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都赋

《西都赋》是汉代史学家、文学家班固创作的一篇大赋。此赋通过对长安(今陕西西安)地理位置、宫室台榭、田猎游览场面的描写,表现了都城的壮丽宏大,宫殿的奇伟华美,为后人呈现了汉朝首都的繁荣景象,委婉地表达了对长安旧制极端豪华、奢侈的讽刺。全赋结构匀称,层次分明,前后呼应,浑然一体。它继承了司马相如等所作大赋铺张扬厉的特点,而相应减少了华艳、迭宕的文势,突出了文风典雅的一面,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西都赋

或曰:“赋者,古诗之流也。”昔成康没而颂声寝,王泽竭而诗不作。大汉初定,日不暇给。至于武宣之世,乃崇礼官,考文章,内设金马石渠之署,外兴乐府协律之事,以兴废继绝,润色鸿业。是以众庶悦豫,福应尤盛。白麟、赤雁、芝房、宝鼎之歌,荐于郊庙。神雀、五凤、甘露、黄龙之瑞,以为年纪。故言语侍从之臣,若司马相如、虞丘寿王、东方朔、枚皋、王褒、刘向之属,朝夕论思,日月献纳;而公卿大臣,御史大夫倪宽、太常孔臧、太中大夫董仲舒、宗正刘德、太子太傅萧望之等,时时间作。或以抒下情而通讽谕,或以宣上德而尽忠孝,雍容揄扬,著于后嗣,抑亦雅颂之亚也。故孝成之世,论而录之,盖奏御者千有余篇,而后大汉之文章,炳焉与三代同风。且夫道有夷隆,学有麤密,因时而建德者,不以远近易则。故皋陶歌虞,奚斯颂鲁,同见采于孔氏,列于诗书,其义一也。稽之上古则如彼,考之汉室又如此,斯事虽细,然先臣之旧式,国家之遗美,不可阙也。臣窃见海内清平,朝廷无事,京师修宫室,浚城隍,起苑囿,以备制度。西土耆老,咸怀怨思,冀上之睠顾,而盛称长安旧制,有陋雒邑之议。故臣作两都赋,以极众人之所眩矅,折以今之法度

有西都宾问于东都主人曰:“盖闻皇汉之初经营也,尝有意乎都河洛矣。辍而弗康,寔用西迁,作我上都。主人闻其故而睹其制乎?”主人曰:“未也。愿宾摅怀旧之蓄念,发思古之幽情,博我以皇道,弘我以汉京。”宾曰:“唯唯。汉之西都,在于雍州,寔曰长安。左据函谷二崤之阻,表以太华终南之山。右界褒斜陇首之险,带以洪河泾渭之川,众流之隈,汧涌其西。华实之毛,则九州之上腴焉;防御之阻,则天地之隩区焉。是故横被六合,三成帝畿,周以龙兴,秦以虎视。及至大汉受命而都之也,仰悟东井之精,俯协河图之灵,奉春建策,留侯演成。天人合应,以发皇明,乃眷西顾,寔惟作京。于是睎秦岭,睋北阜,挟澧灞,据龙首。图皇基于亿载,度宏规而大起。肇自高而终平,世增饰以崇丽,历十二之延祚,故穷泰而极侈。建金城而万雉,呀周池而成渊,披三条之广路,立十二之通门。内则街衢洞达,闾阎且千,九市开场,货别隧分,人不得顾,车不得旋,阗城溢郭,旁流百廛,红尘四合,烟云相连。于是既庶且富,娱乐无疆,都人士女,殊异乎五方,游士拟于公侯,列肆侈于姬姜。乡曲豪举,游侠之雄,节慕原尝,名亚春陵。连交合众,骋骛乎其中。若乃观其四郊,浮游近县,则南望杜霸,北眺五陵,名都对郭,邑居相承。英俊之域,绂冕所兴,冠盖如云,七相五公。与乎州郡之豪杰,五都之货殖,三选七迁,充奉陵邑,盖以强干弱枝,隆上都而观万国也。”

“封畿之内,厥土千里,逴跞诸夏,兼其所有。其阳则崇山隐天,幽林穹谷,陆海珍藏,蓝田美玉。商洛缘其隈,鄠杜滨其足,源泉灌注,陂池交属。竹林果园,芳草甘木,郊野之富,号为近蜀。其阴则冠以九嵕,陪以甘泉,乃有灵宫起乎其中。秦汉之所极观,渊云之所颂叹,于是乎存焉。下有郑白之沃,衣食之源,提封五万,疆埸绮分。沟塍刻镂,原隰龙鳞,决渠降雨,荷插成云,五谷垂颖,桑麻铺棻。东郊则有通沟大漕,溃渭洞河,泛舟山东,控引淮湖,与海通波。西郊则有上囿禁苑,林麓薮泽,陂池连乎蜀汉,缭以周墙,四百馀里,离宫别馆,三十六所,神池灵沼,往往而在。其中乃有九真之麟,大宛之马,黄支之犀,条支之鸟,逾崑仑,越巨海,殊方异类,至于三万里。”

“其宫室也,体象乎天地,经纬乎阴阳,据坤灵之正位,仿太紫之圆方。树中天之华阙,丰冠山之朱堂。因瑰材而究奇,抗应龙之虹梁,列棼橑以布翼,荷栋桴而高骧。雕玉瑱以居楹,裁金璧以饰璫,发五色之渥彩,光爓朗以景彰。于是左墄右平,重轩三阶,闺房周通,门闼洞开。列锺虡于中庭,立金人于端闱,仍增崖而衡阈,临峻路而启扉。徇以离宫别寝,承以崇台闲馆,焕若列宿,紫宫是环。清凉宣温,神仙长年,金华玉堂,白虎麒麟,区宇若兹,不可殚论。增盘崔嵬,登降照烂,殊形诡制,每各异观,乘茵步辇,惟所息宴。后宫则有掖庭椒房,后妃之室,合欢增城,安处常宁,茞若椒风,披香发越,兰林蕙草,鸳鸾飞翔之列。昭阳特盛,隆乎孝成,屋不呈材,墙不露形。裛以藻绣,络以纶连,随侯明月,错落其间,金釭衔璧,是为列钱。翡翠火齐,流耀含英,悬黎垂棘,夜光在焉。于是玄墀扣砌,玉阶彤庭,礝磩彩致,琳珉青荧,珊瑚碧树,周阿而生。红罗飒纚,绮组缤纷,精曜华烛,俯仰如神。后宫之号,十有四位,窈窕繁华,更盛迭贵,处乎斯列者,盖以百数。左右庭中,朝堂百寮之位,萧曹魏邴,谋谟乎其上。佐命则垂统,辅翼则成化,流大汉之恺悌,荡亡秦之毒螯。故令斯人扬乐和之声,作画一之歌,功德著乎祖宗,膏泽洽乎黎庶。又有天禄石渠,典籍之府,命夫敦诲故老,名儒师傅,讲论乎六蓺,稽合乎同异。又有承明金马,著作之庭,大雅宏达,于兹为群,元元本本,殚见洽闻,启发篇章,校理秘文。周以钩陈之位,卫以严更之署,总礼官之甲科,群百郡之廉孝。虎贲赘衣,阉尹阍寺,陛戟百重,各有典司。周庐千列,徼道绮错。辇路经营,修除飞阁。自未央而连桂宫,北弥明光而亘长乐,凌隥道而超西墉,掍建章而连外属,设璧门之凤阙,上觚棱而栖金爵。内则别风之嶕嶢,眇丽巧而耸擢,张千门而立万户,顺阴阳以开阖。尔乃正殿崔嵬,层构厥高,临乎未央,经骀荡而出馺娑,洞枍诣以与天梁,上反宇以盖戴,激日景而纳光。神明郁其特起,遂偃蹇而上跻,轶云雨于太半,虹霓回带于棼楣。虽轻迅与僄狡,犹褛眙而不能阶。攀井干而未半,目眴转而意迷,舍棂槛而却倚,若颠坠而复稽,魂怳怳以失度,巡回涂而下低。既惩惧于登望,降周流以徬徨,步甬道以萦纡,又杳窱而不见阳。排飞闼而上出,若游目于天表,似无依而洋洋。前唐中而后太液,览沧海之汤汤,扬波涛于碣石,激神岳之嶈嶈,滥瀛洲与方壶,蓬莱起乎中央。于是灵草冬荣,神木丛生,岩峻崷崒,金石峥嵘。抗仙掌以承露,擢双立之金茎,轶埃堨之混浊,鲜颢气之清英。骋文成之丕诞,驰五利之所刑。庶松乔之群类,时游从乎斯庭,实列仙之攸馆,非吾人之所宁。”

“尔乃盛娱游之壮观,奋泰武乎上囿,因兹以威戎夸狄,耀威灵而讲武事。命荆州使起鸟,诏梁野而驱兽,毛群内阗,飞羽上覆,接翼侧足,集禁林而屯聚。水衡虞人,修其营表,种别群分,部曲有署。罘网连紘,笼山络野,列卒周匝,星罗云布。于是乘銮舆,备法驾,帅群臣,披飞廉,入苑门。遂绕酆鄗,历上兰,六师发逐,百兽骇殚。震震爚爚,雷奔电激,草木涂地,山渊反覆,蹂躏其十二三,乃拗怒而少息。尔乃期门佽飞,列刃钻鍭,要趹追踪,鸟惊触丝,兽骇值锋。机不虚掎,弦不再控,矢不单杀,中必迭双。飑飑纷纷,矰缴相缠,风毛雨血,洒野蔽天。平原赤,勇士厉,猿狖失木,豺狼慑窜。尔乃移师趋险,并蹈潜秽,穷虎奔突,狂兕触蹶。许少施巧,秦成力折,掎僄狡,扼猛噬,脱角挫脰,徒搏独杀。挟师豹,拖熊螭,曳犀犛,顿象罴,超洞壑,越峻崖,蹶崭岩。钜石隤,松柏仆,丛林摧,草木无馀,禽兽殄夷。于是天子乃登属玉之馆,历长杨之榭,览山川之体势,观三军之杀获。原野萧条,目极四裔,禽相镇压,兽相枕藉。然后收禽会众,论功赐胙,陈轻輢以行炰,腾酒车以斟酌,割鲜野食,举烽命釂。飨赐毕,劳逸齐,大路鸣銮,容与徘徊。集乎豫章之宇,临乎昆明之池,左牵牛而右织女,似云汉之无涯。茂树荫蔚,芳草被堤,兰茞发色,晔晔猗猗,若摛锦布绣,爥燿乎其陂。鸟则玄鹤白鹭,黄鹄鵁鹳,鶬鸹鸨鶂,凫鷖鸿雁。朝发河海,夕宿江汉,沈浮往来,云集雾散。于是后宫乘輚辂,登龙舟,张凤盖,建华旗,袪黼帷,镜清流,靡微风,澹淡浮。棹女讴,鼓吹震,声激越,謍厉天,鸟群翔,鱼窥渊。招白鷴,下双鹄,揄文竿,出比目。抚鸿罿,御缯缴,方舟并骛,俛仰极乐。遂乃风举云摇,浮游溥览,前乘秦岭,后越九嵕,东薄河华,西涉岐雍。宫馆所历,百有馀区,行所朝夕,储不改供。礼上下而接山川,究休祐之所用,采游童之欢谣,第从臣之嘉颂。于斯之时,都都相望,邑邑相属,国藉十世之基,家承百年之业。士食旧德之名氏,农服先畴之畎亩,商循族世之所鬻,工用高曾之规矩,粲乎隐隐,各得其所。”

“若臣者,徒观迹于旧墟,闻之乎故老。十分而未得其一端,故不能遍举也。”

1.流:流别,流派。

2.成康:即周成王、周康王。据说周成王、周康王相继在位时,天下安宁,四十余年连刑具都未用过。史家誉之为“成康之治”。颂声:歌功颂德之声。寝:停止,平息。王泽:天子之德泽。

3.日不暇给(jǐ):谓事务繁多,没有空闲的时间顾及这些事情。

4.武宣:即汉武帝、汉宣帝。礼官:掌礼仪之官。文章:礼乐制度。金马:即金马门,汉代仕宦者的住所,旁有汉武帝所立的铜马,故称金马门。石渠:即石渠阁,汉代宫中藏书之处,在未央宫北。乐府:掌管音乐的官署。汉武帝设立乐府专署,掌管宫廷、巡行、祭祀所用的音乐,兼采民间歌辞。协律:校正音乐吕律,使之和谐。武帝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主管音乐。润色:修饰,赞美。鸿业:大业。

5.悦豫:喜乐。福应:吉祥的征兆。

6.白麟、赤雁、芝房、宝鼎:皆为乐府歌名,据《汉书·武帝纪》记载:武帝巡幸雍,获白麟,作《白麟之歌》。巡幸东海,获赤雁,作《朱雁之歌》。甘泉宫内有芝草,其叶相连,作《芝房之歌》。又在后土祠旁得宝鼎,作《宝鼎之歌》。荐:献,进。郊庙:帝王祭祀天地称为郊,祭祀祖先称为庙。

7.神雀、五凤、甘露、黄龙:都是汉宣帝的年号。据《汉书·宣帝纪》记载:汉宣帝时,先后有神雀、五只凤凰、甘露、黄龙等出现,宣帝认为是祥瑞之兆,先后用以为年号。

8.言语:指文辞著作。

9.讽谕:用委婉的话进行劝说。上德:帝王的功德。雍容:容仪温文。揄扬:宣扬。亚:同类而次之者。

10.孝成:即汉成帝。奏御:进献。炳:辉煌。三代:指夏、商、周。同风:风格相同。

11.夷:平。隆:盛。则:法则。

12.皋陶(yáo)歌虞:皋陶是虞舜的贤臣,他作诗歌颂虞舜。其诗见《尚书·益稷》:“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奚斯颂鲁:奚斯是春秋时鲁国大夫,他作诗赞美鲁僖公。其诗见《诗经·鲁颂·宫》。孔氏:指孔子。义:道理。

13.稽:考核,考察。旧式:遗留的典范。阙(quē):通“缺”。

14.清平:政治清明,社会太平。京师:指东汉京都洛阳。浚(jùn):疏通。城隍:城壕。苑囿(yòu):林苑,古代帝王打猎玩乐的园林。备:完备。

15.耆(qí)老:老人。古代称六十岁为耆,称七十岁为老。睠(juàn)顾:垂爱关注。睠,同“眷”。陋:鄙薄。洛邑:即洛阳,在今河南省洛阳市白马寺东洛水北岸。

16.极:制止。眩(xuàn)矅(yào):同“炫耀”,迷惑。折:断制。

17.西都宾、东都主人:都是假设的人物。西都,指长安。东都,指洛阳。

18.皇汉:大汉。经营:规划创业。河洛:黄河与洛水。此指这两条河之间的洛阳。

19.辍(chuò):中止,停止。康:安。实用:犹“是用”,所以。上都:京城。

20.覩(dǔ):同“睹”,察看。

21.摅(shū):抒发。蓄念:早已有的念头。幽情:深远的感情。皇道:帝王之道。汉京:指汉都洛阳。

22.唯唯:应诺声。

23.雍州:古九州之一,在今陕西、甘肃及青海滨纳一带。长安:本为秦之乡名,汉高祖建都于此而为国都名,故城在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北。

24.函谷:即函谷关。古函谷关在今河南省灵宝县东北。二崤:崤山有二陵,故谓二崤,在今河南省西部。表:外,外面。太华:山名,即西岳华山,在今陕西省渭南县东南。终南:又名南山,秦岭主峰之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南。

25.褒(bāo)斜(yé):谷名,为沿褒水和斜水所形成的河谷,在今陕西省西南。陇首:山名,在今陕西省陇县至甘肃省平凉一带。带:围绕。洪河:大河,指黄河。泾、渭:泾水和渭水。隈(wēi):弯曲的地方。汧(qiān):水名,源出今陕西省陇县西北,山南麓,注入渭河。

26.华实之毛:谓草木。上腴(yú):上等的肥沃土地。

27.防御:谓关禁。隩(ào)区:深奥之区域,犹今言“内地”“腹地”。

28.被:及。六合:四方上下。三:指周、秦、西汉三代。帝畿(jī):京城所在地区。龙兴、虎视:皆比喻盛强。

29.悟:晓。东井:即井宿,星官名,因在银河之东故名,二十八宿之一,有星八颗。协:合。河图:相传伏羲氏见龙马负图于河,据其文字,以画八卦,谓之河图。“悟东井之精”,“协河图之灵”,谓汉当代秦都关中。奉春:汉娄敬的封号。齐人娄敬,戍陇西过洛阳,劝说刘邦建都长安,赐姓刘氏,拜为郎中,号奉春君,后封关内侯,号建信侯。留侯:汉张良的封爵。演:引,引申。

30.天:谓五星聚东井。人:谓娄敬等进说。发:启发。皇明:指高祖。西顾:谓入关。作京:指在长安建京都。

31.睎(xī):远望。秦岭:指秦岭山脉的一段,又名南山,一名终南山,在今陕西省西安市南。睋(é):审视。北阜:山名,在今陕西省三原县北。挟:从旁钳住。沣(fēn):水名,源出陕西省秦岭山中,北流至西安市西北渭水。灞(bà):水名,在今陕西省中部。据:占有。龙首:山名,在今陕西省西安市旧城北。

32.皇基:天子之基业。度:量度。或作“羌”,发语词。

33.肇(zhào):开始。高:指汉高祖。平:指汉平帝。崇丽:高而美。延祚(zuò):延续皇位。穷奢、极侈:形容极端奢侈。奢,原作“泰”,今据《后汉书·班固传》改。

34.金城:坚固的城墙。万雉(zhì):形容很高。雉,长三丈,高一丈为一雉。呀(xiā):大而空。披:开劈。通门:通行之门。天子城有十二门。

35.街衢(qú):城市中四通八达的道路。洞达:通达。闾阎(yán):里巷的门。九市:买卖货物的场所。《汉宫阙疏》:“长安立九市,其六市在道西,三市在道东。”隧:道路,指列肆于道路。阗(tián):通“填”,充满。廛(chán):市房。红尘:飞扬的尘土,形容繁华热闹。

36.疆:止境。都人:都城的人。拟:模仿,指僭于公侯车服。列肆侈于姬姜:谓市场上妇女服饰奢侈过于姬姜。姬姜:此代指责族妇女。列肆:市场上成列的店铺。

37.乡曲:乡里。豪举:豪放的举动。原尝:即平原君赵胜和孟尝君田文。春陵:即春申君黄歇和信陵君无忌。驰骛(wù):驰骋,奔走。

38.浮游:漫游。杜、霸:杜陵(在今西安市东南)和霸陵(在今西安市东北)。五陵:即长陵、阳陵、安陵、茂陵、平陵,都在渭水北岸,今咸阳市附近。邑:指陵邑,汉代为守陵墓所置之邑。

39.绂(fú)冕:古时高官之礼服礼冠,此借指高官。冠盖:官吏的服饰和车乘,此借指官吏。七相:即车千秋、黄霸、王商、韦贤、平当、魏相、王嘉。五公:即田、张安世、朱博、平晏、韦赏。

40.五都:西汉时首都以外的五个大都市,指洛阳、邯郸、临淄、宛、成都。货殖:经商,这里指商人。三选:选三种人家,指吏二千石、高訾富人及豪杰兼并之家。七迁:迁于七陵。强干弱枝:干喻京师,枝喻地方。隆:增。观:示。

41.封畿(jī):京都一带地区。逴(chuò)跞(luò):超越。诸夏:中国。

42.阳:山之南面。穹谷:深谷。蓝田:山名,山出美玉,故又名玉山,在今陕西省蓝田县东。

43.商、洛:商县和上洛县,属弘农郡。隈:山曲。鄠(hù)、杜:鄂县和杜陵,在今陕西省西安市东南。滨:犹近。陂(bēi)池:池沼。属:连接。

44.近蜀:言秦境富饶与蜀相似。

45.阴:山之北面。九嵕(zōng):山名,有九峰高耸,在今陕西省醴县东北。甘泉:山名,在今陕西省淳化县西北。秦始皇二十七年在其上作甘泉前殿,汉武帝增筑扩建而为甘泉宫。灵宫:指甘泉宫。

46.极观:谓所见到的尽善尽美无以复加的事物。渊云:即子渊(王褒的字)和子云(扬雄的字)。王褒作《甘泉颂》,扬雄作《甘泉赋》。

47.郑白:即郑国渠(战国末年韩国人郑国修筑)和白渠(汉武帝时赵国中大夫白公修筑)。提封:犹言封地。疆场:田界。绮分:交错成纹。分,通“纷”。

48.塍(chéng):田埂。刻镂:交错如镂。原:高平的地。隰(xí):低下的湿地。龙鳞:形容土地一高一低的样子。插:通“锸”,农具名,即锹。颖:禾穗。铺棻(fēn):茂盛的样子。棻,通“纷”。

49.大漕:大运河。溃渭洞河:即“渭溃河洞”。泛舟:浮舟。山东:战国、秦汉称崤山或华山以东为“山东”,即关东。

50.上囿禁苑:即林苑,指上林苑,在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及周至、户县界。麓(lù):林连接于山为麓。薮(sǒu):无水的泽地。缭(líáo):围绕,缠绕。离宫:古代帝王正宫以外临时居住的宫室。别馆:古代帝王的正室以外的宫室。神池、灵沼:灵异的池沼。往往:处处。

51.九真:汉郡名,辖境相当于今越南清化、河静两省及义安省东部地区。大宛:古代西域国名,在今中亚费尔干纳盆地,以盛产汗血马著名。黄支:古代国名,故地在今印度马德拉斯西南的康契普拉姆附近。一说,在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西北部亚齐附近。条支:古代西域国名,在今伊拉克境内。逾:越过。殊方:异域,别的地方。

52.经纬:南北为经,东西为纬。阴阳:指日光的背向,向日为阳,背日为阴。坤灵:即地祇(qí),古代对于山岳河渎之神的总称。仿:象。太、紫:太微和紫宫,均为星官名。太微方,紫宫圆。《春秋合诚图》曰:“太微,其星十二,四方。”《史记·天官书》曰:“环之匡衡十二星,藩臣,皆曰紫宫。”

53.中天:天空之中。华阙(què):华丽的观阙。丰:大。冠山:在山之上。朱堂:涂以朱色的殿堂。

54.瑰(guī):珍贵。究奇:极为奇伟。抗:高。应龙:古代神话中有翼的龙。这里指梁作应龙之形。虹梁:梁曲如虹。棼(fén):栋木。橑(liǎo):椽木。翼:飞檐。荷:承受。栋:房屋正梁。桴(fú):房屋次梁,即二梁。骧(xiāng):马首昂举,引申为上举。

55.瑱(tián):通“磌”,柱下的石础。楹(yíng):厅堂前部的柱子。珰(dāng):屋檐头装饰。渥(wò)彩:谓色彩之美。渥,光润。爓(yàn):火焰。

56.左墄(cè)右平:古代王者之宫,左为陛阶,右以纹砖相次第,谓之左墄右平。墄:陛阶。轩:楼板,栏板。闺房:内室。门闼(tà):宫中大小之门。

57.虡(jù):悬挂钟、磬的木架。金人:铜铸的人像。端闱(wéi):宫殿的正门。仍:因。衡:通“横”。阈(yù):门槛。峻路:高峻的道路。扉(fēi):门扇。

58.徇:环绕。别寝:正寝以外的其他寝室。崇:高。闲馆:广大之馆。焕:明。列宿:众星宿。

59.清凉、宣温、神仙、长年、金华、玉堂、白虎、麒麟:均指殿名。区宇:疆宇,区域。殚:尽。

60.增:通“层”,重复。盘:盘曲。崔嵬(wéi):高耸的样子。登降:上下。炤烂:明亮。诡:怪异。乘茵(yīn):乘车。步辇:古代一种用人抬的代步行的工具,类似轿子。息宴:安息。

61.后宫:古代妃嫔所居的宫室。掖庭:汉皇宫中的旁舍,宫妃所居。《汉官仪》曰:“婕妤以下皆居掖庭。”椒房:汉皇后所居的宫殿,用椒和泥涂壁,取其温暖有香气,兼有多子之意。长乐宫有椒房殿。合欢、增城、安处、常宁、茝若、椒风、披香、发越、兰林、蕙草、鸳鸯、飞翔:皆殿名。

62.昭阳:汉宫殿名,成帝时赵昭仪居之。孝成:汉孝成帝刘骜。呈:显露。

63.裛(yì):缠绕。藻绣:五色文彩。络:缠绕。纶(lún)连:结绶为网络,即今之扎彩。随侯明月:即随侯珠。因晚上光如明月,故云随侯明月。高诱注《淮南子·览明训》曰:“随侯见蛇伤断,以药傅之,后蛇于江中衔大珠以报之,因曰随侯珠。”釭(gāng):古代宫室壁上的环状金属饰物。因形状如缸,故称。列钱:行列似钱。

64.翡翠:即“硬玉”,矿物名,是“辉石”族中的一种。火齐(jì):宝石名。流耀:闪动光辉。含英:内含精英。悬黎、垂棘:都是美玉名。悬黎、垂棘之玉,夜有光辉。

65.玄墀(chí):以漆饰墀。墀,殿上的空地。扣砌:犹“镂砌”,以玉饰物。,用金玉,镶嵌器物。碝(ruǎn)磩(qì):都是次玉的美石。彩(cǎi)致(zhì):形容文理细密。琳:青碧色的玉。珉(mín):似玉的美石。青荧:形容玉青白的光泽。珊瑚:热带海中的腔肠动物,骨骼相连,形如树枝,故又名珊瑚树,多为红色,可供观赏的装饰品。碧树:玉树。碧,青玉。周阿:环于水曲之处。

66.飒(sà)纚(xǐ):长袖舞动的样子。绮组:华美的组纽。缤纷:繁多的样子。精曜(yào):精美而又有光辉。华烛:光彩映射,指人之美容。

67.十有四位:十四等。后宫妃嫔有昭仪、婕妤、娙娥、傛华、美人、八子、充衣、七子、良人、长使、少使、五宫、顺常是为十三等,又有无涓、共和、娱灵、保林、良使、夜者、秩禄同,共为一等,合十四位。窈窕:幽闲,指妇德幽静,妇容闲雅。繁华:美丽。迭:更替。

68.朝堂:汉代正堂左右百官治事之所。百僚:百官。萧、曹、魏、邴:指萧何、曹参、魏相、邴吉,并为丞相。谋谟(mó):谋划,筹策。

69.佐命:指辅助帝王创业的人。垂统:把基业传统给后世子孙。统,皇统、帝业。辅翼:辅佐协助。成化:成就德化。恺(kǎi)悌(tì):和乐简易。荡:清除。毒螫(shì):毒害。

70.乐和:音乐和谐。画一:同“划一”,一律。膏泽:比喻恩泽。洽:沾湿,浸润。黎庶:众百姓。

71.天禄、石渠:均为汉宫中藏书阁名。天禄阁在未央宫内,石渠阁在未央宫北。典籍:法典图籍等重要文献。谆诲:殷勤教告。故老:年龄大阅历深的人,这里指元老旧臣。六艺:指礼、乐、射、御、书、数。稽合:考校。

72.承明:汉殿名,在未央宫中。金马:汉官署名,门旁有铜马,故名。著作:撰述。大雅:指才德高尚的人。宏达:才识广博通达。于兹:在此。元元本本:探其原始而得其根本。殚见洽闻:广见博闻,是说知识渊博。秘书:难见的典籍。

73.周:环绕。钩陈:指后宫。严更:督行夜鼓。甲科:汉时课士分甲、乙、丙三科。廉孝:廉直纯孝。此为汉代选拔官吏的科目之一。

74.虎贲(bēn):官名,皇宫中卫戍部队将领。赘(zhuì)衣:官名,掌管衣服,为太子近臣。阉(yān)尹:主管宫室出入的宦官。阍(hūn)寺:即阍人和寺人。阍人掌守中门之禁。寺人掌内人之禁令。陛戟(jǐ):戟,古代兵器的一种。古代卫士持戟立于殿阶两侧,叫“陛戟”。典司:小臣有司。

75.周庐:秦汉时皇宫四周所设的警卫庐舍。徼(jiào)道:巡视之道。绮错:纵横交错。

76.辇路:阁道。经营:犹往来。除:楼陛。飞阁:凌空而建的阁道。

77.未央:未央、桂宫、明光、长乐、建章均汉宫名。弥:终。亘(gèn),从此端直达彼端、横贯。隥(dèng)道:有台阶的登高道路。墉(yōng):指城墙。掍(hùn):同,混合。璧门:建章宫正门。凤阙:汉宫阙名。觚(gū)棱:宫阙上转角处的瓦脊,因成方角棱瓣之形故名。金爵:指饰于建章宫阙上的铜凤凰。爵,通“雀”。

78.别凤:汉宫阙名,又名折凤阙。嶕(jiāo)峣(yáo):高耸的样子。眇(miǎo)丽:精妙而壮丽。眇,通“妙”。耸擢:高耸而拔起。开阖:开谓之阳,阖谓之阴。

79.尔乃:如此。正殿:即前殿。崔嵬:高峻的样子。层:重。骀(dài)荡、(sà)娑、洞枍、天梁:都是汉宫殿名,在建章宫。反宇:屋泥上仰起的瓦头。盖戴:覆盖。激日景(yǐng)而纳光:是说外激日,日影下照,而反纳其光。景,古“影”字。

80.神明:汉建章宫中台名。郁:美盛的样子。特起:崛起,挺出。偃蹇:高耸的样子。跻(jī):登,升。轶(yì):超越。太半:过半。回带:曲绕。楣:屋檐口椽端的横板。

81.僄(piào)狡:轻疾勇猛。愕(è)眙(chì):惊视的样子。阶:循阶而登。

82.井干(hán):汉楼名。眴(xuán)转:眼目眩乱。棂(líng)槛:楼上的栏楯(shǔn)。郤倚:退倚。郤,同“却”。稽:留止。怳(huǎng)怳:心神不定的样子。巡:沿。

83.惩惧:恐惧。周流:周游。徬徨:同“彷徨”,徘徊不定的样子。甬(yǒng)道:飞阁复道。萦纡:回旋曲折。杳窱(tiǎo):形容宫室幽深的样子。

84.飞闼:指门楼上的小屋。天表:天外。洋洋:无所归的样子。

85.唐中:汉池名。太液:汉池名,池中有三山,以像传说中的蓬莱、方丈、瀛洲三仙山。揽:收拢。汤(shāng)汤:大水急流的样子。碣(jié)石:海畔山。神岳:仙山。嶈(qiāng)嶈:激流冲撞的石声。方壶:即传说中的方丈仙山。

86.灵草:即灵芝仙草,古人认为服之可以长生,故称“灵芝”或“灵草”。神木:指松柏之类四季长青、寿命极长的树木。古人认为常服其籽实可以长生,故称“神木”。巖(yán)峻:险峻的山石。巖,“岩”的异体字。崷(qiú)崒(zú):高峻的样子。峥嵘:高峻的样子。

87.抗:举。承露:承接甘露。擢:耸起。金茎:即铜柱。轶:超过。埃竭(ài):尘埃。颢(hào)气:洁白清鲜之气。清英:清爽秀丽。

88.骋:发挥。文成:汉代将军名号。齐人李少翁,以方术见汉武帝,武帝拜少翁为文成将军。丕:大。诞:欺骗。弛:传播,传扬。五利:汉代将军名号,胶东人栾乐,因多方略而敢为大言,汉武帝拜为五利将军。刑:法。

89.庶:差不多。松乔:古代传说中的仙人赤松子和王乔。列仙:众仙。攸:所。馆:寓舍。

90.大武:大陈武事。上囿:供帝王玩赏、打猎的园林。威灵:犹言声威。

91.荆州:古九州之一。这里指汉武帝所置十三刺史部之一,辖境相当于今湖北、湖南两省及河南、贵州、广州、广西一部分。禁林:帝王的苑囿、园林。屯聚:聚集。

92.水衡:官名,掌诸池苑。虞人:掌管山泽之官。营表:古代建筑宫室时立表确立位置,这里谓正行列。部曲:古代军队编制之称。《后汉书·百官志》:“将军……领军皆有部曲,大将军营五部,部校尉一人。……部下有曲,曲有军候一人。”

93.罘(fú)网:捕兽的网。纮(hóng):网。络:网罗。周匝(zā):周围。星罗云布:比喻布列稠密。

94.銮舆:天子之车驾。法驾:亦称“法车”,天子之车驾,驾六马。飞廉:馆名,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建,馆上铸神禽飞廉铜象,故名飞廉馆。苑门:御苑之门。

95.酆(fēng):指酆京,周文王都于此,故址在今陕西省长安县西南沣河以西。镐(hào):指镐京,周武王都于此,故址在今陕西省长安县韦曲乡西。上兰:汉宫观名,在上林苑中,故址在今陕西省长安县西。六师:犹“六军”。天子之军,凡72500人为一军。骇殚:惊惧。

96.震震:威严的样子。爚(yuè)爚:光明耀目的样子。一说,震震、爚爚,都是奔走的样子。涂:污。反覆:犹“倾动”。拗(ào)怒:抑制愤怒。

97.期门:官名。佽(cì)飞:官名,取古代勇士佽飞为名,掌弋射,有九承两尉。钻:通“攒”,簇聚。鍭(hóu):箭,用于近射田猎。要(yāo):通“邀”,拦截。趹(jué):奔。值锋:遇上利箭。

98.机:弩机,弓上发弦的装置。掎(jǐ):发射。控:引弓,拉弓。中(zhòng):射中。

99.飑(biāo)飑、纷纷:都是形容众多的样子。矰(zēng)缴(zhuó):系有生丝以射鸟雀的短箭。

100.厉:勇猛。猨(yuán)狖(yòu):泛指猿猴。猨,同“猿”。慑:恐惧。

101.潜:深入。秽:田中杂草。穷:势穷力竭。奔突:横冲直撞。兕(sì):古代犀牛中一类的兽名,一角,青色,重千斤,皮厚,可以制甲。触蹷(jué):冲撞颠蹶。蹷,同“蹶”。

102.许少、秦成:皆人名,生平未详。掎:牵制。僄狡:兽之轻捷者。扼:掐住。噬(shì):咬。脱:脱掉。挫:折断。脰(dòu):颈项。徒搏:空手搏斗。

103.挟:胁持。师:即“狮”。拖:曳引。螭(chī):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蛟龙之属。曳:牵引。犛(lí):犛牛,黑色。顿:通“扽”,提起,引领。洞壑:深谷。蹙:踏。崭(zhǎn)岩(yán):险峻的山石。

104.钜:通“巨”。隤(tuí):坠落。殄(tiǎn)夷:杀绝。

105.属玉:汉观名。榭(xiè):筑在高土台上的敞屋。体势:形势,状态。

106.四裔(yí):四方边远之地。镇压:伏压。枕藉:纵横相枕而卧。

107.赐胙(zuò):赐祭之余肉。炰(páo):烹煮。鲜:新杀的禽兽。燧:告警的烽火。命釂(jué):命饮尽杯中之酒。

108.大路:即王辂(lù),玉饰的皇帝专用车。容与:迟缓不前。

109.豫章、昆明:皆汉观名。昆明:汉池名。云汉:天河。

110.荫蔚:草木茂盛的样子。被:覆盖。堤:同“堤”。兰茝(chǎi):两种香草名。晔(yè)晔:明盛的样子。猗(yī)猗:美盛的样子。摛(chī):舒展。爥(zhú)燿(yào):照耀。陂(bēi):山坡。

111.玄鹤:黑鹤,古代传说鹤千年化为苍,又千年变为黑,谓之玄鹤。白鹭:鸟名,全身羽毛雪白,飞翔轻快。黄鹄(hú):鸟名,即天鹅。鵁(jiāo):鸟名,头细身长,颈有白色,能入水捕鱼。鹳:大型涉禽,形似鹤亦似鹭。鸧(cāng)鸹(guā):鸟名,大如鹤,青苍色,亦有灰色者。鸨(bǎo):鸟名,似雁而大,无后趾。鶂(yì):水鸟名,即“鹢(yì)”,形如鹭而大,羽色苍白,善翔。凫(fú)鹥(yī):水鸟名。凫,野鸭;鹥,鸥鸟。鸿雁:鸟名,大曰鸿,小曰雁。

112.沈(chén):同“沉”。云集雾散:形容众鸟聚集在一起又分散而去。

113.后宫:指妃嫔、姬妾。輚(zhàn)辂:天子的卧车。龙舟:龙形的船,船的首尾作巨龙形状。凤盖:即凤凰伞,帝王仪仗所用。华旗:彩旗。袪(qū):举起,撩起。黼(fú)帷:绣有黑白相间如斧形花纹的车帷。靡:无。澹淡:漂浮的样子。

114.櫂(zhào)女:舟女。櫂,同“棹”。讴(ōu):歌唱。激越:声音高亢清远。謍(hōng):轰响。厉天:谓响彻天空。

115.白鹇(xián):鸟名,亦称“白雉”“银雉”。揄:引。文竿:饰以翠羽的竿。比目:即比目鱼。

116.抚:按,执。罿(chōng):捕鱼网。御:控制。骛:疾驶。俛(fǔ):同“俯”。

117.普:普遍。乘:登上。薄:迫近。河华:黄河和华山。岐雍:岐山和雍县,属右扶风郡,在今陕西省长安县西。

118.宫馆:宫城内的馆舍。储:积蓄。供(gòng):供给,供应。

119.上下:谓天地。接:祭。究:尽。休祐(yòu):美福,吉祥。用:指牺牲玉帛之物。第:按次序。

120.相属:相连接。藉(jí):系,继承。

121.先畴(chóu):祖先的田地。畎(quǎn)亩:田间,田地。循:遵循。遵守。鬻(yù):出卖。高曾:高祖和曾祖。粲:鲜明。隐隐:众多的样子。

122.一端:一方面。徧(biàn):同“遍”。

有人说道:“赋是古诗的变体。”当成康之盛世已成过去,颂扬的歌声即随之停止;先王的恩泽既已竭尽,赞美的诗章也随之消逝。大汉初年忙于百姓生计,其它事业均无暇顾及。直到武帝、宣帝鼎盛时光,才开始崇尚礼乐考核文章。宫内修金马门召词臣著述,建石渠阁把秘书珍藏;宫外还设立乐府机关,将协律作乐之事承当。从而振兴礼乐教化,对大汉的丰功伟业予以宏扬。于是广大百姓心情欢畅,各种瑞物呈示吉祥。白鹿、赤雁、芝房、宝鼎纷纷出现,据以作歌并进献祖先;神雀、五凤、甘露、黄龙不断降临,据此瑞物而改变纪年。所以凭借文学以侍从君王之臣,如司马相如、虞丘寿王、东方朔、枚乘、王褒、刘向等等,朝朝暮暮议论创作构思缀文,计日计月把作品进献朝廷;而公卿大臣如御史大夫倪宽、太常孔臧、太中大夫董仲舒、宗正刘德、太子太傅萧望之等人,则用从政余闲作赋进呈。有的抒发臣民衷情而通讽喻之意,有的宣扬君父恩德而尽忠孝之心。从容和婉地阐发宣扬,使大汉的业绩在后世昭传,这些词赋的价值与《雅》《颂》相去不远。汉成帝时加以评论并录目汇编,总计进奏御览的作品已千有余篇。从此大汉的文章和一般朝代显然不同,它光辉灿烂与夏商周三代是同样文风。道术有时衰落有时兴盛,学问有的粗疏有的精深,顺应时势建德立言的哲人,不以古今不同而改变论文的标准。故皋陶颂舜之歌文词粗疏,奚斯颂鲁之诗内容详尽,同样为孔子采纳编入《诗经》或《书经》,因为它们在“润色鸿业”上意义相等。检验上古既有皋陶歌舜、奚斯颂鲁,考查前汉又有长卿等人歌颂汉武。创作词赋虽属细小之事,但先代词臣的榜样、本朝相传的美政必须予以继承。我见天下太平朝廷无事,东都正在兴修宫室疏浚城池,并且扩建苑囿以完善首都的体制;西都的故老心怀怨思,不但盼望君王怀念原来的京师,而且盛赞长安旧有的体制,议论中流露出鄙薄洛阳的意思。由于上述缘故,我才创作此赋,尽量叙述西都故老所炫耀的事物,再以东都现行的法度使他们折服。

有一位长安的客人,向洛阳主人发问:“听说汉初营建首都,曾有意选择河洛之滨,后来认为此地,定都并不安宁,因此决定西迁,以长安作为汉京。主人是否了解迁都的故事?是否见过长安的体制?”主人道:“没有啊。希望客人吐露怀旧的素心,抒发思古之幽情,阐发高祖定都的道理以扩充我的知识,叙述长安的情况以增长我的见闻。”客人道:“是的,是的。汉朝西都,位于雍州,名叫长安。左据雄伟险峻的函谷和崤山,以及成为一方标志的太华与终南;右与褒谷、斜谷、龙首山相毗连,绕着黄河、泾水、渭水等河川。众河曲折蜿蜒,汧水涌流西面。这儿的植物花果繁茂,有九州最膏腴的良田;这儿的防御固若金汤,是最宜于定居的地点。由于此地广连各方,定都于此有三朝帝王。周朝凭此而如龙飞腾,秦朝凭此而虎视东方;及至大汉受命将都长安的时分,仰视上天有五星相聚于东井,悟到那是汉主入秦的吉征,俯察大地有灵图出现于河滨,知道那是汉受天命的福应,娄敬提出建都长安的良策,张良阐释其议正确的原因,天命与人意相应合,启发了皇帝的圣明,于是眷顾关西,把长安定作京城。眺望终南,遥视北山,挟带沣灞二水;依傍龙首之山。希图帝王基业能够绵延亿载,拟定宏伟蓝图而大举兴建。始于高祖终于平帝,历代增修日益壮丽;经过十二位帝王不断努力,因而繁华已极奢侈无比。建筑金城雉堞上万,疏浚城池注水成渊。三达的道路既平且宽,十二座通门无比庄严。城内街衢通达,里弄近千;九个市场一齐开业,不同的货店列于不同的路边。拥挤的人潮难以回顾,密集的车流不能回旋;行人充满市区、溢出城郭、流入成百上千的商店。滚滚的红尘四处弥漫,卷卷的烟霭连接云天。人口众多、社会富裕超过已往任何时光,百姓的欢乐程度实在是不可限量。京城的男男女女,不同于其它地方。游士衣著可比富贵公侯,商女服饰胜过贵族姑娘。乡里的豪强英俊,游侠首领,气节接近于平原君和孟尝君,名望仅次于春申君和信陵君。他们广泛交游,联合徒众,经常在京城往来驰骋。如果观察长安四郊,漫游附近县城,则南望杜霸,北眺五陵;名都城郭相对,甲第楼阁相邻。那是英雄俊杰所居之区域,达官显贵所建之城镇;高冠华盖,往来如云。原来朝廷遴选国家的七相五公、州郡的豪杰英俊、五都的富裕商人,将此三等家庭迁于汉家七陵,担当供奉皇陵的重任。大概是以此加强中央,削弱地方,壮大京都,把国家威力显示于万邦。”

“首都直辖地区,约有千里方圆;超过华夏各诸侯国,兼具他们共有的物产。其南则密林深谷,崇山遮天,陆海珍藏,难以计算,美好玉石,产于蓝田。在丹、洛两河的水湾有商县和洛县,在渭、漆两河的下游有鄠县和杜县,清泉汩汩奔流,池塘纵横相连。竹林果园,芳草佳树,郊野之富,接近西蜀。北边有九嵕、甘泉两座名山,并有灵宫耸立在甘泉山巅。在秦汉两代最为壮观,王褒和扬雄都曾经作赋颂赞,到如今还保存于宫殿中间。下有郑渠、白渠所灌溉的沃田,那是广大百姓衣食的源泉。共有肥田沃土五万顷,田界纵横似丝织品上花纹一样纷繁,沟塍缭绕则如刻镂在大地上的图案。平原和低地的田畴块块相连,又好像巨龙身上的密密鳞片。开渠灌溉田土如降喜雨,举锸治水人群如涌祥云。五谷结籽垂下穗颖,桑林麻田繁荣茂盛。东郊有人工漕渠,通向渭水、黄河;泛舟可达崤山以东,还可控引淮水、湖泊;更与东海展转相接,连通巨浪洪波。西郊则是上林禁苑,山林沼泽连绵不断,倾斜逶迤连于蜀、汉。缭绕围墙四百多里,中有三十六所离宫别馆。珍奇的麒麟来自九真,名贵的骏马进于大宛,黄支国送来了犀牛,条支国把大鸟贡献。有的跨越昆仑高峰,有的横渡大海狂澜。还有一些远方异物,竟跋涉了几万里远。”

“西都的宫室殿堂,体制取象于天地,结构取法于阴阳。据于区域之正位,仿紫微星座而为圆、太微星座而为方。华美的双阙矗立于半天之上,红色的未央宫殿屹立在龙首山岗。用瑰异的材料构建奇巧的式样,横架着形如飞龙、曲如长虹的殿梁。椽桷排列整齐、飞檐如鸟翼舒张,荷重的栋桴如骏马般气势高昂。雕美玉为础石而承接殿柱,裁黄金为璧形而装饰瓦当。殿堂焕发润泽的五彩灿烂辉煌,那彩色的光焰像日光一般明亮。左边是人登的台阶,右边是车行的平阶。栏杆重重,台阶层层。闺房周通,门闼洞开。竖钟架在庭院中,立金人在正门外。就层崖修成门槛,对大路把正门敞开。围绕着的离宫别殿,连接着的崇台宏馆,它们像群星一样璀璨,把未央宫环绕在中间。清凉、宣温、神仙、长年、金华、玉堂、白虎、麒麟,都是富丽豪华的宫殿,区域内像这种壮丽屋宇,不可能将它们全部说完。有的重叠盘曲,崔嵬屹立。有的高低上下,光辉富丽;有的形态特殊,构造奇异。各自显现不同的外观。让帝后乘舆坐辇,四处游历;所到之处,皆可安息。后宫则有掖庭、椒房,是后妃居住的地方。合欢、增成、安处、常宁、茞若、椒风、披香、发越、兰林、蕙草,以及鸳鸾与飞翔,这些殿阁都住着妃嫔媵嫱。昭阳宫特别华丽,它增修于成帝时期。屋宇不露栋梁,四壁不现原墙,锦绣缭绕其外,彩饰网络于上,随侯宝珠如像明月,错落其间煜煜发光。壁带上的金钮衔着璧玉,好似金钱排列成行。翡翠玉和玫瑰珠含辉流光,悬黎、垂棘和夜光之璧也在此闪亮,以髹漆涂的殿堂地面,以金玉嵌的宫殿门槛,以白玉砌的阶沿,以红石铺的庭院。杂以碝磩等彩石纹理致密,琳珉等美玉青翠晶莹。还有名贵的珊瑚枝和碧玉般的石雕树,栩栩如生地植于中庭四周转角处。身著红罗衣裙的宫庭美人,长袖飘拂,绮带缤纷。精光闪耀,容华映人,俯仰举止,飘逸如神。后宫爵号,十有四级,各级女官,姣好华丽,一个更比一个高贵,有爵号的数以百计。左右庭中,是百官执事之处。萧何、曹参、魏相、邴吉等人,在那里出善策画良谋。他们辅佐君王能够长传国统,他们协助施政能使教化成功。传布大汉的仁惠,涤荡亡秦之余毒。因此臣僚作和谐之乐,百姓唱《画一之歌》。其功德可以昭告于祖宗先人,其仁惠能够遍施于黎民百姓。又有两座楼阁名天禄、石渠,珍藏着无数典籍秘书,并令元老旧臣及名儒师傅,讲解儒家的六艺,考核经传的同异。又有承明庐和金马门,是词臣著作之庭,才德高尚之士,学问渊博之人,在这里结队成群。他们对学术能够穷源溯本,他们的知识博见广闻;能够透辟地阐发典籍,能够精确地校理秘文。后宫是帝王常居之处,周围有值夜护卫的官署。礼官总管考核全国的甲科举子,选拔州郡的廉孝之士,还有‘虎贲’‘赘衣’‘阉尹’‘阍寺’,以及‘陛戟’的武士,每人都各有专职。值勤的庐舍多达千座,巡行的道路纵横交错。宽阔的辇路循环往复,修长的楼阶上登阁道。未央宫有阁道连接桂宫,经过长乐宫北抵明光宫;西越城墙还通建章宫,并与其附属建筑璧门、凤阙相勾通。凤阙的檐角上还铸有金光闪烁的铜凤。别风阙矗立在建章宫旁边,那精美巧妙的结构上凌云烟。建章宫的门户成千上万,随着晦明寒暖而时开时关。它的正殿崔嵬宏壮,层层楼台崇高昂扬,凌驾在未央宫殿之上。它附近有四座大殿,经“骀荡”可到“馺娑”,过“枍诣”就抵“天梁”。屋檐盖着那金饰的瓦趟晶莹闪光,它与日光交相辉映使殿内充满光亮。神明台巍然崛起,崇高的楼顶升入天际,超越了半空中的云雨,它的栋梁上萦绕着虹霓。即使是轻捷勇敢的健儿,也会惊愕呆视而不敢上去。登井干楼还未及一半,就眼目昏眩心意迷乱,忙离开栏杆靠身向后,像下坠一半又中途得救。心神恍惚失去常度,循着回路下到低处。既害怕登楼去眺望,就下去周游而徜徉。散步于纡回的甬道,那儿幽静深暗不见太阳,推开高楼之门而向上眺望,若放眼于云天之外、失去依托而空虚渺茫。俯瞰前面的唐中池和后面的太液池,清波像沧海一样浩浩荡荡。碣石的悬崖白浪翻卷,神山的脚下涛声轰响。湖水浸漫瀛洲与方丈,蓬莱位于两山的中央。灵草经冬犹荣,神树遍山丛生。巉岩与险峰高峻,藏金的石山峥嵘。一双铜柱高入云层,上有高举仙掌承接甘露的铜人。甘露高过人间的埃尘,它是洁白清鲜空气的精英。少翁的谎言得到信任,栾大的方术能够实行。大概只有赤松子、王子乔一类仙人,能够时常从游于此庭。这儿实际是群仙所居之馆阁,决非我们所能够侧身。”

“为了展示游乐之壮观,炫耀武力于上林,借以示威于戎狄,既显神威又练兵。命荆州百姓逐起禽鸟,令梁野农民驱逐野兽。群兽充满林苑,飞禽翳盖云天。鸟翼相接,兽足相连,集于禁林中,聚于草莽间。水衡、虞人,除草立标。军种队列,按标布署。各个部曲,各有任务。网罗连接,布满山野。士卒排列成行,遍布四周山岗,队伍罗列很稠密,像星罗棋布一样。于是天子乘坐专车,率领百官,驰出飞廉门,进入上林苑,绕过酆县、镐县,经历上兰之观。六军发起追击,百兽惊骇乱窜。战车奔驰如雷声轰响,骏马穿过似闪电掠光。草木倒扑,山渊翻覆。十分之二三的禽兽或被捕获,或被击毙,进攻的广大士卒才控制盛怒,稍事休息。于是期门、佽飞一类勇士,又开始大展雄风。一齐举起兵刃,共同拉开雕弓。对狂奔之猛兽阻击,向逃匿之狡兽追踪。鸟惊飞而自投罗网,兽骇极而误触刀锋。机弩从未白发,弓弦决不虚控。羽箭也不单杀,一发必定双中。空中飞着纷纷弋箭,箭尾的丝绳互相绞缠。羽毛随风飘飞,鲜血洒如雨点。血雨落遍绿野,鸟毛遮蔽蓝天。兽血已染红平原,勇士却愈加勇敢。猿猴躲进深林,豺狼四处逃窜。挥师直奔险地,进入幽林深棘。困虎慌奔乱突,狂兕怒祗猛踢。许少般的快手施展巧技,秦成般的勇士运用神力。将狡兽拖住,把猛兽生擒。扳掉角,拧断颈。徒手搏击,使巨兽毙命。挟着狮豹,拖着熊螭,拽着犀牦,捉住象罴。跨过深壑,越过峻岭;蝗岩倒塌,巨石坍崩;压倒松柏,摧毁丛林。草木不存、禽曾杀尽。于是天子登上属玉之馆,经历长杨之榭。观览山川之形胜,视察三军之收获。原野萧条,一片空虚。放开目力,向四边望去,只见鸟体遍地堆积,兽躯互相枕藉。然后收集猎物,会合将卒,评论功绩,赏赐祭肉。成队的骑兵把烤肉分送,奔驰的车辆把美酒供应。切割鲜肉,在野外进食;点燃烽火,把美酒饮尽。飨宴完毕,有劳有逸。天子乘銮舆,缓缓向前驱。集合于豫章屋宇,面对着昆明之池,池上的左右雕象,是牵牛和着织女。池中波涛浩渺,似银河没有边际。茂林荫翳,芳草披堤,兰草白芷,光艳茂密,好像舒展锦绣,照耀着昆明池水。飞鸟有玄鹤白鹭,黄鹄鵁鹳,鸧鸹鸨鶂,凫鹥鸿雁,它们早发于河海,暮宿于江汉;在水上浮游,在空中往还;像云一样集中,似雾一般消散。于是妃嫔女官,乘卧车,登龙船。凤盖高举,彩旗招展;张开帷幕,照影清流;船随微风,逍遥飘浮。船女歌唱,鼓吹相伴;声音激越,响彻云天;鸟群在空中翱翔,游鱼潜窥于深渊。美人们拉开白闲之弓,射下对对天鹅;举起有花纹的钓竿,钩比目鱼出清波。撒下捕鱼的网罗,射出糸丝绳的飞缴。双舟并进,分浪推波;俯仰之间,极度欢乐。于是风飘云摇,浮游遍览。先登秦岭峰,后越九嵕山,东临黄河太华,西过岐山雍县。前后所经,百有余馆。行在朝朝暮暮,供应无比丰厚。敬礼天地祭祀山川,竭尽求福之所需用。采集各地的童谣,品评词臣之赞颂。于此之时,都都相望,邑邑相连。藩国奠十世之基。世家承百年之业,士人享祖辈之名位,农夫耕先人之土地,商人经营世代销售的货物,匠人使用祖宗遗留的工具。国家繁荣兴盛,百姓各得其宜。”

“我见到的只是长安的陈迹,听到的只是故老的记叙,十分未得其一,因此不能遍举。”

长安的繁荣被看作是汉代兴盛的标志,许多文人为了歌颂帝王的丰功伟绩,纷纷提笔写赋词,为的就是将大汉朝的繁荣记录史册,留予后人。班固作为当时的文人,自然免不了也要歌颂一番。当然东汉建都洛阳,班固是反对当时关中父老复都长安的意见的。于是他创作了《两都赋》,包括《西都赋》和《东都赋》。

范晔《后汉书》曰:“班固,显宗时除兰台令史,迁为郎,乃上《两都赋》。”《文选》卷一《两都赋》题下李善注:自光武至和帝都洛阳,西京父老有怨,班固恐帝去洛阳,故上此词以谏,和帝大悦也。李善以为《两都赋》作于汉和帝永元(89—105)年间。

陆侃如《中古文学系年》卷二言“和帝恐系明帝之误”,而“假定在为郎后一二年”,故系于汉明帝永平九年(66)。赵逵夫认为,其应作于汉章帝元和二年(85)或元和三年(86),元和二年(85)汉章帝东巡狩,班固于从驾出巡中对圣意有所体察,是其作《两都赋》的思想基础。

《西都赋》主要是借西都宾之口渲染夸耀旧日西京的宫室苑囿和奢侈逸乐,明褒而暗讽。此赋为后人呈现了西汉都城繁荣昌盛的景象。长安城的繁华体现在宫殿楼台有形有制,有光有色,地势广路通门,封畿美丽富庶。商业在其中举重若轻,各地的人们来长安经商,在闹市集会。赋中还描写了汉朝四邻臣服朝贡的盛况和天子游猎的盛大场面。汉武帝时代,征服了匈奴,并征服了周围的邻国。汉帝国的版图伸展到东南沿海、岭南西南和东北地区,威势大增,四邻国家都来臣服或通聘。同时,汉天子为了展示狩猎的壮观,通常会同时举行练兵和游行,使得每一次的狩猎都犹如检阅一般壮观盛大。

此赋在艺术上的成就主要有两点:一、体制宏阔,繁简得当,脉络清晰,结构严谨。以宾主一问一答展开全文,交代辩论的中心议题:是否非都长安“弗康”。写西都宾言西迁之由,围绕“眩矅”二字铺排,繁于都市、宫室、田游之事的描写刻画。写都市,先从地理形势写起,左右涉笔,描绘出了西都长安易守难攻、安全保险的形胜之壮。而写城郭之崇丽、城池之深广,却一笔带过。写市里,从街道、里门、市场,写到都人士女的优游、达官贵人的麋集、游侠豪强的骋骛,描绘出了长安繁荣的景象。写郊区,从“其阳”“其阴”“东郊”“西郊”,开笔叙写,泼墨如云,描绘出了长安郊区的辽阔、富庶和山川景物,铺写有序,层次井然。二、语言严整、富赡、平实、晓畅,又有华丽、夸饰的特点。作者多用排比句、排偶句、骈俪句,不仅使语言显得严整而又有节奏,读之朗朗上口,而且大大地增强了文章的气势、文字的劲健。作者在遣词造句上,往往使用错综法,显示了语言的变化之美。错综法的广泛使用,不仅使语言错落有致,而且使语言显得富赡,达意也很精确。为了增强语言的生动性与形象性,作者还运用了比喻与夸张,不仅使语言显得平实、晓畅,而且使语言更形象、更生动。

《西都赋》与《东都赋》合称《两都赋》。它学习了司马相如《子虚赋》《上林赋》的结构方式,合二为一,又相对独立成篇。内容划分清楚,结构较为合理。从主导思想上说,它不在规模和繁华的程度上贬西都而褒东都,而从礼法的角度,从制度上衡量此前赞美西都者所述西都的壮丽繁华实为奢淫过度,无益于天下。《西都赋》写长安都城之壮丽宏大,宫殿之奇伟华美,后宫之奢侈淫靡,极尽铺排之能事,使作者着实表现出了写骋辞大赋的才能。但结果却不是写得越奢华便越体现着作者对它的赞扬,而是折之以法度,衡之以王制。

杜笃的《论都赋》建议迁都长安,写得很有策略;班固维护建都洛阳,在处理对前汉西都评价上,也极为谨慎小心。此赋基本是赞美、夸耀之词。由于创作的目的在于表述一个政治问题上的个人见解,甚至是为了参与一场争论,故此赋不似《子虚》《上林》有很多虚夸的部分,以气争胜,而更多的是实证。它主要不是抒发一种情感,表现一种精神,而是要表现一种思想,体现一种观念。这也可以说是同时代风气有关,是当时文风和社会风气的体现。

因为此赋写长安的形胜、制度、文物等,同《子虚》《上林》的仅写田猎者相比,内容要更为丰富、开阔,也更能集中地、多角度、多方面地展现一个时代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状况,所以后世时有人加以摹拟,形成“京都赋”的类型。《昭明文选》分赋为十五类,“京都赋”列在第一。《文苑英华》《历代赋汇》等也有“京都”或“都邑”一类。

尽管在班固之前已有京都赋之作,但能使这类题材以及表现方式、结构方式结合而形成大赋的一种门类,乃有赖于班固此赋取得的成就。历史上很多优秀的作品,尤其具有某方面划时代意义的作品,往往成为后来作家学习、甚至摹拟的范本。班固之前的京都之作,扬雄的《蜀都赋》已有残缺,崔骃、傅毅的《反都赋》只余残章剩句,傅毅《洛都赋》也有残缺,便说明了它们的历史地位。

此赋继承了司马相如等所作大赋铺张扬厉的特点,并在描写内容上有所突破,而相应减少了华艳、迭宕的文势,突出了文风典雅的一面。文章结构匀称,层次分明,前后呼应,浑然一体,具有极大的艺术感染力。班固以此赋的创作将汉赋由苑猎引入京都,在散体大赋中另辟一路题材,为汉赋作家提供了更为广阔的驰骋空间。

南朝文学评论家刘勰《文心雕龙》:“孟坚《两都》,明绚以雅赡。”

现代文艺理论家徐中玉、金启华《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两都赋》(包括《西都赋》和《东都赋》两篇)是传世的佳构,《文选》将它放在开卷第一篇,表明它在辞赋史上有重要地位。”

班固(32—92),东汉史学家、文学家。字孟坚。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人。少善属文,因续作其父班彪《史记后传》,为人告发私改国史,下狱。经弟班超上书力辩,得释。后任兰台令史,转为郎,典校秘书,成《汉书》。后从大将军窦宪远征匈奴,为中护军。窦宪得罪,班固亦受牵连,下狱死。有集十七卷,已佚,明人辑有《班兰台集》。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