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荆轲(北京人艺排演话剧)

《我们的荆轲》是北京人艺2011年首部原创大剧场剧目,由莫言编剧、任鸣导演,北京人艺青年演员王斑、宋轶等主演,该话剧以现代视角再现历史故事,新鲜而犀利地重新解读了“荆轲刺秦” 这一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故事,曾一举拿下中国话剧“金狮奖”的最佳剧目奖和优秀编剧奖。

话剧《我们的荆轲》由作家莫言编剧,导演任鸣执导,由北京人艺演员王斑、王雷、于震、宋轶等人主演,以现代视角再现历史故事,新鲜而犀利地重新解读了“荆轲刺秦” 这一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故事,曾一举拿下中国话剧“金狮奖”的最佳剧目奖和优秀编剧奖。

话剧于2011年8月31日至9月25日在首都剧场上演。导演任鸣介绍,《我们的荆轲》取材于《史记·刺客列传》,人物和史实基本忠于原著,但对人物行为的动机却做了大胆的推度。“《我们的荆轲》关键不是荆轲,而是我们。‘我们的’代表一种现代性,我们的语言,我们的解读,我们的思想,代表了一种全新的角度。通过历史题材,引发观众对当下生活或自身命运的联想与思考,是这部戏的创作动因。”

剧中饰演“荆轲”的是北京人艺著名演员王斑,饰演“燕姬”的是青年演员宋轶,二人曾凭借该剧分别获得了第二届中国话剧表演“学院奖”的最佳主角奖和最佳配角奖。

2013年2月19日-24日,该剧首次登台国家大剧院。

编 剧:莫言

导 演:任鸣

舞美设计:申奥

灯光设计:孟彬

服装设计:鄢霓

造型设计:英姝

效果设计:郑晨

主要演员:王斑、王雷、宋轶、于震、班赞、户晚棕您雷佳、王刚、丛林、李劲峰、闫锐、李麟

战国末年,群雄逐鹿,秦国一家独大,势吞天下。曾为秦国人质的燕太子丹仇恨惶恐之余,征寻刺客,谋划刺杀秦王嬴政。

燕国乡间的一处屠狗房内,秦舞阳、狗屠、高渐离等人空谈“侠士好名”之道,背后讥嘲“剑客”荆轲四处送礼谋求前途的行径。荆轲拜访剑客田光企图摆脱落拓的现状,不想田光却以性命相交将刺秦大业委托于他。荆轲尚在接受与推拒间徘徊时,燕太子丹又以豪宅、美姬相赠。两难之际,刺秦的计划已无法控制地悄然展开。期间,荆轲爱上了太子丹赠予的美人燕姬。心思婉转的燕姬与荆轲演习刺秦的经过,一语道破荆轲的困境,并且指出了一条晦暗得令人瞠目却又堂皇得青史留名的解决之道……

据悉,该剧除了大段内心独白,舞台设计也采取写意写实结合的方法。从始至终她更是以多套华美的服饰以及精湛台词功底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观店钻她元众。宋轶介绍:“与以往的荆轲题材的话题不同,该剧将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全新解读那段熟悉的历史。荆轲将不再是舍生取义的侠义精神,而是一举成名的心态,而我饰演的燕姬用华丽的着装以及夸张的头饰更加反衬出她内心的孤独与凄凉。”

9月25日,由莫言编剧、人艺出品的话剧《我们的荆轲》在首都剧场进行最后一次演出。日前,主演王斑(微博)详谈了自己对该剧每一幕的理解与表现,畅谈出演刺客荆轲的种种心得与感受。

荆轲成义

荆轲醉酒哼唱,满腹牢骚地出现在平店钻糠日常聚的屠狗坊,他们的境遇不禁使我想到当下的“北漂一族”。身在他乡举目无亲,没有机会更没有贵人提携。前途渺茫中偶尔会借酒消愁,这是年轻人不得志的共性。我让荆轲脱下草鞋就像放下架子一样,不必在像自己一样的这些穷朋友面前装样。一个后翻滚和扔酒瓶的动作都是想让荆轲英雄偶尔显露峥嵘。剧中台词里讲到:真正的大侠不必佩剑,真正的大乐师不必击筑,剑在心里,曲在心中。所以整部戏我没有为荆轲设计佩剑。名声在外的老侠士田光为什么会赏识荆轲呢?也是我在表演上要做的文章,起码他是个懂事儿的学生。他尊重师长,搀扶老师。并且知恩图报。这一点正是田光所推崇的侠客精神。所谓时势造英雄,荆轲一定不是生来的英雄。受老师之托,荆轲准备为太子做事完成老师临终前告诫自己的知恩图报,抓住机会的夙愿。和普通人一样,机会的光环没有加身之前,不想让荆轲在这一幕里显得太张扬,所以我处理人物的状态一直是在醉和醒之间游离。

荆肯淋担轲受命

面见太子丹是身为一介寒士的荆轲的荣耀,也是机会的垂青。拜见太子,可以看到荆轲的再次亮相,一改第一节时的放荡不羁、消沉和低迷的情绪。围绕舞台行走一大圈的设计,是让荆轲性格沉稳的一面有个形体外化的舞台表现形式。同时展现在迎接机会到来前人人都会有的那种不安,神秘和未知的意味和心境。这部戏的声音造型也是我刻意强调的,和我以往出演的《雷雨》《北京人》《哈姆雷特》都有不同——底气十足和宽厚的音域我以为更射耻符合我理解中的侠士荆轲。太子指使荆轲刺杀秦王,确实是他一介庶民没有想到的,换谁也都会掂量掂量,毕竟是国之君王。于是,大侠犹豫了,列举各种理由推辞。其实这是一个没有商量的会面,田光的死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显然,行刺秦王去与不去都是死路一条。眼前更有燕姬的美貌令英雄气短,他这样身份的人是万没有机会看到太子棕求页宠妃之可能性的。荆轲为之动容,但并没有失去理智。我们可以看到荆轲受命后离开太子宫时的犹豫和无奈的背影。边说边走的设计意在表现他的复杂心绪,这是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计划,此时的荆轲别无选择。

太子赠姬和市狱悼决计

这两节戏里荆轲失眠的毛病愈发严重,马上要刺杀一国之君的人睡不着是可以理解的。高渐离等人为这个举棋不定的失眠症患者讲述了历史上最有名的三个刺客的故事。看到荆轲刺秦的状态不佳,身边的朋友们本想借助历史故事点燃大侠的刺秦决心,但荆轲却嗤之以鼻,有理有据的告知众人这些刺客都不能学。人有时候是被周围的人所牵制和深受影响的,这个段落我想演出演荆轲的贫民本质,虽然住在豪宅里,衣着华丽但还是会拎着鞋,打着赤脚和大家理论。这一节他的台词不多,多是在倾听别人高谈阔论,所以想用一些细节来表现人物的性格特点。燕姬再次显耀眼前,燕姬被太子丹当做礼物送给荆轲用以治疗失眠。燕姬语出惊人亲自为他讲述了动人悲壮的聂政和其姐姐掘目毁容的故事。“人生就是舞台,谁不想演得精彩,你的成功就是我的失败,要想成名必须和历史反着来”。终于荆轲被大家推上了历史的舞台。

“死樊”

秦国叛将樊於期被太子派来送宝匣。这个举动没有让荆轲惊奇。把樊於期的头颅献给秦王作为晋见之礼是荆轲的主意。太子的为人荆轲早已了然于心。他可以把自己心爱的女人燕姬送人,又如何会在乎一个叛将的性命。荆轲是爱看书的人,所以他并不是一介武夫没有思想,所以想在这一节里着重渲染他的思想。荆轲的思想就是他的形象。荆轲正襟危坐,闭目养神淡定从容。一场戏中戏的表演结束,樊无期伏剑自刎。刺秦计划已迫在眉睫,大侠已经没有退路,眼前樊无期的下场也将是自己的下场。对方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在台词处理上我有意强调了节奏,讲白了就是让樊於期没有退让的余地。看似有理有据,实际步步紧逼。台词张弛有别,强化语言色彩的可听性和语言动作的力度。

“断袖”

一个即将刺秦的人在即将告别的前夜,对燕姬说出了压抑已久的心里话。“我想过一夜人的生活,我想和一个有体温有感情的女人过一夜人的生活,然后赴汤蹈火也不枉为人一世。”

一个是秦王和太子丹都喜爱的宠妃,一个是居无定所的流浪侠士。两个身份天壤之别的男女在这一夜有了共同的话题----刺秦。美貌妖艳且见过大世面的燕姬点醒了和改变了荆轲的刺秦初衷。可以把刺杀秦王“这出戏”演得更精彩。既然是死那么就不得好死吧!——“最动人的戏剧是悲剧,最感人的英雄是悲剧英雄,他本该成功,但却因为一个意想不到的细节而功败垂成。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超越了历代的侠客。”一席话令荆轲顿悟:一次成功的刺杀,就像‘有情人终成眷属’一样平庸。事物的精彩不在结局而在过程。荆轲决定拒绝平庸。一场两个男女演员的对手戏,作者笔下的台词很富有诗意且不失现实的哲理。这个段落里直观的感觉荆轲更像一个学生在聆听老师启蒙式的教育。近20多分钟的戏份能否抓得住观众,演员台词和形体的表现力是关键。毕竟只有一张床,两个人。我想把一个“找死”的刺客,众人眼中冷酷的刺客,走向生命尽头之前的刺客人性的一面淋漓尽致地多方位展现:一个侠肝义胆的男人孩子般的怯懦,对女人想爱不敢爱的纠结和挣扎,对自己不得不装模作样的厌恶,戏中我把荆轲对青蛙尽欢而死的恋爱方式的向往和渴望着力渲染,一个将死的人会用生命去呐喊,所以演这个段落时,我撩拨池水,水花四溅中沐浴爱情露水的荆轲学着青蛙哇哇乱叫。时而自嘲,时而激情涌现,时而安静的躺在燕姬腿上呐呐自语,时而胆怯无助,继而又安静的出奇,所有这些设计皆为展现传说中的荆轲大侠作为人本身所具有的人性鲜活的一面,所谓越强大的身影后面越有一颗柔软脆弱的心。由于语言风格和其他章节不同,所以念白上在说清词意的前提下我着意追求台词抑扬顿挫的韵律感,甚至会用甩腔和吟诵的方式刻画人物内心的苦楚。衣着古装还是要有语言风格和古典味道的。一味的台词生活化,对于这个戏的风格而言,观众听和演员说都会感觉不过瘾的。传统性和现代感的结合与统一是《我们的荆轲》这台戏的特色之一。

“副使”

依然是两个人思想和情感碰撞的一场戏。燕姬看出荆轲踌躇不前的心结,甚至为此头疼欲裂,“大侠怎么可以头疼”,“但一个头疼的大侠怎么能去完成这伟大的使命”荆轲自嘲的同时也显露出刺秦信心的匮乏。“我毕竟是个活生生的人,眼见着就要去送死”这是人性呼喊,也是作为人对生命和情感的留恋。所以在这场戏的开场部分,我们采用了两个人背靠背的坐姿,既有同命相连相互依靠,又有“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视觉传递。一问一答之间,更能表现出如同是荆轲内心深处的自问自答和对自我价值的客观审视。表面上看台词是轻松的,实则人物内心对未来有掩饰不住的绝望和无助。所以调度上我们也选用了大量的形体展现:他和她手拉手的旋转,如同对着镜子映照自己。他和她追逐戏耍,两个平日都端着架子绷着脸的生命在这一刻如孩子般的单纯和快乐。他把她背起来,对未来生活憧憬万般的两个普通人在一起的快乐竟是那么的短暂。我们力求在这个章节里把浪漫“处理”到底。美好一旦被撕毁的时候,悲剧也就产生了。毕竟他们的结局是悲剧,终归他们不是一类人,彼此心里很清楚,他们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如何留住这美好的时光呢?荆轲准备实施他的计划。

“杀姬”

莫言先生说杀姬是自己的神来之笔。想让观众对荆轲杀死燕姬有自由的联想空间。我个人喜欢这样的构思,但进行二度创作时演员要为自己的表演建立根基。不管是爱屋及乌,还是用这样诀别的方式来挽留住短暂的美好时光,对燕姬的爱的畸形心理和了断情感牵挂这些复杂的心绪更想使之成为荆轲杀姬的动作依据。舞台上我们再次手拉手旋转飞舞,仿佛期盼时光倒流。荆轲深情拥吻怀里被自己刺死的燕姬,此时导演再次让舞台旋转,加上舞美和灯光音响的整体配合,延伸和营造出凄美的爱情传奇。但我不想让荆轲一直沉郁忧伤。“启禀殿下,燕姬系秦王奸细,屡屡动摇我刺秦决心,今日为殿下除之”这些台词被我失态的说出,甚至带有血腥之后的兴奋。意在刻画人物内心的极端矛盾和痛苦,但在众人面前又极力掩藏,因此在语言节奏处理上我采用不假思索的异常节奏,演出一个反常态情绪的荆轲。形体更是干净利索,大侠身手和精神一并展露。目睹眼前不可思议的这一幕太子丹高声喊出:“你越来越像一位真正的大侠了!”高渐离则癫狂的仰天长叹:“呜呼,这真是一部精心策划的杰作啊,侠肝义胆美人血,什么因素都不缺了,成了,成了,成大名了。”

“壮别”

“壮别”是全剧的高潮段落。荆轲不想走,扬言要等高人。高人真的存在吗?高人又是谁呢?莫言老师说是自己是燕姬,就像《等待戈多》一样,我宁可认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人存在。如果有那也是存在于每个人自己心中的高人。大段的独白台词意在揭示荆轲对自我和对所谓人生价值——谋名和赢利重新的判定和审视。感谢导演让我在此段落中的自由发挥和他切中要害的指引。独白好比是歌剧中的咏叹调,需要爆发力更需要沁人心脾的娓娓道来。完全说事没有韵白的味道是不行的,干巴巴的说出台词观众会反感,当然认知的高度和理解尤为重要。舞台上荆轲由跪坐到躺下,此情此景荆轲已经释然,对杀死燕姬的追问,看似是不走的借口,事实上是荆轲内心的反问。他后悔了,后悔和厌恶参演的这部戏和扮演的角色。后悔开始和结束。“看起来杀的是她其实杀的是我自己”这才是他的心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两句话众人皆知。台词处理上我没有朗诵文字的合辙押韵,而是改为表现临行前人物的内心挣扎和无奈。而且台词是在动作中一气呵成:一条围巾此刻好比武士的头带,双手用尽气力地扯紧,表示荆轲此时的义无反顾和对前景的清醒认识。对这一幕的表演感受我曾即兴写下:易水独影去,忠义两相难。风停船离岸,壮士不复还。有人问剧中的荆轲到底是英雄还是狗熊。莫言先生借燕姬之口说:其实都是普通人。

“刺秦”

荆轲刺秦的结果世人都知晓。剧本在这一节里的文字很少,不过一页多纸。猜想作者有意不在结果上渲染。因为他的思想已经在前几节的段落过程中完成。就像燕姬所说:“故事的精彩不在结果而在过程”。所以我们没有把刺秦演绎成武打戏。而是通过灯光和音响以及舞台的转动等写意的手法来营造气氛。“真正较量和搏杀,拼的不是刀枪相见,拼的是意志的较量”这是我上大学时,给我排戏的前苏联导演告诉我的,至今也很受用。秦王和荆轲在这样的气氛中较量着。一句“我们历史上见!”让英雄荡气回肠,也引发了观众对荆轲的新解和对当下的思考。导演在此处处理为荆轲在历史的瞬间凝固:荆轲被众士兵们用枪挑起,一束强光洒下,我们的荆轲大义凛然的造型定格。稍停喊出“我们历史上见!”

这是从生命将尽的丹田里和思想中爆发出来的声音,这声音在剧场的上空回荡,它穿越了剧场穿越了我们认知的历史。

《我们的荆轲》是原创话剧,使得我能够更自由的,任凭创作的激情信马由缰。感谢莫言先生的剧本,为我们提供了创作想象的空间和理性认知的天地。感谢导演智慧的创意和快乐生产的理念。感谢舞美,灯光,服装,音响等各部门的完美演绎配合。当然还要感谢这些年轻的演员同仁们,有他们的支持,我才得以在舞台上全心投入地出演。这个戏有一种精神,那就是团结和创新的精神。就像张和平院长在建组会上勉励大家时所说的:我们要拒绝平庸。

话剧《我们的荆轲》

时间:2012年10月12日 - 2012年10月21日

场馆:首都剧场

票价:80/180/280/380/480/580/680/880

场馆介绍

首都剧场坐落在繁华的王府井大街22号,交通便利,它是隶属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专业剧场。 是新中国成立后建造的第一座以演出话剧为主的专业剧场,同时可供大型歌舞、戏剧演出和放映电影之用。1954年建造,设计者为林乐义。首都剧场坐落在繁华的王府井大街22号,交通便利,它是隶属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专业剧场。 是新中国成立后建造的第一座以演出话剧为主的专业剧场,同时可供 大型歌舞、戏剧演出和放映电影之用。1954年建造,设计者为林乐义。

场馆地址

东城区王府井大街22号

公交路线

103、104、104快、108、111、420路车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