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多篇

柏拉图的著作之一。主要是对有限与无限的分析。

柏拉图在《斐多篇》和《国家篇》中认为,理念是绝对的,“大的理念”就是绝对的大,不能和“小”相合;对立的理念是彼此分离而不能相通的。而在《智者篇》中提出:对立的最普遍的“种”(理念或范畴),如“存在”和“非存在”、“动”和“静”、“同”和“异”是可以相通的。

内容简介

对话借托苏格拉底在狱中服毒之前,与他的一群朋友和学生的话别,阐述作者的理念论观点。凝充对话从讨论哲学巴枣慨家为什么不害怕死亡开始。苏格拉底用灵魂轮回说论证灵魂不朽,认为人活着时,由于灵魂受身体变动的感觉和情感的限制,不能认识真正的存在;只有当灵魂脱离了肉体的羁绊,才能认识真正存在的理念。他重提“回忆说”:当灵魂再次与身体结合时,它原有的关于理念的知识忘记了;出生以后,通过对具体事物的感觉,回忆起理念的知识。他指出,理念和我们所见到的这个世界的具体事物根本不同,具体事物有生有灭,不断变化,是不纯粹的、相对的;而理念是纯粹的、单一的、不可分的、不变的、不朽的,是不可才炼订欠见的、神圣的、智慧的真理。

对话中,苏格拉底谈到了他自己是怎样实现“心灵的转向”的。他说:当他年轻的时候,他也象以前的自然哲学家一样,热衷于研究自然界的问题。后来,他不能满足这种探求。当他听到阿那克萨戈拉提出“奴斯”时,感到很高兴,但当他读了阿那克萨戈拉的著作后,又感到失望,因为阿那克萨戈拉仍旧用一些物质性的因素去解释事物的产生和存在。他说,用骨头、肌肉等的活动是不能解释他为什么坐在这里等待死亡的。他这样做只是因为他认为这是合乎正义的,是“善”,这誉颂愚多才是真正寻只寻的原因。他由此得出结局寒枣论:一切美的事物的原因就是“美的理念”,美的事物由于“分有”美的理念才是美的,美的理念是一切美的事物的目的,它们努力想达到它,却永远不能达到那才棵匙样绝对的完全的美。人类好似住在深海底下,误以为海底的事物就是真正的世界,只有当他上升出水面,才能看到真正的太阳和世界。人只有从身体的束缚下解脱出来,才能认识真正的理念。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