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号空间站

和平号空间站(俄语:Мир,兼有“和平”与“世界”之意)是苏联建造的一个轨道空间站,苏联解体后归俄罗斯。它是人类首个可长期居住的空间研究中心,同时也是首个第三代空间站,经过数年由多个模块在轨道上组装而成。

人类并不满足于在太空作短暂的旅游,为了开发太空,需要建立长期生活和工作的基地。于是,随着航天技术的进步,在太空建立新居所的条件成熟了。

空间站是一种在近地轨道长时间运行,可供多名航天员在其中生活工作和巡访的载人航天器。小型的空间站可一次发射完成,较大型的可分批发射组件,在太空中组装成为整体。在空间站中要有人能够生活的一切设施,不再返回地球。

迫于当时的政治压力,发射升空是在非常急促的时间段内完成的,在第一次发射升空时,没有携带任何模块。苏联再次决定让联盟T-15任务肩负双重使命,同时完成和平号空间站和礼炮7号的任务。

EO-1任务机组指挥官列奥尼德·奇兹米和飞行工程师弗拉基米尔·索罗沃夫:乘坐联盟号于1986年3月13日12:33 GMT升空,3月15日登上和平号空间站,在此期间在他们两次从进步号航天船卸下物资,分别是在3月19日进步号任务-25和4月23日进步号任务-26。4月17日他们控制空间站在4000公里的轨道上追赶礼炮7号,并于5月4日终于赶上礼炮7号。在和平号空间站呆了6周后,5月5日他们乘坐联盟号离开空间站,这是航天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一个航天器在两个空间站之间飞行。

5月6日他们经过一天的旅程来到了礼炮7号,当联盟号T-15位于礼炮7号时,无人驾驶的联盟TM-1号也于5月23日来到无人居住的和平号驻留了7天,5月29日离开。测试了无人控制飞行器独立飞行并且与和平号空间站接轨的试验。在礼炮7号工作了50天后,联盟号T-15于6月26日携带机组人员再次回到和平号并带来了来自礼炮7号400公斤科学仪器,其中包括一个光谱仪。EO-1任务的机组成员花了20天在和平号开展地球观测,并于1986年7月16日离开,使得新的空间站暂时又变成无人居住状态,至此再也没有船员回到过礼炮7号,不久之后科学家放弃对它的控制,让他坠落在了阿根廷附近。

空间站的第二次远征任务,EO-2任务组于1987年2月5日由联盟号发射升空,当他们在空间站时,量子1号于1987年3月30日升空,这个是一系列苏联37K实验计划中第一个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的模块。量子1号根据原先的计划应该与礼炮7号对接。然而,由于技术原因,该模块在设计发展过程中,被配置给了和平号空间站。该模块还携带了具备X光及紫外线功能的天体物理观测设备。

量子1号与和平号的第一次对接尝试与1987年4月5日进行,但是由于机载控制系统的问题对接失败。宇航员尤里·罗曼年科和亚历山大·拉韦金进行了一次航天漫步,他们在舱外发现量子1号与空间站之间有一个垃圾袋,袋子可能是最近的一次货船留下的,他们清理了垃圾袋之后,量子1号于4月12日完成与空间站的对接。

20世纪70年代初到80年代中期,前苏联曾发射了两代7艘礼炮号空间站。它们采用舱段式结构,由几个不同形状和尺寸的舱段组成,所有的仪器设备只能装在舱段内和舱段外表面。这种设计思想使礼炮号空间站外形简单,容易实现,所有硬件少造价较低,可以用质子号运载火箭一次发射入轨。它除了有投入工作迅速的优点外,不需要在轨道上对接组合或装配大型系统的复杂过程,因而风险和难度都比较小安全性较高。但它的缺点也十分明显,规模小,不易扩展,从而大大限制了有效载荷的规模。由于所有仪器设备只能布置在舱段内,因此很难合理地布置站上的分系统和有效载荷,不同性质的载荷不能做到相互独立,不可避免地造成不期望的影响。而且由于各种载荷的安装十分紧凑,也使得出现重大故障时系统很难修理或更换。基于上述原因,前苏联又发展了第三代和平号空间站

和平号空间站计划正式制定是在1976年。它采用组合式积木结构。空间站主体仍然是一个舱段结构。它的总长13.13米,最大直径4.2米,总重20.4吨。它由4个基本部分组成:球形增压转移舱,直径2.2米,上面装有5个直径0.8米的对接窗口,径向1个,侧部对称4个;增压工作舱,这是空间站的主体,总长为7.67米,两个柱形段的直径分别为2.9米和4.2米,不增压服务-动力舱,位于空间站尾部,除装有主发动机和推进剂外,还装有天线、探照灯、无线电通信天线等;增压转移对接器,长1.67米,直径2米,位于服务-动力舱中央,提供第6个对接通道1986年2月20日凌晨,一枚三级质子号运载火箭将和平号空间站主体发射升空。1986年3月13日,苏联发射了联盟T-15飞船。宇航员基齐姆和索洛维耶夫驾驶飞船于15日同和平号对接,并成为新空间站的第一批乘员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对空间站进行全面检查。1987年2月5日,联盟TM-2发射两名宇航员是罗曼年科和拉维金1987年3月31日,苏联用质子运载火箭发射了第一个实验舱——量子1号开始了和平号积木空间站的正式组装工作,

中期量子专业实验舱共有5个,分别是天文物理舱、服务舱、晶体舱、光学舱和自然舱,用于天文观测、对地观测、材料实验与加工、生物医学实验等量子1号发射后于4月12日同和平号硬对接成功。其余各舱分别于1989年11月26日、1990年5月31日、1995年5月20日、1996年4月23日发射它们与和平号对接后,组装工作全部完成。完整的和平号空间站全长达87米质量达123吨,有效容积470立方米。它作为世界上第一个长期载人空间站自诞生之日起,共在轨道上运行了15载,大大超过了5年的设计寿命它绕地球飞行8万多圈,行程35亿公里,进行了2.2万次科学实验,完成了23项国际科学考察计划。共有31艘联盟号载人飞船、62艘进步号货运飞船与其实现对接,还9次与美国航天飞机对接和联合飞行宇航员从这座“人造天宫”进行了78次太空行走,舱外活动的总时间达359小时12分钟先后有28个长期考察组和16个短期考察组在上面从事考察活动共有12个国家的135名宇航员在空间站上工作宇航员在空间站上进行了大量生命科学实验、空间材料学和医学实验,取得极为宝贵的成果和数据。拍摄了许多恒星、行星的照片,进行了基本粒子和宇宙射线的探测,大大扩展了人类对宇宙的认识,还探索了从太空预报地震、火山爆发、水灾及其他自然灾害的可能性

中期和平号空间站创下了多个世界第一:它是在太空工作时间最长、超期服役时间最长、工作效率最高、接待各国宇航员最多的太空站,俄罗斯宇航员波利亚科夫创造了单人连续在太空飞行438天的最高纪录。此外,和平号空间站还在试验人造月亮、空间商业化等方面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索获得了大量数据及具有重大实用价值的成果,为开发利用太空和人类在太空长期生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医学领域,研究了在太空使用的药物处方、宇航员飞行后的体力恢复方法。在生物学领域,研究了蛋白质晶体生长、高效蛋白质精制、特殊细胞分离、特种药品制备等。在材料和空间加工领域进行了600多种材料实验,制造了半导体、玻璃、合金等35种材料在对地观测方面发现了10个地点可能有稀有金属矿藏,117个地点可能有油脉存在。在天文观测方面也做出了许多重大发现。此外,还开发了大量空间新技术。

中期近几年,和平号一直在与自己的工作寿命相抗争。空间站的中央计算机、蓄电池等电子设备严重老化;空间站外表伤痕累累;太阳能电池供电已不正常;空间站内部化学腐蚀严重。据统计,15年来和平号共发生了约1500次故障,其中近100处故障一直未能排除。和平号用遍体鳞伤来形容毫不过分,它日渐显露出工作寿命即将终结的迹象,再无回天之力。2001年1月5日,俄政府总理卡西亚诺夫签署了结束和平号空间站工作的政府命令,准备结束它辉煌的历史使命。

中期2001年3月20日,和平号空间站飞过了距地220公里的太空轨道俄罗斯地面飞行控制中心的专家在对和平号的轨道参数、飞行姿态等信息进行综合分析之后,接连发出了两个制动信号,启动了与和平号对接的进步M1-5号货运飞船的发动机。在发动机的反推制动下,和平号的飞行速度陡然下降,巨大的空间站开始快速向下飘落,并逐渐进入了预定的坠落轨道在和平号绕地球飞行的最后两圈内,地面专家发出了最后一个制动信号刹那间,重达137吨的庞然大物脱离地球轨道,向着南太平洋轰然坠落……这便是俄罗斯航天专家为和平号精心设计的大结局,

和平号是载人空间站研制与运行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人类在和平号计划中所掌握的太空舱建造、发射、对接技术载人航天及太空行走技术,太空生命保障技术,航天医学、生物工程学、天体物理学、天文学知识以及商业航天开发经验,都正在或将在国际空间站计划及未来的太空城和月球、火星基地规划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和平号最后的日子里,曾有人想购买和平号,计划让它作为第一个在轨的电影及电视工作室,在太空中完成电影电视的制作过程。由私人赞助的联盟TM-30在2000年4月4日带着谢尔盖伊·扎利奥汀(Sergei Zalyotin)和亚历山大·卡莱利(Alexander Kaleri)升空,对和平站进行了两个月的修复工作,希望证明空间站仍然可以胜任今后的工作但是这仍然成为空间站的最后一次任务,之后俄罗斯联邦航天局由于需要支持国际空间站计划,再也没有经济能力维持空间站庞大的财政开销。

和平号的脱轨分三个阶段完成。第一阶段是依靠一个修改版本的进步号太空船(M1-5),携带着2.5倍的燃料将空间站维持在220公里的衰减轨道上。 第二阶段由M1-5分两阶段点燃引擎,分别是2001年3月23日00:32UTC和02:01UTC,在这两个阶段后,空间站维持在165*220公里的轨道面上。第三阶段开始与05:08 UTC,M1-5开始控制空间站向地球大气层冲去,大约22分钟之后,空间站进入大气层,05:44UTC,空间站在完成了历时15年的太空任务后位于斐济上空05:52UTC空间站开始严重损坏,06:00UTC,未燃烧殆尽的空间站残骸,落入了南太平洋冰冷的海水中。为此,NASA制作了相关动画模拟和平号最后的时光。

15年来,和平号空间站总共绕地球飞行了8万多圈,行程35亿公里,共有31艘联盟号载人飞船、62艘进步号货运飞船与空间站实现对接,宇航员在空间站上进行了78次太空行走,在舱外空间逗留的时间长达359小时12分钟。先后有28个长期考察组和16个短期考察组在空间站从事考察活动,共有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叙利亚、保加利亚、阿富汗、奥地利、加拿大、斯洛伐克12个国家的135名宇航员在空间站上工作。这些宇航员共进行了1.65万次科学实验,完成了23项国际科学考察计划。

由于预计到和平号将要坠入地球,塔可钟公司的业主在太平洋中布置了一个40*40英尺的目标,塔可钟公司在这个目标的中心画上了它们的公司的象征,一个铃铛,并且书写上“免费的塔克在这里”。塔可钟公司的品牌传播副主席克立斯·贝克(Chris Becker)宣称:“如果和平号敲响了我们的铃铛,每一个在美国的人都可以免费得到一个塔可钟公司的塔克。”不过该公司也为这项危险的赌博购买了巨额的财产保险最终,并没有任何碎片击中那个目标

和平号空间站的核心舱以及位于前端的五个扩展接槽

和平号空间站是苏联在1976年2月17日决定研发的第三代空间系统,用以取代之前的礼炮计划DOS-17K空间站。其中四个礼炮空间站的部件自从1971年就开始发射升空,还有三个在研发和平号空间站的时候陆续发射升空。当时的计划是发射和平号(DOS-7)和星辰号(DOS-8)为礼炮空间站装配4个坞站接口。

1979年2月,和平号空间站计划综合了弗拉基米尔·切洛梅管理的金刚石计划。坞站的接口能力得到加强,以适应TKS宇宙飞船。科罗廖夫航天公司负责空间站的整体设备,但是,整个计划分包给了礼炮KB,当时赫鲁尼契夫国家航天研制中心的研发部门正在忙于能源、礼炮7号、联盟号以及进步号的工作。礼炮KB从1979年末开始实施,和平号原先的图纸在1982至1983年左右被放弃。新的系统吸收了礼炮计划的数字电脑飞行控制以及回转陀螺仪(来自金刚石计划),新的自动对接系统,牛郎星通信系统,氧气发生器以及二氧化碳过滤器。

在1984年初期,和平号空间站的计划几乎陷于停顿,所有的资金被转移至暴风雪计划,以支持暴风雪航天飞机的早日升空。不过资金也很快回到计划中,当年2月末3月初时,瓦朗坦·格卢什科在第27届党代表大会上表示,和平号空间站一定要在1986年初期升空。

现所有的计划都已经清楚,空间站必须在1986年初期发射。1984年4月12日(宇航员节)这一天,空间站被运送到拜科努尔,做最后的系统整合与测试。1985年5月6日,和平号到达发射场。在赫鲁尼契夫国家航天研制中心的地面模型测试结果,需要更换或者重做2500根缆线中的1100根。1985年10月和平号被推到无尘室。发射的第一次尝试是在1986年2月16日,但是由于通信问题而失败,第二次尝试在1986年2月19日 21:28:23 UTC成功发射升空。满足了当时苏联的政治底线。

空间站于1997年6月25日遭受撞击后光谱号的太阳能电池板

和平号航天飞机计划是1993年由时任美国副总统阿尔·戈尔和当时的俄罗斯总理维克托·斯捷潘诺维奇·切尔诺梅尔金共同宣布的一项新的空间站计划,之后这个计划逐渐演变成现在的国际空间站。他们还一致同意,美国今后也将会参与到和平号空间站的计划中。航天飞机将参与运送物资以及宇航员到和平号,美国的宇航员将在和平号上生活若干个月,并且允许美国的宇航员和俄罗斯的宇航员分享航空飞行经验。

美国的参与,也为和平号空间站计划带来了新的资金来源,最显著的成果是之后发射了光谱号和自然号。而且,亚特兰蒂斯号运送的对接舱,也使得和平号与航天飞机的对接变得更为容易。

从1995年3月开始,美国的宇航员在和平号上生活了28个月,在和平号上逗留的期间,处理了很多紧急突发事件,包括1997年2月23日的一场小火灾,空间站上的两台基本电解生氧装置连续出现故障,站上的3名宇航员只好使用高氯酸锂装置来生产氧。宇航员拉佐特金在量子1号舱内用高氯酸锂制氧时,制氧设备突然破裂,引起火灾,明火燃烧了90秒,烟雾蔓延到整个空间站,航天员们都带上了防毒面具,浓烟持续了5-7分钟。幸好站上的空气过滤系统性能很好,没有给航天员带来更大危害。 以及1997年6月25日与无人驾驶的进步号航天船在一个对接实验中,撞上和平号,造成航天史上最严重的碰撞事故。撞击造成了严重空气泄露。幸亏两名宇航员准确定位,及时堵上漏洞,避免了过多氧气泄露。 这次碰撞之后,在光谱号留下了一个洞,随后他们关闭了通往光谱号的通道。在这两次事故中,宇航员都差一点使用疏散逃生飞船。在这些事故之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开始关注是否需要继续和平号计划以确保宇航员们的生命安全。1998年6月,最后一名美国宇航员安迪·托马斯乘坐发现号航天飞机离开和平号空间站。

空间站在它长达15年的服役期间,共发生了2000处故障,其中近1000处故障一直未能排除。空间站的中央计算机也已经老化到了必须完全更换的地步。空间站的温度调节系统也故障不断,航天舱内的局部温度有时高达53摄氏度。空间站上的蓄电池也曾有过两次异常放电,导致和平号与地面短暂失去联系以及空间站局部停电。

和平号空间站原始的后续计划是和平2,现在新计划成为了国际空间站的一部分,包括核心服务舱星辰号。

1996年2月20日,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升空10周年。空间站绕地球飞行57157圈,行程近25亿公里,先后接待了各种飞船78艘进入空间站的有59人次其中,航天员波利亚科夫累计在太空飞行679天最长的一次是438天,2月21日,俄罗斯联盟TM23号飞船载着奥努夫连科和乌萨切夫飞往和平号,以接替在那里的吉真科、阿夫杰耶夫和赖特。5名航天员在站上工作一周后,原在站上的3名航天员于29日乘联盟TM22号飞船返回地面。

3月22日,美国阿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载6人升空,6人中有2名是女性,其中一名为53岁的香农·露西德。23日实现了与和平号的第三次对接。对接后,露西德前往和平号,成为美国第一位进驻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的女航天员。另外,航天飞机将1吨重的水、科学设备运进和平号,美国、俄罗斯航天员还交换了纪念品。3月29日,航天飞机与和平号脱离,31日返回地面。这是美国航天飞机的第76次飞行。

4月23日,俄罗斯用质子号火箭将和平号空间站最后一个舱段-自然舱发射入轨26日与和平号对接成功,从而完成了和平号的全部建造工作,该舱主要任务是对地观测。至此,和平号上已对接了量子1号、量子2号、晶体号、光谱号、自然号等舱段,另有联盟TM23号飞船与之对接,总重量为120多吨,可用空间近400立方米,

8月17日,俄罗斯首次用联盟Y火箭发射联盟TM24号载人飞船成功。19日飞船与和平号对接,俄罗斯航天员科尔尊、卡列里及法国女航天员安德烈-德埃进入和平号,与奥努夫连科、乌萨切夫和露西德会合。9月2日,奥、乌和安乘联盟TM23号返回。9月16日美国阿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载6人上天。18日实现了与和平号第四次对接,把美国的布莱赫送往和平号同时把女航天员露西德接回。23日航天飞机同和平号脱离对接。26日,航天飞机返回地面。露西德在太空生活了188天打破了俄罗斯康达科娃创造的女性在太空飞行的最高记录。这是美国航天飞机的第79次飞行,

1997年1月12日,美国阿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载6人升空。其中一人为布来赫的替换者利宁格尔。15日航天飞机与和平号实现第五次对接,19日航天飞机脱离和平号返回,同时接回在太空飞行了128天的布莱赫。22日航天飞机返回。这是美国航天飞机第81次飞行。

2月10日,俄罗斯联盟TM25号飞船载两名俄罗斯航天员齐布列耶夫和拉佐特金及一名美国航天员利宁格尔升空。12日因自动对接系统出现故障航天员采用手动方式与和平号对接,

2月23日,和平号上的两台基本电解生氧装置连续出现故障,站上的3名航天员改为使用高氯酸锂装置来生产氧。航天员拉佐特金在量子1号舱内制氧时,制氧设备突然破裂,引起火灾明火燃烧了90秒,烟雾弥漫到整个空间站航天员们都带上了防毒面具浓烟持续了5-7分钟。幸好站上的空气过滤系统性能良好,没有给航天员造成更大危害,

4月6日,俄罗斯进步M34号货船升空。8日与和平号对接,为和平号送去了3个灭火器、电解生氧备件、燃料和生活用品6月25日,进行了进步M34号例行的重新对接试验,俄航天员齐布利耶夫用遥控方式引导飞船与和平号对接时,飞船与和平号光谱舱发生了碰撞事故,把舱体靠近散热器处撞了一个300平方毫米的孔,并使两块太阳能帆板偏转了角度,造成空间站电力减少一半,

4月29日,俄罗斯的齐布利耶夫和美国的利宁格尔进行了首次俄、美航天员联合太空行走,两人在和平号舱外工作了4小时57分,进行空间站组装与操作演练。

5月15日,美国阿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载7人升空。16日与和平号实现第六次对接,把美国航天员福尔勒送上和平号替换利宁格尔,并为和平号带去了1.8吨补给,包括一台氧气发生器和修理工具。21日与和平号分离,24日利宁格尔随机返回地面。这是美国航天飞机第84次飞行。

7月18日,俄罗斯和平号上的一航天员意外地损坏了和平号上的制导系统,致使太阳帆板偏离太阳,再次造成断电事故为此,地面人员决定停止此次的出舱修复光谱舱的工作,这项工作改由下一批航天员完成。

8月5日,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上的一台供氧电子系统又发生故障。和平号上共有两个供氧电子系统,其中的一个早已因电能不够而关闭。

同日,俄罗斯发射联盟TM26号载人飞船升空。7日,以手动方式与和平号对接,进站的索洛维约夫和维诺格拉多夫同站上的3名航天员会合,他们将替换齐布利耶夫和拉佐特金。9月6日,索洛维约夫和福尔勒进入太空工作了6个小时他们发现被进步号货船撞过的光谱舱虽表面撞击严重,但整个光谱舱壳体完好无损。为确保光谱舱的能源他们还调整了太阳帆板的朝向。此次是世界第200次载人航天飞行。

9月26日,美国阿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载7人升空,将美国航天员沃尔夫送上和平号,替换在和平号上的福尔勒27日与和平号实现第七次对接,并送去一台计算机和4吨用于修补和平号的材料。10月3日,航天飞机与和平号分离在和平号上工作了4个半月的福尔勒也同机返回。这是美国航天飞机第87次飞行。

11月6日,俄罗斯索洛维约夫和维格拉多夫再次到和平号舱外行走,安装一块新的太阳能帆板,以代替被进步号货船撞坏的帆板,他们在太空先后用去了6小时17分钟。入舱时,又发现量子2号过渡舱漏气,

12月20日,俄罗斯进步M37号货运飞船升空,22日与和平号空间上对接,为和平号运去给养、9条蝾螈和120只蜗牛,用来做太空失重试验。

1998年1月23日,美国奋进号航天飞机载7人升空,执行第八次航天飞机与和平号对接任务。同机到达的托马斯进站替换了沃尔夫,沃尔夫随奋进号返回。这是美国航天飞机第89次飞行。

3月14日,俄罗斯进步M38号货运飞船升空,17日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除送去给养外,还有一台新的外置发动机以替换已超期服役的旧发动机。

5月15日,俄罗斯进步M39号货运飞船升空,17日与和平号对接。

6月2日,美国发现号航天飞机载6人升空,其中一名为俄罗斯航天员柳明。4日与和平号对接,这是美国航天飞机与和平号的第九次对接。主要任务是接回在和平号上工作的美国航天员托马斯,同时还试验阿尔法空间站新燃料箱施放有中国人参加的阿尔法频谱仪,在太空第一次寻找反物质和暗物质这是美国航天飞机的第91次飞行

8月13日,俄罗斯联盟TM28号飞船载3人升空,15日飞船与和平号对接。航天员为巴塔卡尔,阿夫杰耶夫和巴图林,巴图林是俄罗斯首位进入太空的政府官员,他曾担任过叶利钦总统的国防助理。25日巴图林同已在站上的马萨巴耶夫、布林达一同乘TM28号飞船返回。

10月25日,俄罗斯进步M40号货运飞船升空。

1999年2月22日,“和平”号空间站27号机组人员成功接驳“和平”号空间站。此前,2月20日,“和平”号空间站27号机组人员成功地发射了“联盟”TM-29号宇宙飞船并抵达“和平”号空间站。27号机组人员计划在空间站上停留六个月机组人员包括俄罗斯的阿凡纳西耶夫(Afannassiyev)、法国的海格纳(Haignere)以及贝拉和帕达卡,后两人将于3月初返回地面。

1999年2月27日,一半的“和平”号空间站26号机组人员与贝拉一起乘“联盟TM-28”号飞船脱离空间站,并于1999年2月28日在哈萨克斯坦着陆。阿维代耶夫与“和平”号的27号机组人员阿凡纳西耶夫和海格奈尔一起仍留在空间站。

1999年8月27日,“和平”号27号机组的阿凡纳西耶夫、阿维代耶夫和法国人海格奈尔乘“联盟TM-29”号飞船与“和平”号空间站脱离,并于8月28日格林尼治时间0时35分在哈萨克斯坦的Baikonur市60公里远的Chapayenka附近着陆“进步M-42”号货运飞船仍与“和平”号空间站前端轴向对接。2000年2月2日,“进步M-42”号飞船脱离空间站重返大气层自毁。

2000年2月1日,俄罗斯发射了“进步M1-1”号货运飞船为“和平”号机组人员提供支援,这些宇航员将在“联盟TM”号上执行一次为期45至72天的任务。“进步”号于2月3日与“和平”号对接。这艘送货飞船的装载的主要物资是氮/氧和燃料供应。俄罗斯将“和平”号重新推进到350公里的高空轨道上。已经与“和平”号进行轴向对接的“进步M-42”号飞船于2月2日与空间站脱开然后重返大气层自毁。

2000年4月6日,“联盟”TM-30号宇宙飞船将“和平”号空间站28组组员送至空间站,与“和平”号空间站手动对接

2000年4月25日,“进步”M1-2号货运飞船发射升空,对“和平”号空间站28组组员进行支援,该组人员将在空间站上生活45-72天。“进步”M1-2号货运飞船于4月28日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它主要提供油料、氮气/氧气补给和食物此前“进步”M1-1号货运飞船已经于4月26日与“和平”号空间站脱离,并于三小时后重返大气层自毁。

2000年4月28日,“进步”M1-2号货运飞船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并于10月15日脱离空间站,在新西兰上空重返大气层自毁,该船主要负责为“进步”M-43号货运飞船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作准备。

2000年6月16日,“和平”号空间站28组组员安全降落在哈萨克斯坦阿卡利克东南四十五公里处。

2000年10月16日,“进步”M-43号货运飞船发射升空,准备提升“和平”号空间站的轨道高度;10月21日,货运飞船与“和平”号空间站尾端接驳端口相接。

2001年1月24日,“进步”M1-5号油船发射升空,并于1月27日从尾端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该船将在3月初协助“和平”号空间站坠落。

2001年1月25日,“进步”M-43号货运飞船从尾端与“和平”号空间站脱离,并于1月29日重返大气层自毁。

和平号在距离地球200英里的地方每90分钟围绕地球一圈,月亮在距离地球240,000英里的地方每28天围绕地球一圈。和平号重约100吨,里面充斥着缆线、科学仪器,以及一些私人物品。通常会有3名宇航员,最拥挤时,会有6名宇航员在站长达一个月。和平号总是不断有宇航员来访,一直到1999年8月28日。在和平号航天飞机计划实行期间,俄罗斯宇航员负责维修和保养空间站,美国的宇航员在空间站主要进行人体生理学、生物学、微生物学以及材料科学实验。

美国的航天飞机从1995年6月25日开始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在它们的第一次对接之前,和平号的Mir-19小组曾使用“Lyappa”操作臂对晶体舱进行了重新对接,以便为“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清理空间。1995年11月,一个俄罗斯制的对接舱在STS-74航天飞机任务中被送到,并连接在了晶体舱上。最后,自然号遥感舱被安装在晶体舱对面。在和平号空间站的“一生”中,共有31艘载人飞船与它进行对接,其中包括9架航天飞机,此外还有64架无人货船。

美国航天局的宇航员John Blaha说空间站的空气非常健康,不干也不湿,没什么味道。他还介绍说,新增加的光谱号和自然号看上去可以一直在上面居住10年而不用带回家清扫。

珊农·露茜德在和平号停留期间,成为了当时在航天逗留时间最长的女性(11年后被苏尼塔·威廉斯在国际空间站打破),她说:“我觉得每天在空间站工作和南极洲考察站的工作很类似,区别就是这里很孤立,真的很孤立,你没有办法得到来自地面更多的支持。你真的是在为你自己工作。”

两个业余无线电呼号在80年代后期被分配给了和平号,分别是U1MIRU2MIR,允许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和和平号空间站的宇航员进行通信。

彼得·罗德尼·李维琳曾有机会在1999年 登上空间站,他愿意为这次访问支付了1亿美金,这几乎说服了俄罗斯联邦航天局,但是后来因为在众多国家他都受到舞弊指控而失去了这次机会。(包括美国、英国、香港、越南以及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及地区)

空间站的支援载具主要依靠联盟号和进步号。联盟号主要负责运送宇航员,轮换机组人员。联盟号还充当救生艇的角色,在发生紧急情况时,可以相对快速的将宇航员送回地球。无人操控的进步号主要负责货运任务,补给空间站。

晶体号所携带的两个外围附加对接系统原本是为暴风雪号准备的,但是计划随后被遗弃,该设备后来用于美国的航天飞机。在和平号航天飞机计划期间,航天飞机也作为空间站的支持系统充当运送宇航员及货物的角色,允许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宇航员访问或长期停留在空间站。航天飞机为空间站带来了大量的货物,延长了空间站的给养时间。当航天飞机与空间站对接时,空间站临时性扩大了生活和工作空间,继而成为了当时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航天器。总共249吨。

和平号建造和连接着7个不同的模块,分批由质子-K运载火箭发射升空。除了对接舱,这个是由亚特兰蒂斯号带上天空的。

核心模块:1986年2月19日发射,搭载质子-K运载火箭。20,100公斤(44,313磅)。功能为主要生活区, 和所有其他模块对接的核心站。

量子1号:1987年3月31日发射,搭载质子-K运载火箭。1987年4月9日对接。10,000公斤(22,046磅)。计划为联盟TM-2号。用于天文和科学实验材料。

量子2号:1989年11月26日发射。搭载质子-K运载火箭。1989年12月6日对接。19,640公斤(43,299磅),计划为联盟TM-8号。作用是更新了更先进的生命支持系统以及一个气密室。

晶体号:1990年5月31日发射。搭载质子-K运载火箭。1990年6月10日对接。19,640公斤(43,299磅)。文件是联盟TM-9号。建立了地球物理和天体物理实验室。

光谱号:1995年5月20日发射,搭载质子K-运载火箭。1995年6月1日对接。19,640公斤(43299磅)联盟计划为联盟TM-21号。功能为和平号航天飞机计划做准备。

对接舱号:1995年1月12日发射,搭载亚特兰蒂斯号(STS-74)。1995年1月15日对接。6,134公斤(13523磅)联盟计划为联盟TM-22号。功能为美国的航天飞机安装扩展坞槽以适应和平号航天飞机计划。

自然号:1996年4月23日发射,搭载质子K-运载火箭。1996年4月26日对接。19,000公斤(41888磅)联盟计划为联盟TM-23号。功能为远程地球遥感模块。

包含6个经常在轨的组件:核心舱,量子1号天文物理舱,量子2号气闸舱,“晶体”号实验舱,“光谱”号遥感舱,“自然”号地球观测舱;美国航天局为其提供了一个专门用于与航天飞机对接用的对接舱。

和平号核心舱于1986年2月20日发射,它提供基本的服务、航天员居住、生保、电力和科学研究能力。联盟-TM载人飞船为和平号接送航天员,进步-M货运飞船则为和平号运货。航天飞机和平号核心舱共有6个对接口可同时与多个舱段对接。到1990年,苏联只为和平号核心舱增加了3个对接舱:即1987年与核心舱对接的量子-1(载有望远镜和姿态控制及生命保障设备)、1989年对接的量子-2(载有用于舱外活动的气闸舱、2个太阳电池翼、科学和生命保障设备等)、1990年对接的晶体舱(载有2个太阳电池翼、科学技术设备和一个特别的对接装置,它可与美国航天飞机对接)。俄罗斯自1995年起发射了3个舱,先后与和平号对接,这3个舱是:1995年发射的光谱号(载有太阳电池翼和科学设备)和一个对接舱(停靠在晶体号特别对接口上,用于与航天飞机对接)以及1996年4月26日发射的和平号的最后一个舱体--自然号(载有对地观测和微重力研究设备)。自此和平号在轨组装完毕全部装成的和平号空间站全长87米,质量达175吨(如与航天飞机对接则达223吨),有效容积470立方米,作为美俄国际空间站合作计划的一部分,美国航天飞机与和平号空间站实施了交会和对接,在轨对接期间进行了设备和航天员的交换。1995年2月6日发现号航天飞机与和平号在太空交会,两航天器相距仅11.3米。同年6月29日和平号空间站与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在轨首次对接成功,美俄航天员在太空相逢,联合飞行了5天美国女航天员露西德1996年3月22日在航天飞机第3次与和平号对接后进入空间站,到1996年9月26日才返回地面在太空度过了188天,创造了妇女太空飞行新记录。在这项合作中,航天飞机与和平号共进行了9次对接,为建造和运营国际空间站积累了经验,

1999年1月26日,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的宇航员与美国“奋进号”航天飞机的宇航员聚集在“和平号”空间站舱内合影。

和平号空间站原设计寿命5年,到1999年它已在轨工作了12年多,除俄罗斯的航天员外,还接待了其他国家和组织的航天员,他们在和平号空间站上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但由于和平号设备老化,加之俄罗斯资金匮乏,从1999年8月28日起和平号进入无人自动飞行状态,准备最终坠入大气层焚毁,完成其历史使命!它的完成体现了苏联当时强大的航天业的实力和经济实力!

1989年9月5日,联盟TM-8任务升空。标志着人类在航天生活最长纪录的开始,也是和平号的第二次扩展。量子2号和晶体号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做好了发射准备。EO-5机组成员:亚历山大·维克托连科(英语:Alexander Viktorenko)和亚历山大·谢列布罗夫(英语:Aleksandr Serebrov)于9月8日到达和平号,结束了和平号长达5个月的冬眠期。他们在空间站进行了大量的科学技术研究和试验,此次的飞行成本大约8000万卢布,如果这些实验能够成功,政府期待能从这些试验成果中取得2亿5千万卢布的净收入。

因为一批电脑芯片引发的问题,量子2号一直拖延到11月26日才由质子号运载火箭8K82K发射升空,原先计划在12月2日进行对接,但是由于太阳能电池板以及自动对接系统的故障,一直到12月6日才完成对接。这次任务为空间站添加了更多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科学实验仪器,并且希望这些在航天中的实验成果,能够促进苏联的国民经济发展。

量子2号给和平号带来了第二套陀螺仪、新的生命支持系统、水循环系统以及氧气发生器,减少了和平号对于地面的依赖。量子2号有一个1米直径的气密室与和平号相连,一个类似于美国的机动载人装置(英语:Manned Maneuvering Unit)背包式装置位于这个气密室。

联盟TM-9带着EO-6机组成员:阿纳托利·索洛维约夫(英语:Anatoly Solovyev)和亚历山大·巴兰金(英语:Aleksandr Balandin)于1990年2月11日升空在于和平号对接时,位于和平号的EO-5机组人员发现,联盟TM-98个热绝缘模块中的3个已经松动,这可能会在返航时引发事故当时他们研究决定这个事件是在一个可控制的范围内, 可以在稍后的舱外活动中修复他们继续逗留在和平号等待晶体号。5月31日晶体号升空6月6日做第一次对接尝试时,由于姿态调整推力器的故障而失败6月10日实验舱在和平号的前端坞站与之对接。由于对接的延误,EO-6的机组人员延迟了10天才启动了晶体号系统,并且于6月17日做了一次航天行走修复了联盟TM-9热绝缘模块的松脱问题。

晶体号搭载了4个半导体炉,用于生产空间材料。并且还携带了一些生物技术研究设备,包括一个小型的温室植物栽培实验室。这些设备都配备了光源及给养系统。最主要的是,这个模块配备了一个专供航天飞机对接坞站外围附加对接系统,原始计划是为暴风雪号准备的,虽然这个设备从来没有被暴风雪号使用过,不过,不久之后该坞站还是用于美国航天飞机的对接。

和平号轨迹外的余烬

12个国家的100多位宇航员相继登站

15年中1500次事故频出

27个国家的14吨仪器设备成为陪葬品

3月23日,和平号终于走完了15年的坎坷路程,带着它创下的无数成就,带着苏联时代的骄傲、带着全俄罗斯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惋惜从地球轨道上消失了,

当我们把对和平号关注的目光从无垠太空中收回,投向和平号在人类空间留下的轨迹,我们发现和平号仍有幕后可资披露。

为生存广纳国外宇航员,和平号成为世界号

和平号太空站是1986年2月20日升空的,它是集前苏联第一代、第二代太空站的经验建造的第三代太空站,是世界上第一个多舱太空站。可惜它生不逢时,刚满5岁就遇上了苏联解体。杂乱无章的经济改革使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不得不大大削减花费高昂又不赚钱的航天开支。和平号只得为五斗米折腰,和外国宇航界合作,争取外援维持生存,

先后有12个国家的100多位宇航员登上和平号,其中,外国宇航员就有62个。这倒符合了俄文“和平”的另一个含义“世界”,和平号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号了,成了实际上的国际空间站。

1993年美国为利用俄罗斯的航天资源和成熟的航天技术,又趁俄罗斯航天界急需解决经济困难的机会,把俄罗斯拉进以它为主的国际空间站。结果,俄罗斯航天资源资金两头分流,和平号更加吃不饱。同时为了掌握太空站运行和在太空长期生存的技术,美国又在1995年到1998年和俄罗斯合作运行和平号,派出航天飞机为和平号运送宇航员,派出七个宇航员参加和平号运行。

15年事故频出,据说多达1500次

尽管道路坎坷,15年来和平号仍然完成了24个国际性科研计划,进行了1700多项、16500个科学实验。帮助15个国家的科学家完成了空间研究,研制产生了600项日后可供工业应用的新技术,确实是俄罗斯航天皇冠上最明亮的一颗珍珠。但是,和平号15年来也出过不少事故,据说达1500次之多,

1997年更是和平号的倒霉年,连出几个大事故。先是火灾,继而与进步号碰撞,最后是中央计算机失控。这些事故使和平号遭到致命的损伤,但资金不足,又难以进行彻底维修。

宇航员毫无准备的告别,留下欢迎下一机组的盐和面包

美国政府并不关心和平号的死活,当用航天飞机接走美国最后一个宇航员后,便催逼俄罗斯沉掉和平号,集中资金给国际空间站。可是在和平号面临坠毁之际,美国人又在淡化他们对和平号坠毁的责任,尽量不采取幸灾乐祸和傲慢的态度,以免激怒俄罗斯人。

3月7日,NASA的高级发言人说坠毁和平号完全是俄罗斯人自己的决定,是和平号的技术状态恶化的结果。她以和平号的问题并非在航天竞争中产生的,而是在航天合作时产生的为由为美国解脱责任。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俄罗斯经济状况始终未能好转。

1998年8月切尔诺梅尔金政府冒着遭受俄罗斯全国人民唾骂的危险,作出了销毁和平号的第一次决定。1999年6月俄罗斯政府干脆停止给和平号运行提供资金。

但是销毁和平号等于推倒俄罗斯与美国抗衡的一大支柱,摘去俄罗斯人心中的骄傲。于是和平号的坠落演变成了爱国与否的政治问题。俄罗斯各强硬派掀起了阵阵保“和”浪潮。2000年初,以俄罗斯航天能源部部长谢苗诺夫为首的保“和”派和外国投资者合作创建了和平号公司,采取了各种办法筹集资金,终无多大收获。真是一分钱逼死了英雄汉,2000年11月16日俄罗斯航天界高级领导人会议只得决定沉掉和平号。

屋漏偏遭连阴雨。2000年底本世纪末,和平号又出大事故。它连连失去和地面控制中心的联系,濒临失控边缘面对失控坠落可能造成的危害,支持坠毁的人又占了优势。俄罗斯政府不得不最后痛下决心,于12月30日,20世纪倒数第二天,发出坠毁和平号的法令。而俄罗斯宇航员们对此毫无思想准备。

2000年6月最后一个机组返回地球前还指望有下一个机组接替,按俄罗斯风俗,留下了欢迎他们的盐和面包,14吨来自27个国家的科学仪器和设备也未如礼炮七号坠落前那样卸走,这下全都成了和平号的陪葬品,化为了灰烬2001年1月27日,给和平号送去受控坠毁所需燃料的进步号M1-5成功与和平号对接,给这匹野牛套上了笼头终于在莫斯科时间9:30(北京时间14:30)“和平”号空间站的碎片坠落在南太平洋预定海域。

坠毁还是保留,持续到最后一刻的两派之争

但是和平号一旦脱离了失控危险,保“和”派又开始了为保留和平号做最后的努力。2月4日,俄罗斯电视台组织俄罗斯航天界高级领导人和宇航员、科学家们座谈。主张保留和平号的宇航员和科学家提出了种种保留和平号方案。

2月7日,俄罗斯共产党领导人久加诺夫发表致普京的公开信,认为美国导弹防御计划使俄罗斯更有必要保留和平号以维持超级大国的地位。

2月8日,200多科学家、宇航员在莫斯科市政大厅前示威要求用新对接的进步号提升和平号的高度。他们认为和平号还可以工作到2004年,俄罗斯在国际空间站不过是美国机器上的驱动器。

2月20日,是和平号的15周年生日,100多位科学家、宇航员和其他人来到俄罗斯航空航天局门前抗议销毁和平号,但俄罗斯航空航天局无人出来应答。

2月21日,由两位前宇航员议员发起,俄罗斯国会下院议员向普京发出呼吁,要求保留和平号

2月28日,部分宇航员干脆到科罗廖夫飞行控制中心和俄罗斯宇航局局长科普杰夫面对面争论要求保留和平号

针对这些呼吁,俄罗斯宇航局领导人首先在2月4日的座谈会上从和平号的技术现状说明必须在还能控制和平号的情况下销毁它,以免给世界安危带来威胁。为防止在和平号生日那天出现大型抗议活动,俄罗斯宇航界领导人在和平号生日前夕———2月19日向全国发出公开信,力陈必须销毁和平号的原因,反对把和平号的问题政治化

2月28日,俄罗斯宇航局局长科普杰夫又力劝激动的宇航员,坚持了销毁和平号的决定。

他们认为,除了从世界安全和和平号本身技术状况考虑外,要保留和平号是做不到的。

首先必须在三个月内,连续发射三到四个进步号货运飞船,才能把和平号的高度提高到500公里,才能使它继续工作几年。而造出一艘进步号到安全发射它就需要22个月,所以,根本不可能再保留和平号。用新对接的进步号只能提升60公里,是维持不了几天的。

俄罗斯宇航局局长科普杰夫不无气愤地说,国会早在1996年和1997年就该呼吁保留和平号,可是太晚了。更何况由于俄罗斯政府偿还外债,又削减了俄罗斯的航天预算。保留和平号根本无能为力。

更有趣的是,据俄罗斯真理报3月15日报道,美国加州一公司最后还想拉和平号一把,要出一亿美元租用和平号作为新的卫星通讯系统。据说3月6日俄罗斯宣布推迟销毁和平号即与此有关,但太迟了。

3月19日,离和平号坠毁只有四天了,国会下院议长还向普京提出不要销毁和平号,等待用和平二号来代替的根本做不到的荒唐要求。

无可奈何花落去,和平号时代结束了。但俄罗斯航天技术的世界一流地位没有随着和平号离去。一旦俄罗斯经济恢复,重振雄风指日可待。

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虽为人类太空探索作出过重大贡献,但也在运行过程产生了200多包垃圾,当时宇航员的环保意识还不这么强烈,将它们直接丢弃到茫茫太空,这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一、莫斯科时间2001年3月23日凌晨3点33分(北京时间3月23日8点33分)俄罗斯科罗尔耶夫飞行控制中心下达第一次制动点火指令,“和平”号空间站发动机点火开始进入坠落轨道。

二、莫斯科时间5:02(北京时间10:02)

飞行控制中心下达第二次制动点火指令,“和平”号空间站进一步调整轨道。

三、“和平”号空间站围绕地球旋转两周

四、莫斯科时间8:30(北京时间13:30)

飞行控制中心下达第三次制动点火指令,“和平”号空间站开始进入大气层。

五、到达90到110公里的高度

“和平”号空间站开始解体。

六、莫斯科时间9:30(北京时间14:30)

“和平”号空间站的碎片坠落在南太平洋预定海域。

和平号空间站的遗产——国际空间站的核心模块,星辰号成为其计划的第二个组件。

布赖恩.伯勒(Bryan Burrough)在他的著作《Dragonfly:NASA and the Crisis Aboard Mir》一书中详细阐述了空间站早期发展的过程。

波利亚科夫 (Polyakov, Valery V.) 在他的著作滞留航天679天一书中记载了在空间站的生活。

空间站在1998年电影世界末日中扮演了重要的中继加油站角色在该片中,空间站仅仅被称为俄罗斯空间站并且由于燃油泄露而爆炸。

1997年的电影超时空接触中,和平站作为一个名叫Hadden Suit人物的避难所。

彼得·罗德尼·李维琳曾经有机会支付1亿美金后登上空间站。

在南方公园第一季中,阿尼第一个因为空间站坠毁击中他而死亡,之后所有人也在坠毁事件中死亡。空间站在该片播出3年半之后,脱轨坠入南太平洋中。

1999年电影病毒中,空间站被一种外来物种侵入。

在智利喜剧电影《ChilePuede》(ChilePuede)中,一个非法的私人智利航天公司被美国政府怀疑,和阿拉伯的基地组织利用卫星联手准备进攻美国。一个俄罗斯的科学家指导他在空间站工作的宇航员侄子,避免了毁灭性事件的发生。

1991年出版的科幻小说坠落天使中,和平号和美国的自由号空间站对接,成为一个巨大的宇航员在航天中的栖息地。

罗伯特·J·索耶所撰写的短篇小说在所有的上面中提到,美国宇航员登上空间站带回俄罗斯宇航员的尸体。

2012年电影钢铁苍穹中,俄罗斯与一众国家违反了协定,将空间站改装为航天战舰,并协助攻击月球的纳粹基地。

相关词汇

轨道空间站
苏联解体
空间站
太空
航天技术
联盟号
光谱仪
联盟号
量子1号
X光
天体物理
量子1号
礼炮号空间站
质子号运载火箭
索洛维耶夫
联盟号
太空行走
太空站
卡西亚诺夫
地球轨道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
斐济
NASA
叙利亚
保加利亚
阿富汗
奥地利
斯洛伐克
礼炮计划
弗拉基米尔·切洛梅
赫鲁尼契夫国家航天研制中心
联盟号
牛郎星
拜科努尔
赫鲁尼契夫国家航天研制中心
无尘室
UTC
美国副总统
阿尔·戈尔
俄罗斯总理
维克托·斯捷潘诺维奇·切尔诺梅尔金
国际空间站
自然号
亚特兰蒂斯号
高氯酸锂
量子1号
安迪·托马斯
发现号航天飞机
国际空间站
赖特
阿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
量子2号
科尔
太阳能帆板
制导系统
电子系统
沃尔夫
奋进号航天飞机
柳明
巴塔
叶利钦
马萨
宇宙飞船
贝拉
哈萨克斯坦
格林尼治时间
卡利
和平
人体生理学
微生物学
航天飞机
空间站
载人飞船
自然号
珊农·露茜德
国际空间站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
联盟号
宇航员
暴风雪号
航天飞机
质子-K运载火箭
亚特兰蒂斯号
量子1号
质子-K运载火箭
量子1号
量子2号
美国航天局
航天飞机
气闸舱
航天飞机
国际空间站
发现号航天飞机
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
露西德
奋进号
量子2号
卢布
量子2号
亚历山大·巴兰金
舱外活动
暴风雪号
航天飞机
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
切尔诺梅尔金
谢苗诺夫
莫斯科
俄罗斯共产党
普京
美国导弹防御计划
科罗廖夫
加州
无可奈何花落去
国际空间站
世界末日
超时空接触
南方公园
阿尼
基地组织
坠落天使
罗伯特·J·索耶
钢铁苍穹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