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发展报告

联合国,2005年9月7日—世界各国领导人今天收到了一份客观的估测报告,表明如若错失全球所达成的使人们摆脱极端贫穷的目标,人类将为之付出何种代价—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此代价之一便是在下一个十年可能会有数千万人死亡,而这本应是可避免的。


  

在各国国家和政府首脑会聚纽约审视千年发展目标进程的至关紧要的联合国首脑会议的前一周,《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向他们展示了这样一个事实—一方面,人类发展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重要的全面进步,而另一方面,许多国家却落得更远了。

报告呼吁迅速并显著地变革全球援助、贸易和安全政策,以履行国际社会藉世界各国领导人于五年前为解决这些问题而聚集于此之际所做出的承诺。“世界具备终止极端贫穷所需的知识、财力和技术,但时间正在流逝”,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如是说。

报告今天通过联合国191个成员国的代表团提交给世界各国政府,以准备2005年世界首脑会议—这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各国国家和政府首脑的聚会。这次首脑会议将评估朝向千年发展目标的进展并将就达成目标所需采取的进一步行动提出建议。千年发展目标起源于世界各国领导人于2000年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全体一致通过的千年宣言。千年发展目标包括到2015年为止将极端贫穷减半、将儿童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以及普及小学教育等承诺。

“千年宣言是有关将我们的男女同胞和儿童从极端贫穷造成的可怜的、非人的处境中解脱出来的庄严的承诺,”此报告的主要作者凯文·霍金斯提醒道,“千年发展目标是一张由189个政府为世界上穷苦民众填写的期票。这张期票不到十年就要到期了,若没有所需要的投资和政治意愿,这张期票将被盖上‘资金不足’的戳子退回”。

20世纪90年代人类发展记录

进 步

退 步

1.3亿人口摆脱极端贫穷

依然有25亿人口靠每天不到2美元维生;减贫在90年代放缓了

每年减少200万儿童死亡

由于本可避免的原因而造成每年1000万名儿童死亡

增加了3000万儿童入学

1.15亿儿童仍然失学

12亿人口获得了清洁水

10多亿人口仍然无法获得清洁水;26亿多人缺乏卫生设施

报告使用最新的国家级数据显示,人类发展状况虽然正在改善,但进展太慢,以致于无法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主要的调研结果包括以下几点:

总人口达近9亿的五十个国家至少在一个人类发展指标上有所退步,其中二十四个国家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

总人口为12亿的另外65个国家有直至2040年仍达不到千年发展目标中至少一个目标的风险。

减贫目标:按目前的趋势,到2015年将有8.27亿人口生活于极端贫穷之中,比之实现国际社会共同制定的目标的情况要多出3.8亿人口。另外17亿人口将靠每天2美元维生。

将儿童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的目标:按目前的趋势,将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这一目标将于2045年达到而不是2015年,落后了30年。人类因未达目标在下一个十年所付出的累计代价将演化为4100万儿童的“额”外死亡。

普及小学教育的目标:到2015年,将仍有4700万儿童失学,他们之中1900万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

改善获得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目标:按目前的趋势,世界将错失2015年将无法持续获得安全饮用水的10亿人口减半的目标,世界于2015年与此目标仍有2.1亿人口的差距。超过20亿的人口到2015年仍将缺乏适当的卫生设施,他们大部分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

向千年目标的进展必须与援助、贸易和安全挂钩 “这个人类发展报告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清楚的警告。我们知道千年发展目标是可达到的,但如果我们继续墨守成规,千年宣言的允诺将成一纸空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凯文·霍金斯说。 “这将成为世界上所有穷人的悲剧,但富国也会受到这一失败结果的牵连。在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我们共同的繁荣和集体安全取决于消除贫穷战争的成功”。

作者们强调:发展最终取决于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在解决不均衡、尊重人权、鼓励投资和根除腐败中的努力。但此报告集中讨论富国在与贫穷战斗的三个关键领域—援助、贸易和安全中所必需扮演的角色。

“任一领域的失败都将破坏未来发展的基础”,霍金斯警告说。“国际贸易中再有效的规则在那些因暴力冲突而破坏了参与贸易机会的国家亦无足轻重。没有更公平的贸易规则,所增加的援助将不能产生最佳效果。而和平将使那些不具备增进人类福祉和减贫前景的脆弱国家保有通过援助和贸易改变这一切的环境。”

极端不均衡会减缓前进的脚步 《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论证了极端不均衡是向千年发展目标和更宏大的人类发展目标行进的障碍。此报告突出显示了国际财富分配的刻度尺:占世界人口40%的最穷的人群—25亿靠每天不到2美元为生的人口—仅拥有全球总收入的百分之五。

《人类发展报告》团队论证了国家内部的不均衡也会削弱经济增长与减贫之间的联系,并且在极端不均衡的社会,增长对减贫的作用微乎其微。本报告作者论述道,经济增长本身不足以使大多数国家达到贫穷减半的目标,因而必须着意创造条件以使穷人能够增加其在未来国民收入所得中的份额。

“任何质疑收入分布是否重要的人可以思考这样一个事实:巴西人中最贫穷的百分之十的人口比越南最贫穷的百分之十的人口还要贫穷,而越南平均收入比巴西低得多,”此报告主要著者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类发展报告处处长凯文·霍金斯如是说。

报告着重讨论了收入不均衡与城乡差别、种族划分和性别之间的交互作用。在印度,一至五岁女孩的死亡率比男孩高50%。与各邦之间的不均衡一样,这种性别之间的差距是印度为把经济上的成功转化为人类发展的进步所需克服的主要障碍之一。

援助认捐必须继续—并且援助资财必须尽快交付 此报告指出了自2002蒙特雷发展筹资会议以来所取得的可喜进展,八国集团2005年7月在格伦伊格尔斯的认捐最终使援助在2004年的水平上增加了500亿美元。

然而,报告对自满情绪提出了警告。“纵使援助的玻璃杯填充了四分之三,仍不能达到千年发展目标的要求,特别是当资财不能在数年内源源不断到位的情况下”,著者警告道。

除了援助数量之外,《人类发展报告》也呼吁改进援助质量。此报告估计附带条件的援助的成本—援助与从捐助国购买设备和服务挂钩—大约为每年50至70亿美元。此报告确定过多的政策制约性和捐助国协调不足会带来额外问题。

“我们希望八大发达工业国兑现其增加援助的承诺,使所增加的援助尽快到位并使之能产生最佳效果”,Dervi?说。

世界贸易政策施加于穷国的“头脚颠倒的税收” 《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指出,捐助国没能按它们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承诺的发展议程行动。著者们认为多哈回合至今未产生什么实效—如果在定于十二月在香港召开的部长级会议上不能对贸易规则进行改革的话,必将给千年发展目标和整个多边贸易体系带来严重后果。

此报告谴责了使世界上最穷的国家面对富国的最高关税这种它称之为“头脚颠倒的税收”的现象,并考察了富有的工业化国家的农业补贴和保护主义对穷国带来的冲击。本报告显示,捐助国每年花10亿美元用于发展中国家的农业援助,而每天拨付10亿美元用于国内农业补贴,这种行为对世界上最穷的农民造成了破坏。同时,报告警告说,欧盟和美国正在重新构架其旨在限制WTO规则有效性的农业补贴方案。

根据报告的估计,富国的农业保护主义措施和补贴产生的整个效果造成了发展中国家每年近720亿美元的损失—几乎等于2003年官方发展援助的总流入量。

《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也验证了武装冲突是阻碍发展的一个紧要问题,必须与援助和贸易改革一并解决。依据报告所述,在32个低人类发展水平国家中,绝大多数,即22个国家自1990年以来都经历了武装冲突。报告强调了冲突预防、应对全球小型武器贸易挑战的国际行动规模和冲突后重建在根除贫穷中的至关重要性。报告阐明,“贫穷和冲突的交互作用在许多发展中国家中正在吞噬无数生灵”。

作者们一致认同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关于建设和平委员会的提议,以协助冲突后国家向重建和长期发展转变。

18个国家出现人类发展的逆转 此报告显示具有总计4.6亿人口的18个国家自1990年以来在综合了收入、预期寿命和教育等关键指标的人类发展指数(HDI)上出现了倒退,而1990年正是划时代的《人类发展报告》首次面世的时间。这18个国家中的12个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其余6个均为独联体即前苏联国家。

南部非洲在主要由艾滋病毒/艾滋病流行所导致的低迷时期遭受的打击最重。南非的人类发展指数下降了35位,津巴布韦下降了23位,博茨瓦纳下降了21位,塔吉克斯坦下降了21位,乌克兰下降了17位,俄罗斯下降了15位。预期寿命的下降和苏联瓦解后的经济分裂的交互作用是使其人类发展指数下降的主要因素。俄罗斯预期寿命位次自1990年以来下降了48位。

然而许多国家都取得了进展。根据本报告,过去15年以来,发展中国家的人口总的来说变得更健康了、受到了更良好的教育而且穷困减低了—他们也更有希望生活在一个多党民主制下。发展中国家的预期寿命增加了两年,可使儿童死亡人数每年减少200万。同时,失学儿童减少了3000万,并有超过1亿的人口摆脱了极端贫穷。自1995年以来,又有12亿人口获得了清洁水,而识字率在过去十年由70%提高到76%。

2010年人类发展报告概述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0年11月4日发布的《2010年人类发展报告》,对1970年至2010年间的人类发展趋势进行了系统评价。报告指出,在拥有完备数据的135个经济体中,人类发展综合指数(HDI)进步最快的十个国家分别是:阿曼、中国、尼泊尔、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老挝、突尼斯、韩国、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 报告显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在健康、教育以及基本生活标准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而进步最快的地区是东亚,其中以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为首。从区域来看,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取得的成就最大,平均发展指数几乎翻了一番。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当日隆重推出了纪念首份《人类发展报告》发布二十周年特刊——《2010年人类发展报告》。二十年来,该报告基于由健康、教育和收入维度组成的人类发展综合指数(HDI)来衡量人类发展状况。

2010年发展指数排名前十位的国家分别是:挪威、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爱尔兰、列支敦士登、荷兰、加拿大、瑞典和德国。其中最高的挪威人类发展综合指数为0.938。中国的人类发展综合指数为0.663,位列中等发展行列,这一数值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0.624。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报告发布仪式上表示,“《人类发展报告》改变了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我们知道经济发展非常重要,但最重要的应该是让国民收入能够给全体国民带来更长的寿命、更健康、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

据凤凰网等媒体报道,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今天发布《2014年人类发展报告》,人类发展速度有所减缓,显露出较强的脆弱性,如果不能及时加以解决,就无法保证人类发展进步的公平性和可持续性。 报告指出,按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最新发布的多维贫困指数来衡量,目前91个发展中国家仍有近15亿人口生活在贫困之中,仍有另外近8亿人一旦受到各种可能的冲击便会重新回到贫困状态。

相关词汇

联合国
领导人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纽约
联合国
贸易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联合国
领导人
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
千年发展目标
撒哈拉以南非洲
非洲
撒哈拉以南非洲
发展中国家
人权
世界人口
印度
蒙特雷
八国集团
格伦伊格尔斯
世界贸易组织
香港
多边贸易体系
美国
官方发展援助
科菲·安南
人类发展指数
南非
苏联
南部非洲
津巴布韦
博茨瓦纳
塔吉克斯坦
乌克兰
俄罗斯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凤凰网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电脑版