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学

《人民文学》(People's Literature)是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的中国国家一级文学期刊,主要刊登小说、散文、诗歌和报告文学等纯文学作品。

1949年10月25日,《人民文学》创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份文学期刊;1966年5月,被迫停刊;1976年1月,《人民文学》复刊。

据2019年12月26日中国知网显示,《人民文学》出版文献量为13910篇,总下载量为472371次,总被引量为6808次 。据2019年12月26日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显示,《人民文学》文献量为4112篇,被引量为783次 。据2019年12月26日维普网显示,《人民文学》发文量为8917篇,被引量为1078次,H指数为12,影响因子为0.0476。

1949年10月25日,《人民文学》创刊,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创办的第一份国家级文学杂志。应《人民文学》第一任主编茅盾先生之请,毛泽东主席为《人民文学》创刊号题词“希望有更多好作品出世”,郭沫若先生题写《人民文学》刊名。

《人民文学》创刊至第三卷第二期,《人民文学》出版、发行均由新华书店承担;自第三卷第三期起,出版者改为人民出版社,第四卷第一期起,又改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行者依旧。

1951年下讲请渗半年至1952年上半年的文艺界整风学习运动期间,《人民文学》首次遭遇重大“挫折”,不仅创刊以来的一系列“严重错误”被逐一“清算”,而且副主编艾青被公开点名严厉批评,导致刊物领导层的首次重大“改组”。整风运动和领导改组,还影响到了刊物的正常出刊时间,1952年3月脱刊一期,次月补足出版了三、四月号合刊。

1958年1月,《人民文学》不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经营,改由《人民文学》编辑部发行。

《人民文学》在创刊后的17年间刊发了数百万字反映部队生活、革命战争和生活的文艺作品。

1963年秋后,“左”倾思潮重新加剧,《人民文学》再次受到很大限制。虽通过开辟“新花朵”“故事会”等栏目煮永,在发现与培养文学新人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但1964年后的版面上却难于列出引人注目之作。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风暴掀起,《人民文学》受到前所未有的高压,被迫停刊。

1972年夏,根据国务院有关部门的指示,遵照毛泽东主席批示同意、周恩来总理亲自制定的《关于出版工作座谈会的报告》中筹办文艺刊物的精神,《人民文学》原副主编李季着手准备《人民文学》杂志的复刊工作。但“四人帮”拖延不批,一年后班子解散。

1975年7月25日,毛泽东主席提出“调整党的文艺政策”,“四人帮”感到压力,即向文化部部长于会咏提出创办《人民文学》,但不准叫“复刊”,由袁水拍任主编。

1976年1月,《人民文学》复刊。

改革开放以后,《人民文学》开启了中国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的大门。

1978年-1982年,《人民文学》连年举办全国优秀短篇小说评奖活动,首次以制度化的形式确立了文学的评价标准。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首次进行的文学评奖活动。

1980年初,中国作家协会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人民文学》交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

20世纪80年代中期,《人民文学》开启并推动了先锋文学的发展。

2007年起,《人民文学》每年推出三四部长篇小说。

2011年,《人民文学》英语版《PATHLIGHT》(《路灯》)创刊,寓意为“中西文化交流路上的灯”。

2015年以来,《人民文学》先后推出法文版、意大利文版、德文版、俄文版、日文版等多个语种的外文版。

刊登内容

《人民文学》主要刊登小说、散文、诗歌和报告文学等纯文学作品。

栏目设置

《人民文学》设有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诗歌、非虚构、报告文学、新浪潮等栏目。每年结合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的中心任务,开设相关专栏。

《人垫誉判您民文学》在1998年设立“本期小说新人”栏目,推出部分20世纪70年代出生作家的作品;2002年设立“新辣全狼浪潮”栏目,专门推出首次在该刊露面的新人;2010年第2期开设“非虚构”栏目,和20世纪50年代的“特写”遥相呼应;2017年开设“90后”栏目。

2014年10月,《人民文学》杂志社自主开发、独立运营的文学作品数字化阅读平台“醒客”移动客户端正式上线,旨在打造以严肃文学为核心内容,以线上签约、自主发表、多元整理、聚合互动、科学计费为功能特色的数字化出版、阅读平台,内容涵盖“五四”新文学直至当代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及评论。

1977年12月,《人民文学》在北京召开文学工作者座谈会,主要焦点是解放思想和拨乱反正。

2014年11月,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艺术局、解放军军事文学研究中心、《人民文学》杂料备地志社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联合召开《人民文学》2014年第8期(军事文学专号)作品研讨会。

2015年7月,《人民文学》杂志社与鲁迅文学院在北京共同主办“中国当代文学与英语世界的互动”研讨会。

2019年12月,章戒辩拔《人民文学》杂志社与湖炼愚试北利川市政府在北京联合举办“生态文学·水杉树”研讨会,与会作家、评论家聚焦利川市生态资源优势,探讨以生态文学创作的形式,促进生态文明建设。

1962年5月,毛泽东在《人民文学》的邀请下第一次在该刊上刊登了他的《词六首》。

1977年第11期《人民文学》发表刘心武的短篇小说《班主任》,把以描写十年动乱的文学作品“伤痕文学”带到了主流文学的平台。

1978年第1期《人民文学》发表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在公众中确立了知识分子的正面形象和科学的声望。

1979年第7期《人民文学》发表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开创了改革文学的先河。

1980年第10期《人民文学》刊登北岛的诗歌《宣告》,为那个时代代言。

自创刊至2004年10月的55年间,除1966年6月至1975年12月间停刊外,《人民文学》总计出版542期,其中1949年10月25日(创刊)至1966年5月12日(5月号),出刊198期;1976年1月20日(复刊)至2004年10月3日(10月号),出刊344期。

截至2009年10月,《人民文学》总计发行602期。

《人民文学》创刊以来曾发表过赵树理的《三里湾》、老舍的《正红旗下》、邓一光的《天堂》等长篇小说节选,陆续首发了麦家的长篇小说《风声》、毕飞宇的长篇小说《推拿》、贾平凹的作品《极花》、严歌苓的长篇小说《小姨多鹤》、刘震云的长篇小说《一句顶一万句》和张翎的长篇小说《金山》。

据2019年12月26日中国知网显示,《人民文学》出版文献量为13910篇。

据2019年12月26日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显示,《人民文学》文献量为4112篇。

据2019年12月26日维普网显示,《人民文学》发文量为8917篇。

据2019年12月26日中国知网显示,《人民文学》总下载量为472371次,总被引量为6808次。

据2019年12月26日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显示,《人民文学》被引量为783次。

据2019年12月26日维普网显示,《人民文学》被引量为1078次,H指数为12,影响因子为0.0476。

《人民文学》已选入北京大学《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1992年版、1996年版、2000年版、2004年版、2008年版、2011年版、2014年版、2017年版)。

《人民文学》被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维普网等收录。

期刊荣誉

《人民文学》曾获社科双奖期刊、“致敬创刊70年”、2018年度 “中国最美期刊”等荣誉。

获奖作品

1978年-1982年,在连续五次的全国优秀短篇小说评奖中,《人民文学》所发作品占获奖数量的第一位;在1977-1980年和1981-1982年两届全国优秀报告文学评奖中,《人民文学》所发表的作品《哥德巴赫猜想》《人妖之间》《船长》等都榜上有名。

1986年鲁迅文学奖设立以后,《人民文学》首发的获奖作品包括第一届的阿成《赵一曼女士》、陈世旭《镇长之死》、何申《年前年后》、李国文《涅槃》,第二届的石舒清《清水里的刀子》和鬼子《被雨淋湿的河》,第三届的毕飞宇《玉米》、孙慧芬《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魏微《大老郑的女人》、王光明和姜良纲《中国有座鲁西监狱》,第四届的田耳《一个人张灯结彩》、葛水平《喊山》、郭文斌《吉祥如意》,第五届的王十月《国家订单》,第六届的滕肖澜《美丽的日子》,第七届的肖江虹《傩面》、弋舟《出警的日子》。

《人民文学》首发的长篇小说获得茅盾文学奖的有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毕飞宇的《推拿》、李佩甫的《生命册》、徐怀中的《牵风记》、陈彦《主角》。

《人民文学》刊名经毛泽东提议由郭沫若题写,1976年复刊后的刊名题字在征求毛泽东的同意后,从其1962年给《人民文学》主编的信件中集字而成。

《人民文学》第一任主编茅盾先生在《发刊词》中立下信念——“通过各种文学形式,反映新中国的成长”“创造富有思想内容和艺术价值,为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的人民文学”。

70年来,《人民文学》与新中国一路同行,始终坚持党的文艺方针政策,发时代之先声、引文艺之潮流,走出了一条特色鲜明的办报办刊之路,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评)

“希望有更多好作品出世”,这是《人民文学》自创办之始就被寄托的期待和使命。70年来,《人民文学》以其不衰的实力证明它无愧于这份期待。 (中国文联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评)

《人民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关键的文艺阵地,是文学发展的风向标。《人民文学》作为中国当代文学期刊的领潮者,在文学潮流的形成与更迭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人民文学》的编辑确实以吐丝的形式苦心经营,经过几代人薪火相传的努力,编织出中国当代文学绚丽而壮观的历史长卷。 (文艺报评)

相关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