后葬入红场的又3名宇航员。根据苏联最高苏维埃的命令,这3名宇航员被追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阿波罗-联盟测试计划

详见词条:阿波罗-联盟测试计划

联盟11号事件发生后,但联盟号飞船已经证明了其可以充当天地运输飞船这个角色。苏联改进了联盟号飞船的设计,形成联盟号7K-T飞船,在1971年到1981年间,共有33艘联盟号飞船执行了运输和其他飞行任务,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多用途能力。这些任务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1975年联盟19号飞船与美国的阿波罗18号飞船进行的空中对接任务。尽管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冷战时互视对方为竞争对手,但和平探索太空一直是双方许多航天人的心愿。

1975年7月15日,在地球的东西方各有一枚火箭发射升空。7月17日,联盟19号飞船与美国阿波罗18号飞船成功地在地球轨道实现了对接,这次历史性的对接被誉为“太空握手”,在靠近时,美苏双方宇航员用对方的语言进行交流。对接舱的舱门打开后,苏方指令长列昂诺夫和美方指令长斯坦福德互致问候并热烈握手。双方宇航员还互相参观了对方飞船并逗留了好几个小时,甚至一起共享午餐。7月18日,两国宇航员一起主持了向全世界直播的电视节目。“太空握手”虽然短暂,但给人类共同推进航天事业带来了明媚的阳光,也在两国航天人之间架起了合作的桥梁,对之后的继续合作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温度控制系统 - Sistema Obespecheniya Teplovogo Rezhima, SOTR

生命维持系统 - Kompleks Sredstv Obespecheniya Zhiznideyatelnosti, KSOZhsfsdf

电力供应系统 - Sistema Elektropitaniya, SEP

通讯追踪系统 - Rassvet (Dawn) 无线sfsdf电通讯器, 内建测量器 (SBI), Kvant-V 太空船控制器, Klyost-M 电视系统, 轨道无线电追踪(RKO)

综合控制系统 - Sistema Upravleniya Bortovym Kompleksom, SUBK

综合推进系统 - Kompleksnaya Dvigatelnaya Ustanovka, KDU

Chaika-3运动控制系统(SUD)

光学视觉装置(OVP)- VSK-4 (Vizir Spetsialniy Kosmicheskiy-4),夜视装置 (VNUK-K, Visir Nechnogo Upravleniya po Kursu), 泊定指示灯, 驾驶员视窗 (VP-1, Vizir Pilota-1), 雷射测距仪(LPR-1, Lazerniy Dalnomer-1)

轨道会合系统

泊定系统 - Sistema Stukovki i Vnutrennego Perekhoda, SSVP

机器人控制系统 - Teleoperatorniy Rezhim Upravleniya, TORU

机械臂系统 - Sistema Ispolnitelnikh Organov Spuska, SIO-S

降落套件 - Kompleks Sredstv Prizemleniya, KSP

携带式维生包 - Nosimiy Avariyniy Zapas, NAZ, 包含TP-82或其他型手枪

发射逃生系统 - Sistema Avariynogo Spaseniya, SAS

联盟 ACTS (预计2012年)

联盟-TMA(2003年–至今)

联盟-TM (1986年–2003年)

联盟-T (1976年–1986年)

联盟 7K-TM(1975年–1976年)

联盟 7K-T (1973年–1981年)

联盟 7K-0KS (1971年)

联盟 7K-0K (1966–1971年)

型别

发射日期

宇航员

任务

返回日期

联盟1

1967年4月23日

科马洛夫

进行工程技术、科学和医学生物学实验;返回时科马洛夫牺牲。

1967年4月24日

联盟2

1968年10月25日

无人

1968年10月28日

联盟3

1968年10月21日

别列戈沃伊

与联盟2号交会,检验飞船的性能,记录了宇航员的心电图等。

1968年10月30日

联盟4、5

1969年1月14日/15日

沙塔诺夫/沃雷诺夫、耶里谢也夫、赫鲁诺夫

联盟4、5号对接,2艘飞船一起飞行4小时35分,然后各自返回。飞行过程中进行了空间物理和导航试验,记录了宇航员的心电图、心震图等。

1969年1月17日/18日

联盟6/7/8

1969年10月11日/12日/13日

绍宁、库巴索夫/费里普钦科、沃尔科夫、戈尔巴特科/沙塔洛夫、耶里谢也夫

联盟6号进行了焊接金属试验;检查改进后的飞船系统,研究空间因素对人体的影响。联盟7号确定恒星的亮度,测量太阳照度,并进行其他科学技术考察和军事侦察。联盟8号在近地空间进行了广泛的科学考察,对控制飞船编队飞行的复杂系统进行试验。

1969年10月16日/17日/18日

联盟9

1970年6月1日

尼克拉耶夫、谢瓦斯奇亚诺夫

对宇航员测定了对失重的敏感性,记录心电图等,考察了工作能力;对地球地质、大气形成等进行观测;对近地空间的物理掀起性进行研究,进行通讯和导航实验。

1970年6月19日

联盟10

1971年4月23日

沙达洛夫、耶里谢也夫、鲁卡维士尼科夫

与4之前发射的礼炮1号对接,飞行5个多小时。检验改进后的飞船系统;演练手操纵及各种飞行状态下的方向和稳定,进行医学观察。

1971年4月25日

联盟11

1971年6月6日

达勃洛瓦里斯基、沃尔科夫、巴察洛夫

与礼炮号对接,宇航员进入站内进行大量实验:检查和试验空间站的结构设计及控制方法;研究地球地质、电磁辐射的物理特性;大量的医学生物学研究,着陆前因座舱泄露减压,宇航员全部死亡。

1971年6月30日

联盟12

1973年9月27日

拉扎也夫、马卡罗夫

检验改进后的船上系统,练习了各种飞行状态下的操作过程;对大自然的生成物作了光谱摄影,记录了宇航员的心电图、呼吸描记图、心震图。

1973年9月29日

联盟13

1973年12月18日

克里木克、列别杰夫

用天文望远镜拍摄恒星的紫外线光谱,对地球表面进行光谱摄影。研究了宇航员大脑的血液循环特点,记录了心电图等。

1973年12月26日

联盟14

1974年7月3日

波波维奇、阿尔丘金

与之前发射的礼炮3号对接,站内工作5天,对空间的物理特性、地球表面的地质及大气的构成进行研究,还研究了空间环境对人体的影响。

1974年7月19日

联盟15

1974年8月26日

萨拉发诺夫、杰明

与礼炮3号对接失败,紧急返回。

1974年8月28日

联盟16

1974年12月2日

费里普钦科、鲁卡维士尼科夫

为1975年美苏联合飞行作准备;对一些重新设计和改进的系统进行考验;对地球进行了观察和摄影,进行医学生物学研究;记录了宇航员的心电图等。

1975年2月9日

联盟17

1975年1月11日

古巴列夫、戈列奇卡

与1974年12月26日发射的礼炮4号对接,宇航员进入站内工作。研究了空间的物理现象;进行了医学生物学研究;考验改进后的空间站。

1975年2月9日

联盟18

1975年5月24日

克里木克、谢瓦斯奇亚诺夫

与礼炮4号对接,对生保系统进行测试:研究了太阳、行星和恒星;进行了医学生物学实验、血液循环功能、心肺功能、人体对长期航天因素的反应,记录了宇航员的心电图等。

1975年7月26日

联盟19

1975年8月15日

列昂诺夫、库巴索夫

与美国“阿波罗”号对接,2艘飞船对接飞行2天。双方共完成35项科学实验,其中5项为联合实验:人造日食,紫外合实验;紫外线辐射吸收;多用途熔炉;辐射与失重对真菌培养的影响;宇航员对微生物的免疫力。

1975年7月21日

联盟20

1975年11月17日

无人

和礼炮4号实现对接飞行。

1976年2月16日

联盟21

1976年7月6日

瓦雷诺夫、兹奥洛波夫

与之前发射的礼炮5号对接,宇航员进入站内工作48天,进行限地球表面摄影和空间技术方面的实验;记录了宇航员的心电图、呼吸描记图和心震图。

1976年8月24日

联盟22

1976年9月15日

贝科夫斯基、阿克谢诺夫

检验和完善从空间研究地球表面的地质和地理特征的方法。利用多光谱摄影机进行地球资源研究,记录了宇航员的心电图等。

1976年9月23日

联盟23

1976年9月14日

米达夫·罗杰斯特、恩斯基

原计划与礼炮5号对接,后因对接控制系统发生故障而中断飞行,并于水上降落。

1976年10月16日

联盟24

1977年2月7日

卡尔巴特卡、戈拉斯科夫

与礼炮5号对接,继续进行联盟21号的实验与研究。在医学方面完成一系列功能试验:研究心血管系统的状态,记录各种医学数据;去宇航员的血液样本。

1977年2月25日

联盟25

1977年10月9日

科瓦列诺克、柳明

原计划与之前发射的礼炮6号对接,由于对接程序发生偏差而未成功。

1977年10月11日

联盟26

1977年12月10日

罗马年科、戈列奇卡

与礼炮6号对接,宇航员出舱活动88分钟。主要是验证航天服性能,进出礼炮号的能力,在舱外进行操作和修理的能力。宇航员乘联盟27号返回。

1978年1月16日

联盟27

1978年1月10日

扎尼别科夫、马卡罗夫

与礼炮6号-联盟26号复合体对接,4名宇航员一起进行了为时5天的科学、技术、医学和生物研究。宇航员乘联盟26号返回。

1978年3月16日

联盟28

1978年3月2日

雷梅克、古巴夫

与礼炮6号对接,完成了苏捷学者设计的研究项目。包括:从混合剂中获取特种金属;人皮肤里的氧状态;失重对海藻生长的影响等。

1978年3月10日

联盟29/30/31

1978年6月15日/6月27日/8月26日

科瓦列诺克、伊凡欣科夫/克里木克、赫马谢夫斯基/比科夫斯基、意恩

联盟29号与礼炮6号对接构成复合体。宇航员于7月29日出舱活动2小时5分,11月2日乘联盟31号返回。在此期间,联盟30号和31号先后与礼炮6号-联盟29号复合体对接,联盟30号乘员乘原飞船返回,联盟31号乘员乘联盟29号返回。联盟29、30、31号的宇航员在礼炮6号内制取了50种合金;制成镉碲及镉汞碲半导体新材料;观察和拍摄了帕米尔冰川及海洋照片1.8万张,记录血流图和心电图,测定向体质量等实验。

1978年9月3日/7月5日/11月2日

联盟32

1979年2月25日

科亚霍夫、柳明

与礼炮6号对接,进行了金属研究,对地球表面、海洋和气象等进行观测,并拍摄大量照片,在医学生物实验中用自行车功率计和综合训练器进行体育锻炼。

1979年6月13日

联盟33

1979年4月10日

鲁卡维士尼科夫、伊万诺夫(匈牙利)

因飞船推进系统发生故障,飞船提前返回,这是对接的第6次失败。

1979年4月12日

联盟34

无人

联盟35

1980年4月9日

柳明、波波夫

与礼炮6号对接,飞行将近185天,乘联盟37号返回,进行了大量工艺实验,生产了100多种新材料样品;进行了地球物理研究、医学生物学实验,天文观察和宇宙射线的研究。

1980年6月3日

联盟36

1980年5月26日

库巴索夫、法尔卡什(波兰)

与礼炮6号-联盟35号复合体对接,2名宇航员进入站内参加了一些礼炮6号的实验,于1980年6月3日乘联盟35号返回。

1980年7月31日

联盟38/39

1980年9月18日

罗马年科、门杰沙(古巴)/兹哈尼贝柯夫、古拉格查(蒙古)

与礼炮6号、联盟37号对接,飞行中门杰沙研究脚掌的低重力效应和防治方法;以及中枢神经状态,观察了地质结构、簿洋浮游生物和自然资源等。与礼炮6号-联盟T-4号复合体对接,宇航员进行医学检查,研究人体对失重的效应,还进行了“生物节律”、“感觉”和“时间”实验。

1980年9月26日/1981年3月30日

联盟40

1981年5月17日

波波夫、普路那留(罗马尼亚)

与礼炮6号-联盟T-4号复合体对接,进行了一系列天体物理学和技术实验,以及医学生物学研究。

1981年5月22日

型别

发射日期

宇航员

任务

返回日期

联盟T-1

1979年2月

无人

试验改进后的联盟号通讯、导航、飞行和太阳能系统。

联盟T-2

1980年5月27日

与礼炮6号-联盟36号复合体对接,宇航员参加了工艺实验,观察了各系统工作情况。

1980年6月9日

联盟T-3

1980年11月27日

基齐姆、斯特列卡洛夫、马卡罗夫

整个内部系统作了更新,装备了快速电子计算机,各系统工作良好。

1980年12月10日

联盟T-4

1981年3月12日

科凡廖诺克、萨维内赫

观测了天体,进行了钛制品镀银试验、植物生产试验。

1981年5月26日

联盟T-5

1982年5月13日

别列佐沃伊、别列杰夫

与礼炮7号对接,与礼炮7号-进步13号对接飞行221天。

1982年12月12日

联盟T-6

1982年6月24日

托尼别科夫、谢列布罗夫、伊丹钦科夫

与礼炮7号对接,2名苏联宇航员与1位法国宇航员进入航天站。

1982年7月18日

联盟T-7

1982年8月19日

萨维茨卡娅、波波夫、谢列布罗夫

首次在宇宙间使植物繁殖成功,进行药物提纯及人体生理测量等医学试验。

1982年8月27日

联盟T-8

1983年4月20日

格奥尔吉耶维奇、季托夫、斯维列卡洛夫

与礼炮7号对接,进行科学技术和医学实验。

1983年4月22日

联盟T-9

1983年6月27日

里亚霍夫、亚历山大德罗夫

与礼炮7号对接飞行149天,2次出舱活动,安装太阳能帆板。

1983年8月23日

联盟T-10

1984年2月9日

基齐姆、索洛维约夫、奥阿季科夫

创造在太空飞行237天的记录。

1984年10月2日

联盟T-11

1984年4月3日

马雷舍夫、沙尔马(印度)、斯特列卡洛夫

苏、印宇航员合作飞行。

1984年4月11日

联盟T-12

1984年7月17日

萨维茨卡娅、基齐姆、阿季科夫

与礼炮7号对接,走出座舱活动3小时,世界上第一个女宇航员进行舱外作业。

1984年7月29日

联盟T-13

1985年6月6日

贾尼别科夫、萨维内赫

与礼炮7号对接,宇航员检查了飞船各舱及舱载仪器。

1985年9月26日

联盟T-14

1985年9月17日

瓦林京、格列奇科、沃尔科夫

与礼炮7号对接,发射宇宙-1686与礼炮7号复体对接。

1985年11月24日

联盟T-15

1986年3月13日

基齐姆、索洛维约夫

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

1986年7月16日

型别

发射日期

宇航员

任务

返回日期

联盟TM-1

1986年5月21日

无人

试验独立和联合飞行性,与和平-进步26号联合体对接。

联盟TM-2

1987年2月6日

罗马年科、拉韦金

与和平-进步27号对接成功。

联盟TM-3

1987年7月12日

维克托连科、亚历山大德罗夫、法里斯(叙利亚)

1987年7月24日与和平号对接,5名宇航员进行宇宙材料实验、医学检查,还有叙利亚的科研项目。3名宇航员乘联盟TM-2返回。

1987年12月29日

联盟TM-4

1987年12月21日

季托夫、阿纳托列、列夫钦科

1987年12月23日与和平号对接,进行科技、医学、生物等一系列实验。飞行7天,1987年12月29日罗马年科和列夫钦科乘联盟TM-3返回。

1988年6月17日

联盟TM-5

1988年6月7日

索洛维约夫、萨维内赫、亚历山大德罗夫(保加利亚)

1988年6月9日与和平号对接,完成了地球物理、材料学、生物学、医学等40个实验项目。飞行10天,1988年6月17日乘联盟TM-4返回。

1988年9月7日

联盟TM-6

1988年8月29日

里亚霍夫、波利亚科夫、穆罕默德(叙利亚)

开展高等植物发育、药品电泳纯化、培育蛋白质、单晶体等实验,包括阿富汗国土测量和资源考察。飞行6天,1988年9月7日乘联盟TM-5返回。

联盟TM-7

1988年11月26日

亚历山大·沃尔科夫、克里卡廖夫、卢·克雷蒂安(法国)

1988年11月28日与和平号对接,进行26天飞行及工艺、医学生物92项实验。季托夫和创365天的太空飞行记录。飞行26天,1988年12月21日返回地面,比计划推迟3小时。

1988年12月21日

联盟TM-8

1989年9月6日

亚历山大、斯捷潘诺维奇、维克托连科、亚历山德罗维奇、谢列夫洛夫

1989年9月8日与和平号对接,2名宇航员准备工作半年,进行有关工艺实验。

注:资料到1989年止。

2021年4月17日,俄罗斯“联盟MS-17”载人飞船返回地球,在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州杰兹卡兹甘市东南147公里处成功着陆,俄罗斯宇航员谢尔盖 雷日科夫、谢尔盖 库季-斯韦尔奇科夫和美国宇航员凯瑟琳·鲁宾斯顺利出舱。截至2021年4月17日,医生正在为他们进行全面体检,确定他们的身体状况。随后,俄罗斯两名宇航员将被送往莫斯科州的星城,美国宇航员将返回美国。

2021年5月13日,俄罗斯航天局宣布,将于10月把一名女演员和一名电影导演送上国际空间站,拍摄一部太空题材的电影,两人将于10月5日搭乘“联盟MS-19”号载人飞船,从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升空;日本前泽友作和一名助手将于12月8日乘坐俄罗斯“联盟MS-20”号飞船前往国际空间站旅行,停留12天。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2013年4月30日说,美方定于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租用俄罗斯“联盟号”载人飞船运送6名宇航员往返国际空间站,耗资总计4.24亿美元,单人“票价”折合7060万美元。

美国航天局说,由于搭乘“联盟号”是眼下往返空间站的唯一选择,俄罗斯在合同中“提价”。美方先前为运送每名宇航员支付大约6500万美元。

除美国宇航员,“联盟号”乘客还包括欧洲、加拿大和日本宇航员。依据美国与相关国家的协议,美国航天局为这些宇航员的旅费“埋单”。

航天局局长查尔斯·博尔登说,如果国会先前批准向商业飞船项目增加投资,航天局就不必签订这份巨额新合同。他呼吁国会全额批复贝拉克·奥巴马政府2014年度预算中涉及商业飞船项目的8.21亿美元款项。

博尔登在航天局官方博客网站写道:“总统的方案遭到严重削减,我们现在无力在2017年前从美国发射(载人航天器)。”

这名前航天飞机指挥官说,如果国会反对商业飞船项目,租用“联盟号”的租期可能要延长。“商业飞船项目继续拖延将影响我们的人类宇航项目。”

美国航天飞机2011年退役,当前只能依靠“联盟号”运送宇航员和货物前往空间站。另外,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研发的“龙”飞船可以向空间站运送货物,已经送货3次,是唯一能够往返空间站的商业货运飞船。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