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秀歌

《麦秀歌》是商纣王叔父箕子朝周时慨愤而作的诗篇,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文人诗 。此诗在寥寥十数字中,将亡国惨状和亡国原因和盘托出,而且又是凄凉悲惋。全诗语言朴实,音律优美,声情相生。后世对此诗评价甚高,认为它“文词悲美,含义深刻”。后人常以之于《黍离》并举,来表示亡国之痛。

麦秀歌

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

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

⑴麦秀:指麦子秀发而未实。

⑵渐(jiān)渐:形容麦芒是形状。《古乐府》卷九作“蔪(jiān)蔪”。

⑶禾黍(shǔ):泛指黍稷稻麦等粮食作物。油油:形容浓密而饱满润泽的样子。

⑷彼:那。狡(jiǎo)童:美少年。这里是贬称,后借指壮狡昏乱的国君。《诗经·郑风》有《狡童》篇,内容与此无涉。

⑸不与我好(hǎo)兮:《尚书大传》作“不我好仇”。《御览》、乐府同。《文选》注作“不我好”。

麦子吐穗,竖起尖尖麦芒;枝叶光润,庄稼茁壮生长。

哦,那个顽劣的浑小子啊,不愿意同我友好交往。

《麦秀歌》当作于西周初年。据《东史纲目》记载,箕子在封于古朝鲜后的第十三年,曾经回中原朝周,写了《麦秀歌》。箕子是商朝旧臣,是商纣王的叔父,生长于古都朝歌(今河南淇县)。商朝末期,商纣王昏庸无道,纵情声色,宠幸奸佞,诛杀忠臣。比干被杀,周文王被囚禁。箕子比较幸运,他在劝谏纣王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离开了朝歌。若干年后,周武王伐纣,建立周朝,赞赏箕子是个忠臣,就把他分封到了朝鲜。《史记·宋微子世家》载:“箕子朝周,过故殷墟,感宫室毁坏,生禾黍。箕子伤之,欲哭则不可,欲泣为其近妇人,乃作《麦秀之诗》以歌咏之。”大意是说,箕子在分封到朝鲜后,有一次去周朝朝拜,路过原来商朝的都城朝歌,看到城墙宫室毁坏,长满了野生的禾黍。箕子对于商朝由于商纣王的昏庸而灭亡感到非常伤心,想大哭一场来祭奠,可是此时已是周朝,自己还作了周朝的诸侯,于理不合;偷偷的哭泣几声,又近乎妇人;于是无奈之下,写下了千古传唱的《麦秀歌》。

《麦秀歌》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文人诗。在此之前,据传夏启曾作有《九辨》《九问》,其词早已失传,夏商之际有《刺奢篇》,但作者已失考。

《麦秀歌》是富于感情而为血和泪的文学,它抒发了作者对殷纣王不听劝谏反而加害忠良的痛苦、愤懑心情。“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麦子吐穗,禾黍茁壮,本是一番喜人的丰收景象。然而,对于亡国之人,感念故国的覆灭,心头自别有一种滋味。这种可贵的故土情愫,曾引起历代无数仁人志士的深切共鸣。晋文学家向秀《思旧赋》谓:“瞻旷野之萧条兮,息余驾乎城隅。践二子之遗迹兮,历穷巷之空庐。叹黍离之愍周兮,悲麦秀于殷墟。”宋文学家王安石《金陵怀古四首》其一云:“黍离麦秀从来事,且置兴亡近酒缸。”后人常以“麦秀”、“黍离”并举,寄托深切的亡国之痛。

殷纣王暴虐无道,箕子苦谏不听,导致殷商灭亡。箕子目睹殷商宫室化为一片废墟,悲从中来,此诗是他故国情思的自然流溢。“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纣王的拒谏,致使殷商亡国,这悲恸永远成为诗人心头的创伤。他悲戚、愤懑、忧虑,可谓百感交集。

此诗语言朴实生动,其艺术手法对后代诗歌具有相当的影响,比如以“兴”发端(麦秀渐渐,禾黍油油),重章叠字的运用等,在后世民歌中得到了发展,其假借男女私情而抒发政治怀抱,到战国时屈原的诗歌里得到了充分的发扬光大。诗中叠字“渐渐”“油油”的运用,语气词“兮”的安置,形成一种音律美,达到声情相生的完美境地,显出与《诗经》一脉相承的艺术特征。尤其是末两句“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声口、措辞乃至句式都与《国风·郑风·狡童》“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极其相似。可见先秦诗歌在诗的意境和形式上有一种内在的渊源关系。

陶渊明《箕子》诗:“狡童之歌,凄矣其悲。”

孙良工《中国文艺辞典》:“《麦秀歌》文词非常悲美可爱,含义最深,为后世寓意诗的发端。”

箕子,名胥余,因封国于箕(今山西太谷县东北),子爵,故称箕子。与纣王同姓,是殷商贵族,性耿直,有才能,在纣王朝内任太师辅朝政。今朝鲜平壤有箕子陵,是其遗迹。唐时在朝歌南关建箕子庙,文学家柳宗元撰写碑文,今存。明正德年间,在南门内路西建有“三仁祠”,以祀其位,遗址尚存。

相关词汇

商纣王
箕子
黍离
先秦
史记
古诗
古乐府
诗经
郑风
尚书大传
御览
乐府
文选
古朝鲜
商纣王
朝歌
比干
周文王
周武王
史记·宋微子世家
夏启
九辨
九问
向秀
思旧赋
王安石
金陵怀古四首
屈原
国风·郑风·狡童
陶渊明
孙良工
平壤
箕子陵
柳宗元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